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秀才家的俏长女 > 第六百三十五章 奶嬷嬷

第六百三十五章 奶嬷嬷

    啸风苑内设有小厨房,在苏云朵嫁进来之前却是从未开张过,而喜欢品尝美食又喜欢自制美食的苏云朵自然不会让小厨房继续荒废下去。

    因为要增开小厨房,故而苏云朵按照自己的打算,对啸风苑内的仆从进行了小范围的调整。

    在进行调整的时候,苏云朵一直不动声色地注意着胡嬷嬷的神色,却见她偶有皱眉,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不喜,多少放心了些。

    只要胡嬷嬷不倚老卖老对他们的夫妻生活指手画脚,苏云朵不介意将她当半个长辈供着敬着,总归是她奶大了陆瑾康。

    苏云朵将啸风苑的仆从全部安置妥当,目光转向一直没有出声的陆瑾康。

    虽说苏云朵的安排井然有序,极为妥帖,既然陆瑾康跟着来给自己撑了这个腰,自然就要给予陆瑾康应有的尊重,更何况在这个男权社会,只有得到男人的肯定才能让人心服口服。

    这是件让苏云朵心里不痛快却又不得不低头的事。

    陆瑾康轻咳一声,森然的目光缓缓扫过下首站着的一个个仆从,半晌才冷声道:“今日大奶奶给你们明确了各自的差事,希望你们各自当好差,对大奶奶的安排阳奉阴违者,无论是谁绝不轻饶!”

    说罢,目光再次从仆从们身上一一扫过,几乎所有的仆从都噤若寒蝉。

    苏云朵只觉得有一股股暖意从心底缓缓传遍全身,她转头凝视陆瑾康。

    别看男人在外总是冷着张脸,甚至在面对他的亲爹后娘也总是没有好脸色,此刻更是对着一众仆从不假辞色冷面无情,可是苏云朵心里明白,他这是在为她撑腰。

    只看陆瑾康之前直接将啸风苑的内务交给胡嬷嬷去管,苏云朵就知道他与这个时代的男人一样,并不善于或者压根不肖于理睬内院事务,可是今日他却因担心仆从轻视她而随她来理事厅。

    事实上此刻就算陆瑾康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只他来理事厅这个行动就足以向所有人宣示,他会替她撑腰,如今他甚至不惜出言训示,只为她扫清前路的障碍。

    苏云朵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觉得面前的男人既帅气又让人觉得温暖。

    无声地对着陆瑾康说了一声“谢谢”,苏云朵将眼光扫向下首的仆从,却正好让她扫到胡嬷嬷脸上尚未收尽的一抹异色。

    苏云朵眉头微蹙,心里不由猜测胡嬷嬷这抹异色表达的到底是什么意思,面上去平静如常,甚至在被人发现之前眉头就已然舒展开来。

    不管这个胡嬷嬷心里到底是如何看待自己的,也不管胡嬷嬷交账是真心还是假意,苏云朵心里却并不在意,在这个啸风苑里唯一需要她在意的也不过只有陆瑾康一个人的态度。

    陆瑾康的态度却明明白白地告诉她,也告诉啸风苑所有的人,这所有的人中自然也包括这位胡嬷嬷。

    陆瑾康简短的几句训示之后,苏云朵就让大家散去各自当好自己的差,却将胡嬷嬷留了下来。

    苏云朵请胡嬷嬷在下首坐下,尔后温和地说道:“这些年嬷嬷一直为夫君管着啸风苑的内务,辛苦了。夫君说嬷嬷自上次受了风寒身子骨就有些发虚,我这里神医谷主的亲自研制的药丸,有温补疗虚之效,嬷嬷拿回去试试,若是吃着觉得好,告诉我一声,再请孔太医帮忙多做些。”

    说罢示意紫苏将自己准备好的两瓶药丸交给胡嬷嬷。

    刚刚落座的胡嬷嬷立马站起来,一脸诚惶诚恐地对苏云朵道:“老奴何德何能,怎当得起大奶奶赐下如此神药,更当不起大奶奶这声辛苦。

    之前不过是因为啸风苑只有大公子一个主子,偏大公子公务繁忙,无暇管理内务,老奴才不得已帮着管理一二。

    虽说老奴身子骨不太争气,自认还能再帮大公子几年,说不得还能带带小公子。

    老奴最盼的是大公子早日成亲开枝散叶,那样老奴去了地下也能对大太太有个交代。”

    胡嬷嬷说罢意有所指地瞄了眼苏云朵的腹部。

    胡嬷嬷这话听着并没有什么毛病,可是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却很值得推敲,不但苏云朵的眉头微微蹙了蹙,连陆瑾康也皱眉。

    看来胡嬷嬷这账交得并不如表现的那样心甘情愿。

    不过苏云朵并不打算与胡嬷嬷做那假惺惺的你推我拒。

    陆瑾康曾明确与她说过,希望她尽快接手啸风苑的内务,她自不会让陆瑾康失望,

    既然今日胡嬷嬷当着众仆从的面将账册和钥匙都交给了她,她坦坦然接下就是!

    胡嬷嬷的那番话已经明晃晃地露出了她的野心,苏云朵知道只要自己露出哪怕一丝与之虚与委蛇之意,只怕正中胡嬷嬷之心,这内务今日恐怕就移交不了,难道她在胡嬷嬷眼里真就那么傻子,还是说胡嬷嬷另有谋算。

    不过不管胡嬷嬷有什么谋算,苏云朵却不想顺着她,只见她淡淡一笑道:“这些年多亏有嬷嬷帮衬,夫君才能一心为圣上分忧,如今我们既已成亲,自该让嬷嬷颐养天年,若再让嬷嬷如之前那般辛苦,就是我与夫君的不是了。”

    “娘子所言极是!这些年嬷嬷为子健是尽心尽力,把身子都熬坏了。如今子健既已成亲,嬷嬷自当养好身子享享清福。待我与娘子有了孩儿,还要嬷嬷替我们看顾孩儿呢。”陆瑾康连连点头。

    陆瑾康的话彻底堵死了胡嬷嬷的念头,胡嬷嬷的脸色有片刻的变色,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露出一付感恩戴德的模样道:“多谢大公子和大奶奶体恤,老奴定当养好身子,只盼大奶奶早些开怀,也让嬷嬷能多看顾小公子几年。”

    看着胡嬷嬷在红豆的搀扶下怏怏而去,苏云朵不由在心里呵了一声,当着陆瑾康的面将胡嬷嬷交上来的账册交给紫苏,交待紫苏带上白葵按照账册核对啸风苑的库房。

    陆瑾康见苏云朵只查胡嬷嬷交上来这本账册内登记的东西,并不理会这本账册是否有问题,不由给了苏云朵一个赞赏的目光。

    胡嬷嬷有没有问题,陆瑾康心里最明白,虽说他不耐管账,却并不表示就可以糊弄他。

    苏云朵抿嘴笑了笑,心下了然,也不由地松了口气。

    只要陆瑾康不是一味维护胡嬷嬷,苏云朵自认能够制得住。

    胡嬷嬷拿开枝散叶说事,苏云朵并不心虚,只觉得胡嬷嬷很有些可笑。

    开枝散叶是迟早的事,也是必须的事,只是她与方便面瑾康有他们自己的生育计划和安排,别说只是个奶嬷嬷的胡嬷嬷,就是安氏也未必能让陆瑾康改变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