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秀才家的俏长女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看门狗

第一百二十一章 看门狗

    今日的早饭与昨日不同,完全是按两位表哥的口味做的,除了一锅香浓味美的面疙瘩汤,还有夹了香肠咸肉和芽苗菜的馍。

    面疙瘩汤是苏泽轩的手艺,让苏云朵没想到的是,苏泽轩聪明勤劳会读书,而且学啥都快。

    如何做面疙瘩汤好吃,虽然是苏云朵教给他的,这锅里的面疙瘩其滋味却比苏云朵自己做的更上一层楼。

    夹肉的馍倒是苏云朵的手艺,里面加了些许自酿的醪糟让馍其蓬松又略带点甜甜的酒味,夹着按一定比例调配的香肠咸肉和芽苗菜,一口咬下去那滋味别提有多美。

    这不,刚刚被苏泽轩喊起来的苏泽臣,一脸睡意朦胧被苏泽轩牵进厨房,只见他半眯着眼睛小鼻子嗅了嗅,刹那间就睁大了眼睛直扑香味的来源,惊得苏泽轩一把将他拉住。

    “看把你馋的!还不赶紧去洗漱?!”苏泽臣这个吃货模样令苏云朵又好笑又好气,伸手在苏泽臣的脑门上轻轻点了点,故作气恼地斥道。

    苏泽臣吐了吐舌头,由着苏泽轩牵着他去一旁洗漱,眼睛却一直没从夹了肉和菜的馍上移开。

    今日宁忠平叔侄回来的很快,巳时三刻左右就听到了外面马车的声音,其中还夹杂着狗的叫声,随即就听到正在院子里玩耍的苏泽臣惊喜的尖叫声。

    正在屋里陪着宁氏做针线的苏云朵不由微微一惊,随即脸上绽开笑容,她没想到宁忠平他们今日回来得这么快,更没想到她还没得及与宁忠平商量,宁忠平就给他们家带狗狗来了。

    原本想着他们最早也得到午初才能回来,她还准备再等一刻钟再去弄饭,看来她估计错误。

    苏泽臣的尖叫不但把苏云朵和宁氏给引了出来,也将苏诚志还有柳玉书等人也给引了出来。

    “爹,小舅给咱家带了两只狗!”苏泽臣指了指宁忠平牵着进来的狗,伸出两个手指比划着,那个兴奋的样子真是难以形容。

    两只?听狗叫的声音的确应该是两只,可是宁忠平手上明明只牵了一只狗。

    苏云朵正疑惑着,紧跟着宁忠平进来的是牵着马的宁华丰和抱着只小奶狗的宁华安,还真是两只狗啊!

    苏云朵还没有所表示,只觉得胳臂上一紧,侧头却见宁氏正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胳臂,脸上微微发白。

    “娘,你可是哪里不舒服?”苏云朵心头一惊,手就摸上宁氏手腕上的脉,片刻之后才松了口气,还好,除了脉动快了些许并无什么异常。

    此时却听宁忠平说道:“姐夫,你这院子离村里远了些,我就向朋友要了只看门狗。本来早就应该送来,前些日子我那朋友正好出门不在家。这不,昨日刚回来,就赶紧给我送家去了,还多送了只才两个月的小奶狗,正好可以给臣哥儿玩。”

    宁忠平一边说着话,一边将牵着的那只狗找了个地儿栓了起来。

    刚看到狗的时候,苏云朵的心里真是又惊又喜,对这个小舅更是生出一种叫做膜拜的感觉来。

    自从住进这个院子,苏云朵就有养狗的打算,只不过她从来没与人提起过。

    再说开始的时候,他们家连人都无法保证温饱,就算有狗,苏云朵也养不起。

    待日子慢慢过起来觉得有能力养只狗的时候,事情却一茬接一茬,苏云朵还真把养狗的事儿给忘脑后去了。

    当然按苏云朵个人的意思,找两只小奶狗慢慢养着更妥帖。

    宁忠平栓在一旁的那只狗,一看就是已经成年的狗而且有些凶,虽然它远没有那只小奶狗叫得凶,可是一眼看着就让苏云朵想起前世里见过的狼狗,难怪宁氏会紧张的脸色发白了,这样的狗也不知能不能养得住家!

    将宁氏交给苏诚志,苏云朵围着那只大狗转了几圈,这狗对着靠近它的苏云朵又是呼又是扑,看着很有几分吓人。

    宁氏早就吓得连声提醒宁忠平拉住那只狗,又喝斥苏云朵不可靠近。

    苏诚志等人也被那狗的凶样惊得连声惊呼,生怕苏云朵再这样转下去被狗给咬了。

    见自己的行为吓坏了爹娘,苏云朵真不好意思再这样转下去了,在离狗几步远的地方站住,静静地盯着狗狗看了又看。

    没有了苏云朵的“挑衅”,狗也在宁忠平的喝斥下渐渐安静下来。

    这狗虽然与记忆中的狼狗有些差异,可是一试之下其凶狠程度并不比狼狗弱,虽然狗在宁忠平的喝斥安抚下渐渐安静下来。

    苏云朵越看越觉得这条狗像狼狗就更加不敢再造次了,不但自觉地往后退了两步,让自己离狗足有两丈远,还特地叮嘱两位弟弟也离狗狗远些。

    这个世界可没有什么狂犬疫苗,要是被狗狗咬了,她到哪里找预防狂犬病的药呢!

    “舅,这可真是太好了!我还真发愁要到哪里找条狗看家呢!只是这狗狗都这么大了,能养得住家吗?”苏云朵先表达自己惊喜的心情,然后直言相告自己的疑惑。

    宁忠平笑着点点头:“昨晚我特地去朋友家问了他,这狗是我那朋友刚从外地带回来的,什么品种他说不上来,只说性子有些野也有些凶却也容易养,慢慢熟悉就好了。

    每日最好给它吃些骨头……”

    说到这里宁忠平这才觉得有些不妥,若非陆瑾康将他们猎得的野物大部分留了下来,姐夫家只怕连荤腥都难得沾,又哪里有什么骨头来喂狗,不由羞赧一笑:“咱先栓着养它几日看看,实在不行就还给他。”

    宁忠平不曾明说的是,他朋友原本只肯给他那只小奶狗,这只大狗可是他特地要来的。

    这样的狗他也就是在镇国公府见过,绝对是看门的好狗,所以一眼看中了硬是要了来,倒是忘记了苏家的实在情况。

    “行,那就先养着看看,如果真养不住,到时还是还给人家吧。这样的狗想必也是很难得的!”苏云朵心里是很希望这条能够留下来,可是这得随缘勉强不得。

    再说苏云朵看出无论苏诚志还是宁氏对这条狗似乎都有些排斥,若他们真的接受不了,她也不就更不想勉强,毕竟这不是她一个人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