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秀才家的俏长女 > 第六百六十四章 分产(三)

第六百六十四章 分产(三)

    陆名扬见下面的儿子媳妇都噤了口,这才冷冷地扫了大家一眼,淡淡地地开了口:“你们几房确实没人要炭窑、砖瓦厂和戏院子,只想要府里与康哥儿媳妇合作的几个作坊的股份?”

    也许陆名扬的眼神太冷语气太淡,刚才还激动不已的儿子媳妇们两两相视一眼,反倒个个都犹疑不决起来。

    不过松花蛋作坊、酒坊的诱惑实在太多,犹疑不决也不过只是片刻,只是谁也没想到首先开口的会是二太太方氏。

    方氏是几个儿媳中面相最为忠厚的人,向来以安氏马首是瞻。

    她和二爷陆越育有三子,长子陆瑾焙十七,二子陆瑾琛十五,最小的陆瑾予十一岁。

    看着绷着脸坐在他们夫妻身后的三个小子,苏云朵瞬间明白了方氏为何会做这个出头鸟。

    除了大房,嫡出的三房中,二房是儿子最多的且个个都是嫡出,眼看一个个陆续都到了议亲成亲的年龄,陆名扬却在这个时候先是让爵与陆达,后又坚持分产。

    虽说只要公产不离府,公子姑娘们说起来依然还是镇国公府的公子姑娘,却与陆名扬是镇国公的时候有了显著的差异。

    从陆名扬让爵之日起,除了长房其他几房就从镇国公府的嫡支,成了依附于镇国公陆达生活的旁支。

    在这样的状况之下,自然是为各自谋求更多更好的福利。

    方氏的目光隐含着些许畏惧,微微抬起眼皮迅速瞥了上首一眼,重新垂下头去,开口说出的话却尤其坚定:“既然咱们府在御洁坊、松花蛋作坊、酒坊、药园、炭窑、砖瓦厂和戏院子都参了股,儿媳请父亲母亲多眷顾眷顾下面几房,索性将这些股一并分了。”

    方氏起了头,其他几房自然随棍而上,正厅里顿时又喧闹起来。

    这次陆名扬倒是没先前那么威严,甚至还对着方氏点了点头,这让几房媳妇看到了希望,叽叽喳喳说了一番之后,在陆名扬的注视下再次住了口,却一个个目光热切地盯着陆名扬。

    陆名扬轻咳一声道:“首先要说明一点,咱们镇国公府从来不曾投资过燕山府秀水县葛山村的药园。”

    “怎么会?要是没有投资那药园,为何这两年药园会送红利来府里?”陆名扬的话再次让正厅炸开了锅,这次连小徐氏也忍不住参与其中。

    这两年从葛山村药园子送来的红利,数量不多却也还过得去,虽说她们始终没有摸清这笔红利的去向,可是药园子有红利入了镇国公府却是板上钉钉的事。

    苏云朵看了眼身边的陆瑾康,虽说他的神色依然平静,眼底却已然涌上了些微怒意。

    作为合作者,她最清楚与自己合作投资葛山村药材种植的到底是何人,从合作药材种植至今也快有三年时间了,所有的合作文书上签名落款就只有三个名字,一个是苏诚志,一个是孔老大夫,一个就是陆瑾康。

    没错,的确是陆瑾康个人的名字,而不是镇国公府!

    “这是康哥儿与药园的合作文书,大家过过目吧。”这时安氏开口了,示意站在她身后的吴嬷嬷将一叠文书交给下首的几个儿子。

    待大家都看过文书,原本喧闹的正厅里再次安静下来,只是大家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尤其是小徐氏极不甘心地瞪了陆瑾康和苏云朵一眼,却又无可奈何。

    这些文书上面的签字的确都是陆瑾康个人的名字,无一盖有镇国公府的章,那份合作文书甚至还分别盖有秀水县衙和燕山府衙的章,说明药园子的合作在官府进行过登记受官府保护。

    “大家对葛山村的药园子可还有异议?”陆名扬的声音再次响起。

    自然是没有异议的,就算有也只能埋在心底。

    谁也没敢对陆瑾康投资药园提出质疑,毕竟陆瑾康年满十六安氏就将大徐氏的嫁妆全部交还给了陆瑾康,再加上这些年圣上和珍妃时不时的赏赐,故而陆瑾康是镇国公府最富有的公子,没有之一!

    他手上的银钱别说投资个药园,就是投资十个药园只怕也绰绰有余。

    “既然大家对药园没有异议,那么咱们再来议其他。你们确定不要炭窑、砖瓦厂和戏院子?”陆名扬将炭窑、砖瓦厂和戏院子的合作文书拿在手上扬了扬。

    下面没有任何人说话。

    “行,那么咱们先将炭窑、砖瓦厂和戏院子放在公中,炭窑、砖瓦厂和戏院子所出归公中所有,待以后分府归大房所有。”就这样陆名扬直接决定了炭窑、砖瓦厂和戏院子的归属问题。

    一听炭窑、砖瓦厂和戏院子就这样归了大房,一时间其他几房面面相觑。

    虽说炭窑、砖瓦厂和戏院子的收益哪一个拎出来都不如松花蛋作坊、酒坊,与御洁坊相比更是小巫见大巫,可是哪一个的收益却又不是小数目。

    他们谁也没想过能够独占松花蛋作坊、酒坊和御洁坊的股份,特别是御洁坊,只怕没有可能拆分股份。

    如此一来,能分的只有松花蛋作坊和酒坊的股份。

    这两个作坊的收益虽然不错,可是几房一分薄,各房到手的收益真能比独得炭窑、砖瓦厂和戏院子其中之一多吗?

    陆名扬将几个儿子媳妇的表情看在眼里,在心里冷哼一声,打定了注意要趁机好好整治整治,故而并不多给他们考虑的时间,直接开始打击:“杨家集的御洁坊因是与宫中合作,绝无拆分股份的可能!只要御洁坊存在一日,股权只能在镇国公府,收益交与公中。这是御洁坊的文书,大家拿过去细细过目。”

    御洁坊的文书比起药园的文书更严谨,因圣上参了股,落的是圣上的私印,就算其他几房再想这份收益,也没人敢再多话。

    这是御洁坊合作文书第一次出现在大家面前,一直以来大家都以为镇国公府就算不是御洁坊的第一大股东,股份占比至少也不可能比苏云朵少。

    看了文书才知晓苏云朵才是御洁坊第一大股东,占了三成半的股分。

    连圣上都只能退居第二大股东,所占股比只有三成。

    镇国公府排在圣上之后添为御洁坊第三大股东,占了两成半股份。

    剩下的一成股份则由苏云朵外家宁家所持。

    大家都知晓苏云朵嫁妆丰厚,却一直以为若是没有安侯夫人和几个儿媳的大手笔和苏氏二房给她的嫁妆,苏云朵也不过只是个空架子。

    此刻看了御洁坊的股份占比,才知道他们太轻看苏云朵了,倒是他们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苏云朵名下御洁坊的三成半的股份吞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