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秀才家的俏长女 > 第五十章 谎言

    苏云朵知道乡下人特别是他们这种靠山吃山的村民,大多略懂些普通草药的药性,而苏云朵这具身体的原主也的确看过些医书,虽然没学到什么,与一般乡下人比起来自然要懂得多些,这大概也正是苏诚志那么轻而易举就相信了苏云朵的原因。

    为了加重自己和弟弟们在苏诚志心中的地位和分量,苏云朵决定只要抓到机会随时给苏诚志添把火。

    既然苏诚志已然感觉出来药方的区别,苏云朵也不再隐瞒:“我……爹爹的药方,我只调整了些许,抓药的时候也请药房的大夫看过确定都是对爹爹的病有益的。”

    苏诚志不由点了点头,他这个女儿虽然性子怯了些,真的是个顶顶聪慧的孩子,这个时候苏诚志也就是个普通的父亲,在他的眼里苏云朵就是这天下最好的孩子。

    回味上午柳东林来家与他商谈前苏云朵给他喝的那杯水,苏诚志的脑子里突然一闪,目带惊讶地看向苏云朵:“若爹爹没猜错上午那杯水用了参,参从何来?”

    苏云朵脸上微微一僵,她真没想到苏诚志的味觉也如此敏锐居然能品出参的味道,上午的参须她是加在了那碗汤药中而且只用了一根参须。

    是用谎话敷衍苏诚志还是实话实说,一时间苏云朵有些难以决断。

    苏云朵的迟疑令苏诚志眉头皱了起来,紧抿着嘴严肃地逼视着苏云朵,家里这样的情形,哪里有余力买参?

    苏诚志的目光令苏云朵放弃了用谎言掩盖真相的打算,决定还是实话实说,毕竟谎言说多了圆起来实在太累人!

    当然这事儿该如何告诉苏诚志还得需要一点儿技巧,苏云朵快速在心里计较一番。

    不过只是片刻的迟疑,苏云朵就从怀里拿出那根包得严严实实的人参,一层层打开将参展露在苏面前。

    参真的不大,也许还不到百年,从参的完整性来看,挖参的人极其仔细,展露地苏面前的参除了少了根须可以说完好无损。

    从参的新鲜程度来看,这参挖出来的时候很短,大概也就是这一两天的时间。

    难道是苏云朵背着从柳东亭那里要的参?

    这实在有些过了,柳东亭家里也不宽裕,这根参虽然最多百年,可是总归也是参,若是送去药房怎么说也能换些几两银子回来。

    苏云朵那怯生生一付犯了错求放过的模样,似乎更坐实了苏诚志心头的猜测,正要斥责苏云朵,却见苏云朵小嘴儿微微一嘟道:“这参是前日我自己在山里挖的。”

    自己在山里挖的?苏诚志的心里猛地一跳,脸顿时变了色,他在葛山村生活了近三十年,自然再清楚不过,不进深山哪来的参?!

    “你,你一个人进了深山?”苏诚志不但脸色变了,连声音都变了!

    苏云朵连连摇头,她哪里敢承认自己进过深山,那还不得把苏诚志急死气死?!

    “爹爹莫急,我没去深山,我发誓!”为了安抚苏诚志,苏云朵发起誓来还真是脸不红心不跳,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惊讶。

    “没进深山哪里有参让你挖?!”虽然苏云朵神色坦然,苏诚志依然没那么容易糊弄。

    他又不是一般的读书人,不说考中秀才之前,就是在他考中秀才成了镇上学堂的夫子以后,农忙和休沐的时候依然需要下地干活上山砍柴,一些基本的常识他并不比活了两世的苏云朵弱。

    “我真的没进深山,只能说老天怜惜我给了我好运气,捡菇的时候,在一丛灌木底下发现这根参的。”苏云朵这话自然是半真半假,心里也是不由一声叹息,说好的不说谎,结果还是说了谎,要长长鼻子了!

    这是不得已的谎言,是善意的谎言,等哪日苏诚志知道真相,想必应该能原谅她的……吧。

    苏诚志的眼睛盯着苏云朵,不放过苏云朵一任何表情,好在苏云朵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那坦然而确凿的模样,令苏诚志不得不相信她的话,也幸亏原主是个从来不说谎的好宝宝,才能让苏云朵顺利骗过苏诚志。

    饶是如此,苏诚志还是教训了苏云朵几句,直到外面传来柳东林的声音。

    父女俩相视一眼,苏云朵赶紧迎了出去,却见柳东林独自一人进了院子。

    “村长大伯,可是我爷和大伯从县城回来了?”虽然只看到柳东林一人,苏云朵还是一付惊喜的模样问道。

    没想到柳东林却点了点头:“他们刚回来,说好了再有一刻钟过来这里,云朵丫头你准备准备吧。”

    苏云朵的心里略有些失望,她的老宅之行就这样又一次被阻断了!

    说准备其实也没什么好准备的,这个家就那么点东西,长凳倒有两条,只是桌子却少了条腿的,喝水的碗就只能用他们一家吃饭的碗凑合着用了。

    苏云朵赶紧又进了苏诚志的屋,那两只量米的碗还得派上用场。

    得知苏富贵他们很快就会过来,苏诚志没再躺下,苏云朵想了想从自己的屋里抱来那床又薄又硬的被子放在苏诚志后背,让他能够坐得更舒服一些。

    柳东林帮着苏云朵姐弟将那张缺腿的桌子抬到了院子里,看着缺了腿的桌子,不由长长叹了口气,去柴房找了根结实的木头用砍刀劈开,敲敲打打总算让桌子能够找到平衡。

    趁着柳东林修桌子的时间,苏云朵姐弟赶紧去厨房烧水备碗。

    苏云朵又掰了根参须给苏诚志熬汤喝下去,怎么也得让他有精力与苏富贵等人周旋。

    一番准备院子里井然有序,苏诚志也精神了许多,而苏富贵和苏大志还有林陆虎一行人也总算姗姗而来。

    几个人站在院外往院子里看了又看,确定苏诚志不在院子里,这才在后面的七叔公和袁大山等人的催促下犹犹豫豫地跨进了院子。

    一进院子首先看到就是苏云朵,她就那么大咧咧地站在院子里看着他们,苏富贵和苏大志的看向她的眼神就如同带了把刀一般,却没想到一向怯懦的苏云朵却坦然地接受了他们的目光,清澈的眼睛里看不到一丝怯懦和畏惧。

    这贱丫头果真变了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