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秀才家的俏长女 > 第四百七十章 推她一把

第四百七十章 推她一把

    办完苏云朵的及笄礼缓了两日,府里就开始准备腊八的节礼。

    腊八的节礼说起来并不复杂,不过就是腊八粥再加几样点心,但是要做得好做得讨人欢喜,就得下一番功夫。

    既然是腊八节,最重要的自然非腊八粥莫属。

    腊八粥的食材配置得是否得当又丰富、熬煮的功夫火候是否到家,是件相当考较的事。

    陆老太太事先就与宁氏言明,今年她要当甩手掌柜,让宁氏大胆安排。

    宁氏自是要拉着苏云朵一起,于是今年苏氏二房的腊八粥里的内容异常丰富。

    选定了腊八需要的食材,苏云朵让厨娘初六就将不易煮烂的豆子、花生等食材用水先泡发,初七夜里开始轮班熬煮。

    初八便宜起来的时候,浓香的腊八粥正好新鲜出炉。

    除了一家人吃得个心满意足,装在瓦罐里的腊八粥连同精制的点心,一份份送往亲朋好友的府宅。

    今年苏氏二房的腊八粥,因为苏云朵的巧思得了亲朋好友如朝的好评,纷纷向陆老太太打听这腊八粥的食材和熬煮方法,把陆老太太喜得整日里乐呵呵地合不拢嘴。

    原本腊八这日陆老太太是要去西山惮寺听佛念经,却不料初七这日下午就下起了大雪,为了安全起见,只得将听佛念经的日期延后,待天气转晴路上积雪消融了些再往西山惮寺拜佛。

    过了腊八节,各处庄子、铺子的账册纷纷交来府里。

    苏云朵目前也算是小有资产的人,虽然目前只有三个庄子,虽然庄子都才交到她的手上不久,三个庄子里还是给她送来了当年的账册。

    查账对于苏云朵而言并不算是什么难事,更何况这三个庄子的庄头都是头脑清醒之人,账册做得虽说有的精细有的粗糙,收支却都写得明明白白,故而苏云朵只用了半日时间就将三个庄子的账册理清了。

    宁氏那边可就是一头的雾水,她虽认得字却没有独自管家的经验,自是没有机会接触这类账册,陆老太太突然将府里公中的田庄、铺子的账册全都交到她手里,一时间自是手忙脚乱。

    好在府里有账房,又有苏云朵从旁协助,晕了两日之后宁氏总算有了些头绪,慢慢地进入状态,却依然对苏云朵很是依赖。

    偏苏云朵这时却因宁忠平带回的一则消息,生起了去西郊庄子里小住的念头。

    宁忠平是初十休沐那日去的西郊,他事先与张平安约好,到了酒坊所在的庄子就由张平安带着,硬是踩着厚厚的积雪翻过那座险峻的山崖察看了那片猕猴桃果林。

    从猕猴桃林子里出来又去了趟圣上赐给苏云朵的庄子,还在那庄子里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温泉澡去了寒气,这才打马回城。

    苏云朵彻底被宁忠平勾起了要去泡泡温泉的**,正好也有些事要与彭庄头和张平安商量,于是磨着陆老太太答应带着苏云朵去西山礼佛,并趁此机会往那个温泉山庄里小住两日。

    刚刚对处理账册有些心得的宁氏就这样被苏云朵无情地丢抛弃了,不但不能跟着去泡温泉,还得独自面对一本又一本的账册,更还要筹备与亲朋好友家迎来送往的年礼,自是又气又恼又无奈。

    所幸陆老太太还是很体恤宁氏的不易,特地将吴嬷嬷留给了宁氏协助她准备年礼,若不然宁氏真有拉住陆老太太好好哭一场的冲动。

    “咱们就这样将你娘丢在府里,会不会有些过了?”陆老太太回头看了眼苦哈哈的宁氏,有些不太落忍。

    苏云朵心里其实是有些担心宁氏能否顶得起这份重任,可是若是她们在府里,宁氏总有依赖性,进步实在有限,苏云朵也只能狠下心来使劲推她一把。

    陆老太太年龄大了,年轻时又伤过身子,虽说保养得还算不错,身子骨到底还是虚了些,不能太过费神,自是不能让她继续操劳下去。

    苏云朵倒是想多帮衬宁氏一把,可是她又能帮多久呢?!

