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秀才家的俏长女 > 第二百八十八章 自卖为奴(六)

第二百八十八章 自卖为奴(六)

    魏氏婆媳和吴氏几个人全都微低着头,双肩抖动,显然都知道苏云朵这是在嘲讽张家那老太太装晕。

    柳东林沉着脸,盯着张家老爷子和张生宝道:“别以为别人都是傻子,也别动不动就说别人要逼死你们。到底你们是什么心思,你们自己心里最清楚!

    平安为什么一门心思就算卖了自己也要离开葛山村,虽然平安咬死不肯说出缘由,却也不是什么猜不到的事。

    这世界上的事只要做了就不可能瞒得住人!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呢?!你们说是不是?!”

    “村长这话,我不爱听!”张家其他人都有些羞愧地低下了头,偏张家婆娘却是个不愿认输的人,这不,把头一昂就与柳东林给杠上了。

    柳东林的脸刹那间变得更加阴沉,对上张家婆娘的眼睛里闪过寒色:“这么说,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今日非要我掀开这块遮羞布,让大家看看你们那见不得人的阴暗心思?!

    你可得想想好,你张家是否受得住掀开之后的后果!”

    张家婆娘的身子明显僵了僵,却强做出一付大义凛然的模样:“我张家清清白白,所作所为没有”

    张生宝的脸早就已经变了,正如柳东林刚才所言自家到底做了什么,自家心里最清楚,若真让柳东林将那块遮羞布给揭开来,他们一家就算还能厚颜在葛山村待下去,几个儿女的亲事真的就难了。

    于是在自家婆娘还没有彻底激怒柳东林之前,张生宝将老太太往长子张平正怀里一推,扑过去捂住自家婆娘的嘴,怒喝道:“臭婆娘,还不给老子闭嘴!”

    张家婆娘被张生宝一把捂住口鼻,大约是张生宝用力过大捂得过紧令她无法呼吸,张家婆娘一边挣扎一边“唔唔”直叫,却给了张生宝一个错觉,以为这婆娘不死心,只要他松开又会大吵大闹,于是张生宝捂得更紧了。

    还是苏云朵发现及时,手上的银针对着张生宝的手肘轻轻一刺,这才解了张家婆娘和危急。

    只见人张生宝手中解放出来的张家婆娘,一张脸已经憋得青紫,捂着喉咙直咳。

    至此张生宝方知自己差点儿要了自家婆娘的命,懊恼地抱着脑袋蹲在地上半晌无语。

    待张家婆娘总算缓过劲,对着张生宝又捶又踢,像个疯子一样哭闹不休,让苏云朵觉得应该再憋她一会,让她没有这般好的精神再在这里胡搅蛮缠。

    从临县送菜回来的张平安还没进村就得到了张家人正在苏家闹事的消息,将骡车交给柳家林,急匆匆地赶来苏家院子。

    远远只见苏家院外围了许多人,心里真是又急又愧。

    短短几个月以来,因为苏家收了他当长工,张家已经来苏家闹过几回了。

    这回因为自己故意放出的卖身消息又让张家找到了闹事的理由,让苏家遭遇这等无妄之灾,是他考虑不周,一心只想着如何才能摆脱张家对自己的束缚,却低估了张家的贪婪。

    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们得逞,就算苏云朵真的同意他卖身,他也不会再让苏家出一文钱。

    这些日子他趁着送菜的机会打听过一些奴才买卖的行情,那些大字不识几个只会干些体力活的奴才,就算年轻力壮也不值钱,最多不超过十两。

    他爹娘在世的时候,虽然家道已经中落却还是咬牙送他去读过几年书,这事张生宝却并不知情,因为种种原因张平安也没有告诉张生宝,只让张生宝误以为自己大字不识一个。

    张平安跟着张生宝来到葛山村,真正见识了张家婆娘的刻薄和贪婪,就更不敢露了自己的底。

    他打定了主意要把自己当成大字不识一个的文盲来卖身,就是不想让张家再从自己身上榨出一文银。

    他已经算过了,自从签了长工约,他在苏云朵这里除了预支了一年工钱给张家,他另外还支了二两银子,也就是说他已经预支了十四两银子。

    与苏家签下长工约,满打满算他也不过才干了不足四个月,如此算下来,他就算卖身到苏家为奴,不仅拿不到一文银,反而还倒欠着苏家几百文。

    张家想要他的卖身钱,那就给他们,他倒要看看待他们听到卖身还需倒贴几百文的时候,所谓的爷奶叔婶又会是个什么样的嘴脸!

    张平安从从群中挤进了院子,先是极其内疚地对宁氏和苏云朵道了个歉道:“都是平安的错,让太太和小姐受惊了。”

    宁氏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索性闭上嘴什么都不说。

    苏云朵睨了张平安一眼,心里暗赞这小子的乖觉,他虽说只是简单地道了个歉,却实实在在地给人一种错觉。

    看来张平安这小子还真有些不太简单,以前苏云朵很有些看不上张平安任由张家予取予求的木讷性子,收他当长工一是看在柳东林的面子,二也是看他实在有些可怜。

    这次张平安自求卖身,倒是让苏云朵对张平安有了一些不同的看法,私下里自与张平安有那么一点君子协定,且看张平安如何摆平张家吧。

    若他真能不动声色地摆平张家,她倒可以考虑带他去离开葛山村,再不让他被张家盘剥。

    “平安你倒是说说你究竟有没有卖身?!”张生宝一见张平安开口就急冲冲地问道。

    “我,我”张平安纠结地看了眼张家老太太,又看了眼张生宝婆娘,这才垂头低低地说道:“那日休息我归家,奶和婶与我说起平正堂弟的亲事,虽说已经订了亲,要将堂弟媳妇抬进门少说得二十两银子。

    虽说我向东家预支一年的工钱,离二十两还差老远,我不能眼见着堂奶和堂婶为堂弟的亲事苦恼而不顾,就想着干脆把自己卖了给堂弟筹钱。

    可是我去问了牙行,像我这样的,最多只能卖十两银子,还不够还东家的钱。我就求着东家,看能不能买下我,既抵了那预支的银子,又能给堂弟筹些成亲的银子”

    张平安的声音不高,却足够让院里院外的乡亲听个分明,顿时一片哗然,同情张平安的有之,痛骂张家婆媳欺负张平安没爹没娘的就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