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秀才家的俏长女 > 第一百四十八章 代课先生(一)

第一百四十八章 代课先生(一)

    苏富贵打的什么主意,苏云朵不用脑子想都明白。

    虽然葛山村除了这次准备跟着苏诚志一起去府城参考的几个郎,确实只有老苏家那几个曾经在林溪镇学读过几年书。

    不管他们现在头上有没有功名,不管他们到底都学了些什么,记住些什么,总之人家读过书那却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在苏富贵的眼里,他家那两个儿子虽然没能读出个名堂,可他家不是还有个曾经的童生孙子嘛,像葛山村这样的村学,能有个童生当先生已经很能说得过去了。

    没看这十里八村的也就葛山村办了个村学嘛,那还不是因为他苏富贵培育出苏诚志这个秀才才有的局面。

    苏富贵在柳东林面前那是真正的厚颜无耻,将苏诚志这个秀才再次归为自己的功劳,甚至妄想以此要挟苏诚志,最终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将苏泽凡塞进村学当夫子。

    至于那两个儿子苏富贵心里清楚得很,已经多年不摸书本,先生教的那点东西早就被他们还给先生了,如今拿出来说道不过是为了给苏泽凡当垫脚石。

    苏富贵抱定一个信念,那就是磨得柳东林答应在苏诚志去府城应试的这几日让苏泽凡“代课”,那么他能断定苏诚志回来以后拉不下那个脸将苏泽凡赶出村学?

    如此一来苏泽凡可就成了村学的先生了。

    苏富贵也不想想,苏泽凡是为了什么被革除童生取消院试考试资格的?

    苏泽凡那样的品性还敢肖想村学的先生一职,也就老苏家能开得这个口!

    苏云朵怎么可能让苏富贵的如意盘算得逞?!

    “爹难道没听说过有人想替你代课?”苏云朵低着头沉默半晌,再抬起头来看向苏诚志的目光中似带上了丝丝失望,令苏诚志的心里不由微微一窒。

    苏云朵眸底那丝丝似有若无的失望,让苏诚志顿觉无地自容。

    可他刚才那个答案的确只是他心中的想法,苏富贵想让苏泽凡代课的事,他自然是知道的。

    可是这事就算他肯答应,柳东林和七叔公等人也不会答应,村学那些孩子的家长更不会答应,更何况他从来没想过要让苏泽凡进村学当夫子。

    苏泽凡是什么样的品性,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若让苏泽凡来当夫子给这些孩子启蒙,倒不如直接关了葛山村的村学,他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苏泽凡带坏葛山村的子孙后代以及附近村庄来葛山村的孩子们。

    村学的这些孩子就算都不是的料,那也是各家的未来和希望。

    苏诚志的脸上闪过一丝难堪,那日柳东林告诉他的时候,他是真的再次领教了苏富贵的厚颜。

    对待这件事,苏诚志自有自己的立场,他的脸色瞬间就显得严肃了几分,看着苏云朵认真地说道:“自然听说了!别说村长他们不答应,就算村长他们答应了,我也不会同意,除非我再也不是村学的先生。

    放心吧,你爹没那么糊涂,村长他们也没那么糊涂!若真让凡哥儿到村学当先生,那可真正是坏了咱葛山村的名声!”

    苏云朵十分意外,她没想到苏诚志在这件事情上会如此坚决。

    不过想想也对,苏泽凡在他拿着家里的血汗钱去**的那一刻,注定斯文扫地,就算他学问再好,也不配当先生,更何况就他那点学问有几斤几两,苏诚志最清楚不过,那都是他费了心血硬堆砌起来的。

    “那爹爹可知道,村里村外有人在传,你为了自己考试,压根就没想过要好好教学。”苏云朵小脸板板,已经看不到一丝笑容。

    那些流言苏诚志自然也知道,又是谁在背后传他大概心里也有数,可是他自认问心无愧,那些孩子不过刚进村学半个月,又不是什么天才,就想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会背会写,可能吗?

    “流言止于智者,朵朵又何必挂在心上?”苏诚志伸出手想摸了摸苏云朵的小脸,手伸到半空却又收了回去,略显尴尬地轻咳一声道。

    虽然是亲父女,可苏云朵到底已经十四岁,再伸手摸她的脸已经不合适了!

    苏云朵只当没看到苏诚志眼底的尴尬,继续阐明自己的想法。

    苏云朵的意思很明确,既然收了孩子们的束脩,苏诚志就得负责教导好这些孩子。

    苏诚志的测试不能不去,村学也不能因此停课。

    与其给老苏家留下攻击苏诚志的把柄,倒不如他们自己找个妥当的人来当这个代课夫子,老大夫带来的人正好弥补了这个空档,也正好彻底杜绝苏富贵的那点小心思。

    “咱们知道老神医的徒子徒孙都是有学问有见识的,可别人不一定相信,咱们又如何堵住悠悠众口?”苏诚志的眉头紧了松松了又紧。

    “这个你就放心吧,我那小徒儿可是有功名在身的,难不成他堂堂举人还当不了小毛头们的启蒙先生?”突然屋外传来老大夫不满的哼哼声。

    老大夫的话惊得苏诚志差点一屁股坐倒在地上,他是真的没想到那个很少开口说话的年轻人居然还是个举人!

    苏云朵也是吃了一惊,她向老大夫提起代课一事的时候,老大夫只说他可以给她一个人,保证没人敢提出质疑,却没想到老大夫给她如此大的一个惊喜。

    只是不知道这个叫孙宏飞的年轻人,明明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举人了,为何放弃仕途跟着老大夫学医,真是令人难解!

    经过老大夫的述说,苏云朵才知道这个孙宏飞,是京中书香人家的长房嫡幼子,十六岁时生了一场大病让他对医道着了迷。

    孙家世代书香,家里叔伯兄弟个个正经人,出仕的也不在少数,孙宏飞的长兄更是年青有为,弱冠之年高中状元,如今尚不足而立之年就已经官居五品。

    其实孙宏飞本人一点儿也不比他的长兄差,完全可以用出类拔萃来形容,在舞勺之年就考取秀才功名,家里长辈因其年龄尚特地让他多读几年书夯实基础,以其来年一举高中步长兄后尘,为家族赢一门双状元的无上荣耀。

    偏偏在这样关键的时刻,一场重病让孙宏飞放下书本,粘着他的救命恩人也就是他现在的师爷孔老大夫学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