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秀才家的俏长女 > 第五百一十一章 不按常理出牌

第五百一十一章 不按常理出牌

    事实上孔太医和苏泽臣来给诊脉,还不是令苏云朵最为窘迫的事,让苏云朵窘迫的事还在后头呢!

    陆老太太得知苏云朵来了初癸,自是开心不已,自从得知苏云朵一直没来癸水,陆老太太面上不显,心里其实是挺着急的,只要孔太医来府里请平安脉,总要少不了要带上苏云朵。

    虽说上次林太医断定苏云朵很快就要来癸水,可是在确定苏云朵来癸水之前,陆老太太还是很不安的。

    毕竟苏云朵要嫁的人是陆瑾康,陆瑾康不仅仅只是陆老太太的侄孙,还是镇国公府未来的接班人,无论站在什么立场,陆老太太都是最希望陆瑾康和苏云朵什么都好的那个人。

    得知苏云朵终于来了初癸,陆老太太第一时间就给镇国公夫人安氏报了信。

    安氏得到消息又给宫中的珍妃娘娘递了信息,于是当日下午镇国公府和宫里都给苏云朵送来了药材和补品,镇国公夫人更是直接让陆瑾康亲自来给苏云朵送药送补品。

    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苏云朵正躺在罗汉床上,难得地既难过又享受地由着紫苏给自己轻轻着小腹,惊得她只差没从罗汉床上滚落地。

    “你是说陆……”苏云朵从罗汉床上坐起来,紧张地咽了下口水,不敢置信地盯着盯着气喘吁吁赶着来报信的白菘问道:“祖母让翠竹带着表哥来‘探病’?”

    苏云朵起得有些急,不但身下带出了一股暖流还差点打翻了放在身边的铜手炉,幸亏紫苏眼明手快左右开弓,一手拎开手炉,一手稳住苏云朵。

    陆老太太和宁氏给苏云朵的感觉一直很是循规蹈矩,她怎么都没想到她们居然会同意陆瑾康来绣楼探望。

    难道东凌国的习俗转眼就变了?

    苏云朵还记得当陆老太太得知将由陆瑾康负责护卫大公主和六皇子元宵出行的安保事宜,着实嘀咕过一番,说什么订了亲的男女不该如此频繁见面,当时宁氏跟着陆老太太抱怨了两句。

    只不过才过了一日而已,陆老太太和宁氏就转了风向,不对,应该是陆老太太转了风向,宁氏只是跟风而已。

    陆老太太不按常理出牌,不但打了苏云朵一个措手不及,还把她雷得外焦里嫩。

    可是陆瑾康已经来了,她总不能不见,只是她现在这个样子能见人吗?!

    “快快快,点上熏香,还有把那个屏风支开!”苏云朵一边扶着紫苏的手往隔间去更换月事带,一边略有些气急败坏连声吩咐白芷和紫月。

    一番忙乱待陆瑾康进来的时候,迎面看到的不是心心念念的那个人,而是真正好挡住了整个罗汉床绣着花开四季的四幅屏风,眸底不由沉了沉。

    陆瑾康隔着屏风坐下,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这间屋子。

    室内点了熏香,是淡雅的兰香味,只是陆瑾康还是从中辨到一丝极淡的血腥味,眉头不由紧了紧,轻咳一声关切地问道:“表妹身子可好些了?”

    语气带着适当的关切,又很是一本正经,仿若苏云朵是真的生了病而不是来初癸。

    陆瑾康说这话的时候,虽说隔着屏风苏云朵看不到他眼中的笑意,却从他的声音中感觉到他愉悦的心情,聪慧如苏云朵自然明白陆瑾康愉悦的是什么,一张脸烧得快要熟了!

    若是没有那丝愉悦就更像了!

    隔着屏风苏云朵端坐在罗汉床上,心里暗自腹诽,原本有些发白的脸已经灿若早霞,微微平复了一下心情,苏云朵淡淡道:“多劳表哥探望,无碍的。”

    声音平淡,气息正常,陆瑾康微微松了口气。

    曾经的陆瑾康是个京城有名的纨绔,自然是烟花之地的常客,就算他事实上一直洁身自好,但是常去那种地方自也不会是张白纸,更何况镇国公府里女眷并不少,他的萧风院也有丫环,

    就算没见过猪跑总也吃过猪肉,姑娘家来人癸水大致是个什么样的状况,他多少还是了解的。

    更何况今日来前又得了安氏的提点,陆瑾康自是知晓苏云朵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是不好直接问出口,只能隐晦地关心几句,心里却有着难言的喜悦,苏云朵终于长大了!

    两人隔着屏风有一句没一句地说了大约有一盏茶的时间,陆瑾康起身告辞:“表妹多保重,有什么需要的只管让人给我送信,表妹身子不好且好生歇息将养。”

    虽说这事已经过去有好几日了,想起那日情形,苏云朵的脸还是有些发烫。

    今日已经是第五日,身上基本已经干净,可是紫苏还是像母鸡护小鸡一般,绝对不让苏云朵做任何事,只让苏云朵半躺在罗汉床上,最多只许她看上一个时辰的书。

    待白芷端了药,苏云朵眉头紧皱,盯着黑黢黢汤药看了半晌,才如同英雄就义般端起碗一饮而尽。

    紫苏见苏云朵喝下了药,赶紧递了漱口水给她,待苏云朵漱了口,又赶紧端来蜜饯果子让含上一颗缓缓嘴里的苦涩。

    苏云朵透过半开的窗户看一眼外面的天空,又瞥了眼屋里的时漏,轻轻叹了口气:“快到午时了,也不知道家林哥和大江子考得如何?”

    “虽说他们的基础差了些却都是聪明肯用功的人又有咱们老爷倾心指导,想必是无碍的。”紫苏正在替苏云朵更换铜手炉里的银丝炭,听到苏云朵的轻叹手上微微一顿,很快又若无其事地说道。

    但愿吧!

    因为苏泽轩和苏泽臣都不在苏氏族学就读,苏云朵对族学入学考核制度并不是十分了解,还是前几日苏妙和苏琳得知苏云朵来了初癸特地相约过来探望,姐妹几个闲聊时说到族学,苏云朵才知道族学对外招生的考核相当严格,特别是对免费生的考核尤其严格。

    主仆两人正说着话,就听外面传来白菘的声音,不知这丫头刚才又是从哪里回来。

    算时间族学的招生考试应该已经结束了,苏氏族学的入学试也是笔试加面试,能否录取还得再等五日。

    白菘是个机灵鬼,应该知晓她今日最关心的是什么,想必是刚从前院探听消息回来,苏云朵示意紫苏让白菘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