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秀才家的俏长女 > 第七百二十二章 充分利用

第七百二十二章 充分利用

    一行人出门早,到达温泉山庄的时辰也早,到达温泉山庄的时辰不过才辰时三刻。

    山庄早就得了消息,准备了既丰盛又营养的早膳。

    用过早膳稍事歇息,苏云朵就在大公主的催促下,领着大公主四处观赏游玩。

    大公主虽说出身尊贵,外出游玩的机会却少得可怜,长这么大除了偶尔出宫在京城转转,也就去过承安的避暑山庄。

    无论皇宫的御花园还是承安的避暑山庄,景色自然十分不错,却因为是皇家建筑总让人感觉恢弘富丽有余,灵性不足。

    这个温泉山庄曾经也算是皇家温泉山庄,景色本就不俗,再加上苏云朵的一些奇思妙想,说山庄步步为景处处成画都不为过,就连一个小小的转角都能给人一种耳目一新之感。

    这个山庄说大也大说小也小,若要将整个山庄都游玩下来,没有两个时辰却是不够的。

    虽说原定打算的趁机巡视西郊南郊产业的计划,特别是拐弯去南郊的计划很难实现,不过苏云朵还是希望可以挤一点时间出来去酒坊看看,故而苏云朵也只陪着大公主游玩了山庄的精髓部分。

    只是大公主看到湖塘边上那几个架在大树上的大、小秋千之后,却再也挪不开脚步,几乎每一个秋千都要上去试试,特别是那个可以坐两个人的大藤篮秋千,硬是拉着苏云朵坐上去玩了足足两刻钟。

    苏云朵就算心里有再多的打算,也只能陪着大公主玩个尽兴。

    这大藤篮秋千是苏云朵结合秋千再借鉴前世的海盗船修建而成的,这还是苏云朵第一次试坐,虽说没有这个大藤篮秋千远没有前世的海盗船来得刺激,却比一般的秋千荡得更高自然也更刺激,只听大藤篮秋千荡到高处时大公主兴奋的惊叫声就可见一斑。

    这个大藤篮秋千让大公主玩得不亦乐乎,跨越湖塘而建的空中索道则是六皇子的最爱。

    待两方人马离开湖塘边回到主院的时候,大公主和六皇子都玩出了一身汗,陪玩的苏云朵和陆瑾康自然也是一身汗,接下来泡泉就成了顺理成章的节目。

    四月初的气温不高不低,这种季节自然还远不到泡露天温泉的时候,却可以试试刚刚才建成的仿瀑布式温泉。

    这个仿瀑布式温泉目前只在室内建了两个,是在神医谷主的建议下试建的。

    原理说起来很简单,就是充分利用泉眼与温泉池之间的高度差,让温泉水以瀑布的形式流入温泉池中,达到自然的按摩作用。

    因为需要有高度差,故而这两个瀑布温泉池自然无法建在主院,而且挑了个地势低的地方新修了一座小院,前些时日刚刚建好,今日正好可以试着感受感受。

    一番感受下来,虽说瀑布的力度小了些,不过瀑布打在身上还是起到了一定的按摩作用,也算是个不错的噱头。

    除了这个瀑布温泉,苏云朵又特地带着大公主尝试了一下中药温泉池。

    她们试的中药温泉池里只加了大青叶和薄荷叶,待两人泡过上来,无不觉得整个人清爽舒服,身心愉悦。

    大公主连声道好,一再向苏云朵表示,待夏日来临必要求得父皇应允,再来泡这个中药温泉。

    苏云朵打趣道:“夏日本就天气热温度高,再泡温泉殿下不怕中暑?”

    “表嫂刚刚还说了那么多夏日泡派头的好处,这会儿倒是又说中暑,该不会是怕我占了池子,影响山庄的生意吧!”大公主自是知道苏云朵是故意打趣,却还是嗔了苏云朵一眼道。

    刚才与苏云朵一同泡中药温泉的时候,大公主已经感觉到这个中药温泉更适合夏日,而泡后的感觉更让大公主觉得这个中药温泉似是为她特制的一般,泡过之后真的是全身舒爽,身心畅快不已。