    虽然还没请期,苏云朵心里明白这桩婚事再怎么拖也拖不过明年冬月。

    也就是说她能帮宁氏的也不过大半年的时间,等她成亲出了门,距离苏泽轩长大娶媳妇怎么说也还得有个七、八年甚至十年,总不能还得让陆老太太再操心十年八年吧,让宁氏顶起苏府二房才是正理。

    与其等以后宁氏手忙脚乱出差错还要让陆老太太替她收拾,倒不如现在就逼一逼宁氏,就算真的出了什么差错,待她们两日后回去苏云朵自信还是能将漏洞补上的。

    陆老太太自是知晓苏云朵的意思,十分欣慰有这样一个灵巧的孙女,心里却也是好奇苏诚志和宁氏如何能养出如苏云朵这般钟灵毓秀的女儿。

    苏云朵小心翼翼地护着陆老太太进入了西山惮寺,陆老太太并不打算将苏云朵拘在身边。

    她是从年轻姑娘过来的人,最是知晓像苏云朵这般年纪的姑娘最是不耐听佛念经,自是让她带着丫环婆子自去后山看红梅。

    苏云朵却先跟着陆老太太去听了一场佛经,然后又陪着陆老太太用过寺里的素斋,侍候陆老太太在寺庙后面的静房里歇下,这才带着紫苏和已经伤愈归来的紫月去后山看红梅。

    西山惮寺后山的那片红梅在京城是出名的好风景,前几日又正好下过一场大雪,如今在雪景的衬托下一树树红梅显得分外娇艳。

    “要是能折几枝回去就好了。”紫苏看着红梅很是眼热。

    苏云朵笑道:“若人人都与你一样的想法,那里还有让人欣赏这白雪红梅之美景?”

    紫苏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就眼前来这里赏梅的人就不在少数,若真是人人折上两枝,这里的梅花只怕早就被人折光了,那还有如今这般美丽的风景?

    带着两丫环将梅林转了个遍,苏云朵并不打算在梅林里久待,估摸着陆老太太快醒了,就准备回陆老太太歇息的静房。

    下午还有一场佛经要听,待听过这场佛经,她们就不再在惮寺里逗留,而是直接前往离这里不远的温泉山庄小住。

    主仆三人刚刚回头准备回去,却听迎面传来一个惊喜的声音:“这不是苏姑娘吗?这就要回去了,怎么不多看一会?”

    苏云朵抬头望去,却见丞相夫人吴氏带着三姑娘林雅涵,正往梅林而来。

    午时吃素斋的时候并没有见到这对母女,想必来得晚这会儿刚到就先来赏梅了。

    虽然这位吴氏夫人有些势利,虽说挺讨厌丞相府的那个庶女林雅茹,苏云朵对林雅涵倒有几分好感,自是上前一番见礼。

    “离下午的佛事还有差不多半个时辰,苏姑娘何不再多赏一会梅花?”吴氏热情地拉住苏云朵的手邀请道。

    林雅涵给了苏云朵一个抱歉的眼神,苏云朵则给了林雅涵一个淡淡的微笑,尔后温温和和对着吴氏展颜一笑道:“我们出来已经有半个时辰了,祖母该醒了。”

    听到苏云朵提到陆老太太,吴氏这才遗憾地放过苏云朵,林雅涵明显松了口气。

    对于自己母亲经常对自觉对自家有用的人热情过度的行为,林雅涵也真的很无奈。

    待主仆三人与吴氏和林雅涵离得远了,紫苏不由重重地舒了口气:“丞相夫人实在是太过热情了,刚才奴婢真怕姑娘会被她拉着再去赏半个时辰的梅!”

    苏云朵忍笑道:“可见你就不是个雅人!”

    一向很少说话的紫月突然来了一句:“那红梅再好看,看着看着也就那样。”

    苏云朵脚步微微一顿,随即笑盈盈地指指紫苏,又指指紫月,然后将手指停在自己的鼻子上,一本正经地说道:“看来咱们三个果真都不是雅人!”

    西山惮寺的后院山道上响起一阵银铃般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