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秀才家的俏长女 > 第四百六十三章 及笄礼的小变故(一)

第四百六十三章 及笄礼的小变故(一)

    苏云朵一行回到东明坊已是午时,陆老太太和宁氏拉着苏云朵上下好一番打量,确定苏云朵果真一切安好,才放她回绣楼梳洗。

    等苏云朵回到绣楼,得到消息的白芷已经带着小丫环们准备好了沐浴的热水。

    “这几日嬷嬷辛苦了,且先下去休息吧。”苏云朵先笑着让面带疲乏之色的水嬷嬷下去休息,这才由着白芷和丫环们簇拥着进了浴房洗去一身疲乏。

    杨家集的庄子是大,那个正院里的设施也很齐全,可那里到底不是家,苏云朵就算没有什么洁癖却也不愿意用不知何人用过的浴桶,故而在杨家集的这两日夜,她就只用热水进行擦洗,也得亏是冬季才能熬过来,此刻将身子沉入放了干花香喷喷的热水里,不由从心底里发出一声舒坦地叹息,心里又不由地感叹一句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想当初刚穿来这个世界的时候,家里连只像样的洗脸盆的没有,浴桶更是个奢侈的东西。

    若不是后来柳东亭和柳玉柱帮忙替她做了一套全新的脸盆、脚盆和浴桶,大冷的天洗脚都只能用冷水更别说泡澡了。

    可就算有了新的脸盆、脚盆和浴桶,那也是一家人共用。

    那个时候劳累了一日能用热水泡个脚、泡个澡就是件极让人舒心的事了,哪里还会在乎一家人共用一只盆一个桶?!

    苏云朵一边享受着白芷细致的按摩和擦洗,一边询问这两日京城和族里的动向。

    白芷自是将自己这两日掌握的消息一一说给苏云朵听,只是白芷总归只是个守在后院的丫环,能掌握的消息并不比多。

    有关京中对平安侯府用死士偷袭之事的看法和传言,远不如宁忠平告诉苏云朵的消息多,不过却也让苏云朵从中分析出族里对这件事的反响,心头顿时大定。

    苏云朵刚刚从浴房出来还没来得及拭干头发,苏琳就拉着苏妙如风一般地闯了进来,原本安静的绣楼里顿时异常热闹。

    苏妙和苏琳在外人面前都是极为端庄的,可是私下里却活跃得很,特别是年龄小些的苏琳,更是活泼。

    这不,一进来就缠着苏云朵问这问那,恨不得苏云朵一张嘴能回她百样问题一解她的好奇。

    苏云朵不得不打起精神来给她们描述了一番当日那场惊险。

    也许三人年龄相当,苏云朵难得地活泼了一次,将当日平安侯府伏击、陆瑾康带人反伏击说得活灵活现尤如现场重现,直听得苏妙和苏琳时不时发出惊叫。

    “朵姐儿,还好你够警惕,陆表哥也相信你的直觉,若不然这次你就算回得来也得遭大罪。”苏妙直接将白芷挤到一旁,一边亲自替苏云朵梳妆一边叹道。

    “平安侯府仗着齐太妃向来霸道,那个齐思思更是可恶。”苏琳的兄长曾经与齐林冲发生过纠纷且吃了大亏,苏琳因此与齐思思不睦,提起平安侯府和齐思思自是好一番咬牙切齿。

    这些事苏云朵自是知道一些的,这会儿见苏琳眼露凶光,知她对当年发生的事一直耿耿于怀,不由伸手拍了拍苏琳。

    苏琳回过神来,对着苏云朵抿嘴笑了笑:“如今好了,那平安府这次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圣上直接封了平安侯府,听说男人们全都下了狱,女人们被圈在府里,我看他们还如何再嚣张!”

    豢养死士在东凌国是大罪,平安侯府想要翻身绝无可能!

    就算圣上被齐太妃哭得心软,就陆瑾康那睚眦必报的性子,自是会再踩上一脚,并在背后狠狠地推上一把,怎么可能再让平安侯府翻身呢?!

    “好了,咱们不说这事了,还是说说五日后的及笄礼吧。”苏妙睨了苏琳一眼道。

    刚听到平安侯府出去死士袭击苏云朵的时候,苏妙的确将关于安侯府恨得咬牙切齿,也十分担心苏云朵的安危。

    她到底年长些,考虑事情相对也比较周全,此刻见苏云朵一切安好,自是知晓在三司会审的结果出来之前还是别猜测和议论,自是不愿意再继续这个话题,直接将话题转移到腊月初二苏云朵的及笄礼。

    “及笄礼有什么好说的?二祖母准备得可周全仔细了,请柬也都已经送出去了。”提到苏云朵的及笄礼,苏琳嘴里说着没什么可说的,结果说着说着她自己就激动起来了,然后巴啦巴啦地说了一堆的话。

    原来随着圣上的雷霆之举,平安侯府袭击苏云朵的消息就在京城传得纷纷扬扬,苏云朵得圣上看重的消息也在各家后院传扬开来。

    虽说苏云朵在这些世家夫人的眼里依然不过只是个刚从乡下进京的姑娘,却也不得不开始重视起来,也开始寻找家中姑娘与苏云朵亲近的门路。

    恰在这时,陆老太太开始往亲朋好友家发送苏云朵的及笄礼请柬,于是收到陆老夫人亲笔书写请柬的是喜不自胜,没收到请柬的自是想尽了法子希望能得一张请柬前来观礼。

    更有那心思活络的通过各种关系为自家的姑娘谋求担任及笄礼的赞者和有司,连那丞相夫人吴氏都特地找了个借口来东明坊拜访陆老太太,希望能给林雅涵谋求苏云朵及笄礼的赞者。

    当然无一例外全都被陆老太太给婉言谢绝了。

    陆老太太如此精明的一个人,哪里会不明白这些人的心思,又哪里会愿意苏云朵的及笄礼成为别家姑娘展现的舞台,要给也是给族里的姑娘和至亲好友家的姑娘!

    她连娘家的姑娘都没抬举,怎么可能抬举那些明明心里看不上苏云朵的人?!

    虽说及笄礼的主角始终都是及笄者,可是姑娘们能在人前展现自己的机会本就不多,有幸当上赞者和有司自是一个展现自己的大好机会。

    如此说起来,让已经订下亲事的苏妙当这个赞者,还真是有些浪费了。

    为此石氏私下与苏妙说过些什么话,苏云朵无从知晓,却听白芷提起石氏专门过府来找过陆老太太商量此事。

    陆老太太倒也是有意将这个赞者给娘家的姑娘,可是考虑到这是苏云朵事先定下的,自是要遵从苏云朵个人的意愿,毕竟这是苏云朵的及笄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