    大公主的肤质有些干燥,一般的温泉的确不适合她。

    可是苏云朵今日带她泡的这个中药温泉实在是太适合她了。

    想起每年炎炎夏日里因为皮肤失水严重,就算每天涂抹御医为她特制的润肤膏,依然无法改变肤质干燥引起的瘙痒症。

    可是今日她只泡了一刻钟,就觉得全身舒爽,若夏日里能来这里小住些时日,每日泡上两、三次中药温泉,相信皮肤干痒的症头定然会有所好转。

    苏云朵是第一次听说大公主有皮肤干痒症,她手上倒是有个很不错的治疗皮肤干痒症的方子可以做成药膏,却也不敢就这样大咧咧地交给大公主。

    不过这事运行起来倒也不算难,神医谷主就在温泉山庄,她只需将方子交给神医谷主,让他确定一下这个方子,若的确可行,索性请神医谷主帮忙将方子制成药膏,再由陆瑾康以神医谷的名义送进宫去,应该能少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大公主和六皇子都有午休的习惯,苏云朵问过他们身边侍候的人,得知他们这一睡少说也得一个时辰。

    加之今日早得早,到了山庄之后又很是玩了一番,泡过温泉之后更有益睡眠,这个午休的时间还可能会更长些。

    既然至少有一个时辰空闲,苏云朵自是要充分利用。

    陆瑾康最知苏云朵的心思,安排好温泉山庄的护卫,打算陪苏云朵前往松花蛋作坊。

    虽说松花蛋作坊离温泉山庄并不远,可是为了节省时间,苏云朵只能与陆瑾康同骑,跟着他们一同前往松花蛋作坊的是春雨和紫月。

    这趟松花蛋作坊之行,首先是要确定一下西郊这边的鸭场到底可以匀出多少小鸭子给南郊的新庄子。

    说起南郊的新庄子,就要提到大长公主的赏荷庄子以及与赏荷庄子比邻的那个庄子。

    这两个庄子都已经易手,接手的人正是陆瑾康和苏云朵。

    这两个庄子说是比邻,事实上两个水面之间隔了差不多有三、四里地,故而苏云朵在接手之后特地让陆瑾康找了个懂水利的人前去考察了一番,确定两个庄子之间的水面是否真的胡所关联。

    陆瑾康的动作很快,从找人手到确定是否有所关联,一共只用了五日时间,带回来的信息让苏云朵很是欣喜。

    这个与赏荷庄子比邻的庄子,其水面可以与赏荷湖之间彻底断开关联,也就是说比邻的这个庄子的水面是可以完全脱离赏荷湖的水系独立存在。

    苏云朵与陆瑾康经过一番商量,决定将这个比邻的庄子建成新的养殖场。

    经过大半个月的施工,如今比邻庄子的水面进出水系统与赏荷湖进出水系统是真正没有了丝毫的关联。

    这个庄子的水面虽然无法比肩赏荷庄子广阔的湖面,却整整大了西郊松花蛋作坊的水面三成有余,且水中浮游生物相当丰富,比起西郊松花蛋的水面更适合养殖。

    为了方便称呼,苏云朵特地给京郊与自己有关联的庄子统一进行了命名。

    西郊的温泉山庄是苏云朵的个人产业,如何定名苏云朵一人说了算,早在决定对外开放前就已经有了庄子名,且还是圣上亲笔提写的庄名,“乐游”就是温泉山庄的庄名,其中的酒坊索性承继了“乐游”二字,重新定名为“乐游酒坊”。

    松花蛋作坊属于镇国公府公中之产,定名之前自是与陆名扬进行过沟通,陆名扬大手一挥道:“就叫松花庄!”

