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秀才家的俏长女 > 第六百二十六章 团圆宴(三)

第六百二十六章 团圆宴(三)

    苏云朵示意紫苏开了一坛子猕猴桃酒,亲自替安氏满上,笑盈盈地说道:“今日家宴不喝烈酒,只喝果酒。这是今年刚出的新酒,是用山里采摘的猕猴桃酿制而成,大家品尝之后还请多多点评以便提高。”

    听说是今年出的新酒,又是用夏日里品尝过的新果猕猴桃所酿,很快就勾起了大家的兴趣,特别是女眷这边在目睹了安氏面前的那杯酒后,几乎个个眼睛都亮了。

    这猕猴桃酒微黄带绿色,色泽晶亮透明,虽说才倒了一杯出来,且放在安氏面前,那浓郁的果香味却已经在各人鼻息间索绕不去。

    安氏在大家期待的目光中,端起茶杯小小地啜了一口,只觉得入口既醇厚又爽口,甜中带着微微的酸味,却酸甜协调,毫无异感。

    “好喝,真的不比葡萄酒差!”安氏不由赞道。

    有了安氏的称赞,猕猴桃酒瞬间就成了女眷这边的新宠。

    对于好武的镇国公府男人们来说,无论是葡萄酒还是猕猴桃酒喝起来都没有烈酒来得爽,只是今日是为苏云朵而设的家宴,自然要卖苏云朵这个面子。

    再说苏云朵那个酒坊所出的果酒,宫里的贵人谁不夸好?

    更何况今日的家宴,酒不过只是助个兴而已。

    不过待大家品尝之下,对这个猕猴桃酒就有些放不下了。

    这猕猴桃酒虽说酒劲差了些,可猕猴桃酒独有的纯净新鲜爽怡的口感,给大家带来了不一样的享受。

    “这猕猴桃酒虽口感纯净爽怡,却因是用猕猴桃肠酿造而成,脾胃虚寒者还请浅尝即止。”苏云朵见大家抢着喝猕猴桃酒,赶紧提了提声音道。

    “这是为何?”嫁去外地的三姑太太陆宝珠不由问道。

    “我知道,我知道,这是因为猕猴桃性寒,故脾胃虚寒者慎服,这猕猴桃酒自然也就只能浅尝即止了。”性子活泼的四姑娘陆玉琪大声为三姑太太释疑。

    苏云朵先对陆玉琪嫣然一笑,尔后看着三姑太太陆宝珠道:“妹妹说得很对。事实上脾胃虚寒者最好不要喝酒,就算是果酒也会刺激肠胃,出现胃部不适,腹部胀痛,腹泻的情况。”

    因为要嫁入镇国公府,故而苏云朵对镇国公府的亲眷都略有了解,她自是知晓这位三姑太太就是个脾胃虚寒患者。

    酒过三巡,气氛越发热烈起来。

    陆瑾康端着酒站了起来,对着苏云朵举了举杯,顿时引来几来一阵起哄。

    大家之所以起哄,大概以为陆瑾康这是在向苏云朵邀酒,苏云朵却明白陆瑾康这是在邀自己与他一起给大家敬酒。

    敬酒自是要从身份最尊贵的镇国公开始,苏云朵端起杯子与陆瑾康会合,双双来到镇国公面前,此时镇国公面前的酒杯里倒的正是猕猴桃酒。

    见镇国公端起面前的琉璃酒杯就欲一饮而尽,苏云朵看了陆瑾康一眼,陆瑾康笑着摇了摇头。

    镇国公的脾气和酒量他最是清楚,今日若不让他喝完这杯酒,只怕那口因小徐氏而一直堵在心口的那口气很难散去,倒不如顺了他的心意。

    待镇国公饮下这杯酒,陆瑾康才从一直跟在苏云朵身后的紫苏手上托着的托盘上拿过一把茶壶和一只茶杯,给镇国公倒了一杯茶:“这是朵朵特地为祖父调配的养身果茶,虽不能替祖父消愁解闷,却是能为祖父去寒养胃。”

    镇国公盯着前面茶,片刻之后方看着苏云朵道:“想必又是那孔老儿的主意,那孔老儿就怕老子早早死了,被人质疑他的医术,跑燕山府去了也不放过老子!

    好,就算没那孔老儿,只冲着孙媳妇这片心思,老子也得多活几年。

    自今日起,老子开始戒酒养身,遵从医嘱,不再胡吃海喝,保持饮食清淡,只饮茶不饮酒!”

    “这老头,真是的!大好的日子说什么死啊活的,也不怕扫了大家的兴!”安氏悄悄抹去眼角的泪花,嗔了镇国公一眼道。

    镇国公自去年冬季旧伤复发之后,身子骨一直不太好,偏偏好酒好肉,可以说每日无肉不欢不酒不欢,却没想到不过一壶养身茶,不但当众宣布戒酒,还保证饮食清淡。

    若是早几年就肯听孔大夫的劝,他的身子骨又何置于到今日这般。

    本以为今日这场家宴能够善始善终,没想到意外还是发生了。

    当陆瑾康与苏云朵向女眷这边过来敬酒有时候,一直安静地与年龄相当的四姑娘、五姑娘聚在一处品尝着果汁的陆玉娇,站起来身来端起果汁杯子就往正与三姑太太说话的苏云朵身上扑了过来。

    苏云朵丝毫没什么防备,陆玉娇虽说人小力弱,可是若被她扑中,苏云朵可就要出糗了。

    不说陆玉娇手中的果汁能泼苏云朵一身,苏云朵酒杯中的酒只怕要泼三姑太太一脸了。

    说是迟那是快,别看陆瑾康喝了不少酒,可人家神志清醒动作敏捷,只见他一手稳稳端着自己的酒杯,一手搂过苏云朵,只稍稍一个侧步,就彻底化解了陆玉娇的扑势。

    陆玉娇没扑到苏云朵,自己却来了个五体投地,手中的果汁弄了自己一身一脸,顿时“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

    只见小徐氏应声而起,指着陆瑾康和苏云朵怒斥道:“你们,就算你们对我有怨,娇娇有什么错,你们,你们怎么能如此欺负幼小的妹妹?!”

    陆瑾康冷冷一笑,全然不理小徐氏的指责,锐利的目光直接锁定缩在人后的陆玉娇的奶娘彭氏:“是你自己交待,还是让人给你上上规矩?!”

    原来陆瑾康将士陆玉娇扑出来之前奶娘手下的动作看了个清清楚楚,奶娘自是一意抵赖,却不料最后泄了奶娘底的却是趴在地上嚎哭的陆玉娇:“我都说了不行不行不行,奶娘却非说只有这样才能给娘报仇!”

    陆玉娇的奶娘原是小徐氏身边的大丫环叫杨柳,年龄大了由小徐氏做主配给小徐氏嫁妆铺子里的一个同样姓杨的管事。

    小徐氏生陆玉娇的时候,杨奶娘的儿子不过才满三个月,却还是咬牙给儿子断了奶回镇国公府给陆玉娇当了奶娘。

    这样的人无疑是小徐氏的心腹,再结合方才小徐氏的言行,陆玉娇今日举止小徐氏绝对脱不了干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