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秀才家的俏长女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往事

第一百八十九章 往事

    在苏云朵尽心尽力教导肉干制作技艺的时候,别院迎来了一位从京城远道而来的客人。

    因为这位客人的到来,陆瑾康再次出现在府城。

    这是位年近六旬的老太太,虽然长途跋涉而来,精神却十分矍铄。

    据紫苏介绍这位老太太曾经也是陆家的家生子,很小的时候就在陆家那位姑老太太面前伺候,在陆老太太出嫁的时候,顺理成章就成了陆老太太的陪嫁丫头。

    那一年陆老太太十五岁,这位老太太同样也是十五岁。

    因能说会道又机灵有眼色,故而一向深得陆老太太看重,直到二十岁那年才在陆老太太的坚持下嫁给了陆太太嫁妆铺子里的大掌柜。

    陆老太太在她出嫁那日亲手将老太太以及大掌柜一家的身契都交还给她,从此老太太一家都是良民。

    老太太的儿子没什么大的作为,就是兢兢业业地跟着她的男人在陆老太太的铺子里当着掌柜,可是她却有个极其争气的孙子,十八岁那年高中探花,昔日陆老太太身边的丫头如今已经是令人尊敬的老夫人了。

    老太太因为是陆家的家生子,在陆老太太面前当差的时候只名唤彩琴,嫁入夫家索性就随夫姓了张,如今人人尊称她一声“张老夫人”。

    紫苏说起这位老太太的时候,那是满脸的羡慕和敬仰。

    想想也是,这个时代若非得主子赏识,一日为仆终身为仆,像这位老太太这样的虽说并非绝无仅有,也定然是凤毛鳞角。

    虽然没人告诉苏云朵这位年迈的张老太太为何不远千里从京城来燕山府的目的,待紫苏一一道出张老太太堪比传奇的人生,苏云朵的心里就有了确切的猜测。

    这位老太太必定是代陆老太太来燕山府打先锋的!

    既然张老太太原本是陆老太太的陪嫁丫环,还深得陆老太太的赏识,自然对那位苏知府苏凌安的长相十分熟悉。

    苏诚志的长相除了那双眼睛并不像老苏家的人,那么他的长相应该与苏凌安更为相似些。

    陆瑾康也好,老大夫也好,都曾经有意无意地在苏云朵面前提过数次,苏诚志还有跟苏诚志长得有几分相似的苏云朵与京城苏家的人很有几分相似。

    果然张老太太在见到苏云朵的时候,就有些激动难耐了,待她远远见到苏诚志的时候,整个人都呆了。

    所幸因为苏云朵的坚持并非直接见面,若不然张老太太指不定上前一把抓住苏诚志直接喊“姑爷”了!

    就算现在隔着一个小花园,张老太太依然不住地念叨:“太像了,太像了,简直与当年的姑爷长得一模一样!还有那走路的架势,太像了!从背后看去,老身都以为那就是姑爷。”

    虽然张老太太这话有些夸张,隔着一个小花园,张老太太年纪那么大了,眼力哪里还有年轻的时候那么好,可是就这么远远一眼,苏诚志的长相、气度还有走路的身姿,怎么看怎么像她家那个姑爷。

    张老太太拿着帕子拭了拭眼角,她是真心替她的姑娘陆老太太高兴!

    张老太太伺候了陆老太太十多年,陪着陆老太太一起长大,陪着她嫁人入苏家,陪着她度过初到苏家最艰难的那几年,主仆情谊非同一般,她最清楚陆老太太心里的苦楚。

    陆老太太是镇国公府的嫡出姑娘,是现任镇国公同父同母的亲妹妹,以她的身份就算嫁个皇子也绝非不可能,可她偏偏在见过苏凌安一面之后,就对苏凌安情根深种,心甘情愿嫁给比她大了整整十六岁的苏凌安当继室,却因没能替苏凌安诞下一男半女而倍受指责。

    可是没能诞下一男半女哪里能怪得了陆老太太,当年若非被家族所逼,苏凌安也不会外放,陆老太太更不会出京,那样的话也不会在路途上落胎而伤了身子从此不能再生育。

    苏家有那么几个老顽固却硬是将所有的责任都怪到陆老太太身上,若非陆老太太家世够硬,作为兄长的镇国公够强势,陆老太太只怕早被苏家那几个老顽固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

    陆老太太在得知自己伤了身子也许无法再怀孕以后,曾经多次劝苏凌安纳妾,却一次次被苏凌安拒绝,只让陆老太太安心调理身子。

    陆老太太这一调理就是将近十年,年近三十确定生育无望,陆老太太不顾苏凌安的反对,亲自给苏凌安买了个妾,这个妾就是苏诚志的亲娘,老苏家的女儿苏娇娘。

    苏娇娘虽然进了知府后院,苏凌安却一直没肯进她的房,直到陆老太太以死相逼才在苏娇娘入府一年后与苏娇娘圆了房,待确定苏娇娘怀上了就再也没进过苏娇娘的房间,可也因此与陆老太太之间也生出了些许隔阂。

    原本恩爱的夫妻走到这一步,陆老太太既安慰又伤心,在苏娇娘六个月的时候,确定苏娇娘肚子里怀的是男胎,就以身子骨不适应北地生活为由,坚持启程离开北地回到京城,没想到这一别就成了永诀,陆老太太却躲过了战乱得以活了下来。

    苏知府的死讯传到京城,陆老太太当即昏倒,悲痛欲绝的陆老太太一病不起,是苏诚志的消息才让她有了生活下去的勇气。

    “当时我几乎日日陪在她身边,拉着她的手,每日都要说上几箩筐的话,可她就是半死不活地盯着帐顶没有一丝生气,直到提及苏姨娘替苏凌安生下来的那个儿子,她的眼珠子总算动了,慢慢地眼中有了神采。

    我和她身边的人就这样死命地将话题往那个从来没见过也不知道是否还活着的婴儿身上扯,总算让她有了活下去的动力。

    只可惜所有的线索似乎被人刻意消除,可是姑娘始终不气馁,三十年如一日坚持不懈地寻找,只要有人往北方来,就会被她托付一句,将近三十年的寻找一无所获,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功夫。”张老太太拉着苏云朵的手满心唏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