    苏云朵抿嘴轻笑,这名字还真不是一般的直白,不过她对取名这种事也不算在行,反正叫起来顺口即可。

    里面的鸭场,直接被就叫做“第一养殖场”。

    如今南郊这边陆瑾康名下一共有了三个庄子。

    一个是原来大徐氏的嫁妆庄子,如今专门用于种植蔬菜,且主要种的就是西红柿和辣椒,苏云朵与陆瑾康商量之后,将其命名为“新菜园”。

    一个是那个与曾经的赏荷庄子比邻的庄子,既然成了养殖场,自然与松花庄的养殖场相呼应,被定名为“第二养殖场”。

    最后就是那个曾经的赏荷庄子,陆瑾康还真是陆名扬的亲孙子,与陆名扬一样,为这个庄子起了个同样直白的名字“荷园”。

    苏云朵在杨家集的庄子倒是没有费力另外取名字,“杨家集”三个字如今已经成了御洁坊所在那个庄子的专用名字。

    开始的时候因为御洁坊离真正的杨家集有些距离,两处各有各的热闹。

    随着并购土地,苏云朵已经将的庄子扩张到了原先的杨家集。

    如今只要提起杨家集,大家想到的就是御洁坊。

    这次抽空到松花庄,首要的任务就是与第一养殖场确定可以购买的小鸭子数量,另外还要定下支援第二养殖场的人手。

    陆瑾康早在几日前就往松花庄传了消息,他们匆匆赶来的时候,陈庄头与王跃等人已经商定了具体的数量和人手。

    看着水面上成群嘎嘎欢叫的成年鸭子和岸上叽叽叫的黄毛小鸭,就算这里的味道并不好闻,苏云朵依然满面笑容。

    看到这些鸭子,苏云朵就仿佛看到一只只美味的松花蛋以及温暖的鸭绒制品,这些可都是钱哪,她如何能不开心?!

    从这边抽调去“第二养殖场”支援的只人两人,其中之一就是紫苏的大哥陈林波,另一个叫范大进,是陈林波的小舅子,今年十五岁,之前一直跟着陈林波在鸭场做些捡蛋沤肥的事情,是个老实肯干的孩子。

    对松花庄抽调的这两个人,苏云朵还是比较满意的,只是南郊离这边有点距离,**波这一去,就照顾不到家里的婆娘和孩子了。

    没想到**波听了苏云朵的担忧,嘿嘿一笑道:“没有什么可担忧的,我爹娘都在这里,还能不照顾着他们娘几个。再说两地也只十几二十里地,甩开膀子也就一个时辰就能到,比起一个在边城一个在京城那可真是好太多了!”

    苏云朵这才知道紫苏的这位大哥曾经是陆达的亲卫,因腿受了伤才从边城回了京城,难怪看着他走路的姿势总有些别扭,原本腿受过伤呢!

    确定下送往“第二养殖场”的小鸭数量和支援的人手,苏云朵就将主题转到今日前来松花庄的第二个议题,那就是紫苏的亲事以及成亲后差事的安排。

    虽说紫苏是苏云朵的丫环,如何安排自是由苏云朵这个主子说了算,可是苏云朵到底不是这里土生土长的原住民,虽说偶而也有强势的时候,更多的时候希望有商有量,尽可能地让身边的人对自己心悦诚服。

    正好今日紫苏的亲爹和未来的公爹王跃都在,这事商量起来就更便当了。

    “主子如此看得起他们,是他们的造化。哪里还会有什么不乐意的!只是怕他们年纪轻,做不好这样的事。”待听了苏云朵对紫苏和王庭进的安排,陈庄头和王跃几乎异口同声地说道。

    虽然他们都是男人,因为鸭绒制品的缘故,他们对“云裳”自是不陌生。

    “云裳”如今在京城的名声可真是不小,能去“云裳”当管事,自然需要相当的能力。

    紫苏跟在苏云朵身边已经有好几年了,自从给紫苏和王庭进定下亲事之后,两家对紫苏成亲后的差事自然有过各种猜测和希冀。

    其中最多的猜测就是紫苏成亲后,多半会被苏云朵留在身边当个管事媳妇,这在他们看来已经是很好很好的差事了。

    万没想到苏云朵给成亲之后紫苏的定位居然是“云裳”的大管事,连带着王庭进也将成为“云裳”的采买主管。

    相对陈庄头和王跃的担忧,苏云朵则丝毫不担心,紫苏在她身边这么些年,无论算账还是管人都很有一手,一个小小的“云裳”怎么可能难得倒她,更何况自从苏云朵开了“云裳”之后,紫苏就是重点培养的对象,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如今正是用紫苏这个兵的时候!

    至于王庭进,苏云朵就更不担心了,王庭进很小的时候就跟着王跃在外奔波,之前春雷为鸭绒服的面料下江南采购,王庭进就是随行从员之一,为这次面料采购立下了汗马功劳。

    将“云裳”交给他们去管理,苏云朵放心得很。

    就这样紫苏成亲后,这对新婚小夫妻的差事定了下来,至于紫苏与王庭进的成亲日期,苏云朵没有参与其中,让陈家和王家自己去商讨,待他们商定妥具体的日期,提前知会她,以便提前让紫苏回来备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