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秀才家的俏长女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客如潮(月票加更)

第一百一十二章 客如潮(月票加更)

    钱秉泰本想喊小二来,让小二将背篓送去厨房,想了想还是决定自己亲自拎着背篓去厨房走一趟,对醉仙楼来说这些菜实在太宝贵了!

    苏云朵这背篓里也就二十斤左右的菜,分别是十斤翠绿幼嫩的鸡毛菜秧和十斤水灵灵的韭菜,都是这个季节难得一见的蔬菜。

    当钱秉泰将背篓送进厨房,果然引起厨房一阵轰动。

    小心翼翼将背篓清空,钱秉泰在大厨师的耳边轻轻嘀咕了几句,大厨师连连点头,菜就这么多,那真是一点儿都不能浪费。

    钱秉泰将背篓交给苏云朵,亲自送苏云朵出门,这才向几个小二招了招手,一番耳提面命,小二们就在食客中间穿插,很快醉仙楼有新鲜蔬菜的消息就在秀水县城传来了。

    苏云朵需要买的东西并不多,除了给宁氏买了些红糖糯米之类的东西,她又特地给苏诚志和苏泽轩各买了一套文房四宝,虽然都不是什么精致货,却比家里的要好多了。

    当然既然来了县城,自然也少不得给苏泽臣买些糖果点心,想了想又给苏泽臣买了两本描红本一本蒙书,算了算花了快五两银子。

    眼角扫到路边摊子上的铜镜,咬了咬还是买了下来,又磨着卖铜镜的小子老板送了她一把木梳一把篦子,这才心满意足地回了醉仙楼。

    让苏云朵吃惊的是,她离开也不过半个时辰,此时的醉仙楼人头攒动,大堂里已是座无虚席,外面还有如潮的食客蜂拥而来。

    若非门头的确写的是醉仙楼三个字,苏云朵还真以为自己走错地方了呢。

    “清炒韭菜来了”随着小二清脆的声音,一股清香在大堂里流转开来,随即而来的是一声声吸口水的哧溜声,令苏云朵想起苏泽臣那个小馋猫,嘴角不由挑了挑。

    哧溜声过后,就是一个接一个或点菜或加菜的喊声,忙得小二脚不停地滴溜溜地转。

    苏云朵的眉头不由微微皱了起来,她今日只带了那么点菜,若是不加以控制只怕结果会适得其反。

    苏云朵能想到的,钱秉泰自然早就想到了,只听其中一个小二高声道:“各位客官请见谅,今日送来的新鲜菜并不多,只有韭菜三十份,鸡毛菜做的汤品五十份。明日起本酒楼将会适当加大供应量,还会有其他新鲜蔬菜供应,想吃新鲜菜的客官可以到掌柜那里进行预订。”

    站在柜台内的钱秉泰瞬间就被人潮给淹没了。

    看到这样的情景,苏云朵想了想决定先退出醉仙楼,待宁忠平来了再进去,却不想小二已经看到了人群后的苏云朵,赶紧过来要请苏云朵上楼。

    苏云朵摇了摇头拒绝了小二的好意:“你且去忙吧,我在外面等等我舅。”

    外面虽然冷了些,倒也不是不能忍耐,再说刚出了门,苏云朵就已经看到了从县衙那边过来的宁忠平。

    “你怎地不在里面等?”宁忠平一拉缰绳,马车就停在了苏云朵面前,跳下轩辕皱眉道。

    苏云朵笑眯眯地指了指客似云涌的醉仙楼,宁忠平这才发现今日的醉仙楼异常红火,不由惊讶地问了一句:“今日是有人在醉仙楼办宴吗?怎地这许多人?”

    苏云朵看了眼马车,宁忠平这才想起得先与苏云朵说说今日办事的情况以及榴东林的去向:“事儿已经办妥了,柳大哥遇见个熟人,说待会再带人来醉仙楼汇合,让咱先点了菜。”

    这真是太好了,正好给了他们与钱秉泰签约的时间!

    苏云朵要与钱秉泰签订蔬菜的供应合约,自然要有个良好的环境,恰好苏云朵也要在醉仙楼宴请县衙的官差,于是就让钱秉泰将这个雅间留了出来。

    钱秉泰听说苏云朵要在醉仙楼宴客,而且宴请的还是县衙的官差,自然求之不得。

    苏云朵在离开醉仙楼去购物之前,已经预先点了一桌酒菜,其中自然少不了芽苗菜和今日刚刚送来的新鲜蔬菜。

    小二看到酒楼前的苏云朵和宁忠平,赶紧出来,一边让人将马车赶去后院给马喂食,他自己则亲自迎了两人上楼。

    这会儿钱秉泰正忙着应对预约饭局的食客,也只来得及给苏云朵和宁忠平一个抱歉的眼神。

    苏云朵和宁忠平自然不会怪钱秉泰怠慢,醉仙楼生意好,苏云朵与钱秉泰之间的合作才能更加紧密,山坳子的收益才能更多。

    “看醉仙楼这架势,那山坳子里的菜能供应上吗?”宁忠平的心里虽然也十分高兴,可是心里却少不了有些担心。

    “舅,我是这样想的,你看合适不?”苏云朵端起茶杯倒了点水在桌上,然后一边画一边轻声与宁忠平说起她对山坳子的改造计划。

    “这样倒是个不错的主意,只是这样一来,那个秘密很快就保不住了。”宁忠平将苏云朵的计划在心里细细思量,半晌微捻着浓眉道。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与其遮遮隐隐,倒不如大大方方地将这事放到明面上。那个山坳又不是才出现在那里,葛山村也不是今日才有人烟。山坳的秘密为我所知,只能说明我有眼光!再说了,如今整个后山坡都是我家的产业,我开发自家的产业,谁又能奈我何?”苏云朵可没那么多的顾虑,说出的话带着从未有过的霸气。

    宁忠平默默地看着苏云朵,半晌露齿一笑,伸手轻轻拍了拍苏云朵的脑袋:“还是看得分明,倒是小舅着相了!”

    这么些年,苏诚志最让宁忠平气恼的一点就是顾虑这顾虑那,结果让妻子儿女陪着他过着苦哈哈的日子,他怎能向以前的苏诚志靠拢呢?!

    支持苏云朵,而且还是坚定不移地支持,那才是他这个当舅舅必须要做的事!

    “那咱回去就着手此事,嗯,在动手前,还得请小舅把把关,咱俩细细盘算一下,务必要将那个泉眼用到极致!”苏云朵握了握拳头。

    舅甥俩头碰着头又开始用茶水在桌上画了起来,两人正说得起劲,门上传来几声轻轻地敲门声。

    两人相视一眼,苏云朵不慌不忙地拿过一块干净的抹布,抹去桌上的痕迹,宁忠平则对门说了声“请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