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秀才家的俏长女 > 第三十五章 那你又是什么

第三十五章 那你又是什么

    苏云英和杨氏冲过来二话不说,就要对苏云朵动手,苏云朵哪里会让她们得手,只见她将手上的木柴往胸前一横,那气势与苏云朵留给大家的印象完全不同。

    昨天已经在苏云朵手上吃过亏的苏云英立马刹住的脚,杨氏则直接冲到了苏云朵的面前,伸手就往苏云朵的脸上招呼。

    苏云朵知道这里不是现代,就算现代作为晚辈也不好对长辈动手,杨氏这一巴掌能招呼到苏云朵脸上吗?

    自然不能!

    现在的苏云朵早就不是那个任人宰割的苏云朵,岂会站在那里凭杨氏想打就打?

    只见她的身子轻轻一晃,杨氏的巴掌自然落了空,不但巴掌落空,杨氏因为用力过度没能收住脚,直接就往一旁倒去。

    苏云朵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嘲讽的笑意,手脚却不慢,无论如何她也不能让杨氏倒在自己面前,于是一边伸手拉住杨氏一边惊惶地喊道:“奶,小心!”

    待杨氏稳住身子,再看苏云朵的时候,苏云朵已经抱着吓傻了的苏泽臣退开离她足有五步远。

    杨氏惊讶地看着不远处一手抱着苏泽臣一手拿着根木柴好整以暇地看着她的苏云朵,什么时候这贱丫头怎么机灵了?!

    杨氏的心头闪过一丝疑惑,却在听到苏泽良虚张声势的哭嚎声时将这丝疑惑全都抛在了脑后,一手叉腰一手指着苏云朵气势汹汹地骂了起来:“你个没教养的贱丫头,小二子是你堂弟,你居然下得了狠手打他,你这贱丫头还有没有良心?!”

    良心?呵呵,杨氏也配说良心二字?!老宅的良心早都被狗吃了!

    这些年苏家若非有苏诚志和宁氏撑着,还不知落败到何种境地。

    两老的自认为自己年龄大了要享福,除了把家里的钱捏在自己手心里,啥事不干。

    大房一家子要么懒惰要么刁钻,除了早两年已经出嫁的大堂姐苏云玲,没一个好东西,包括那个考中了童生的苏泽凡。

    别以为苏云朵不知道,如果没有苏诚志一直盯着并指导苏泽凡,就凭苏泽凡那块朽木也想考秀才,做梦去吧!

    唯一有些良心的也就二伯苏二志,偏偏杨氏做主给苏二志娶了个凶悍又自私的余氏,渐渐地苏二志也被同化了,这次连苏诚志这一房被扫地出门,他连句话都没有。

    更别说那个已经出嫁的姑姑苏姝了,那可就是一个只进不出自私又贪婪的女人,说句不中听的话那就是有其母必有其女,与杨氏一个德性,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苏云朵在心里冷一笑暗自怼了杨氏一句,脸上却露出一个极其委屈的表情:“奶说我对苏小二下狠手,奶可看到苏小二身上有伤?就算我对苏小二动了手,奶可否先问问原委?苏小二是奶的孙子,难不成苏小五就不是奶的孙子了?!”

    苏泽良是苏云朵这辈兄弟中行二,苏泽臣行五。

    苏云朵一边说一边将苏泽臣的脸露出来给大家看,只见苏泽臣白净的小脸青一块紫一块,任谁都能看出来是刚被人打的。

    被谁打?那还用说嘛,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还在地上打滚虚张声势的苏泽良。

    村里的乡亲就算不记得苏泽臣到底几岁,这大小还是能够比较出来的,苏云朵直接按排行来称呼,更是点破了这两人之间的年龄差距,显然苏泽臣比苏泽良要小太多了,作为堂兄,苏泽良是怎么下得去手的?!

    鄙夷、不屑的目光,让苏泽良有些演不下去了,可事到如今,他不往下演也不行,于是他指着苏云朵手上的木柴控诉苏云朵对他犯下的“恶行”:“我不过就是推了那小贱种一把,是他自己没站稳扑倒在地,怪我啊!”

    “苏小六是贱种,请问苏小二,那你又是什么?!”苏云朵杏眼圆瞪。

    杨氏骂她莫过贱丫头的时候,苏云朵就想怼回去,只不过考虑上下尊卑只能硬生生地忍下来,可是苏泽良指着苏泽臣骂贱种,自然是不能再忍,也无需再忍。

    “你是贱丫头,苏小六是贱种,你们一家都是贱人!”苏泽良指着抱着苏泽臣的苏云朵恶狠狠地骂道。

    苏云朵冷冷地看了眼破口大骂的苏泽良,转向杨氏时脸上已经换成了一会悲恸欲绝的表情:“奶,你就任由苏小二这样骂我们一家,难道我爹不是你的儿子,我们不是你的孙子孙女?”

    几乎所有的目光都随着苏云朵投向杨氏,因为苏家老宅对苏诚志这一房的态度,村里的乡亲早就有疑惑和各种猜测。

    杨氏的脸抽了又抽,半晌才把老脸一沉对着苏泽良喝道:“小二子你给我闭嘴!”然后转向苏云朵质问道:“就算小二子有错,你就能打他了吗?”

    “我不过只是用木柴这样轻轻点了苏小二踢过来的腿,是他自己顾前不顾后,才会重心不稳跌倒在地,这怎么能怪我?”苏云朵一脸委屈地用手上的拿着木柴轻轻比划了一下,那轻飘飘的动作让人看着满地打滚的苏泽良直摇头。

    苏云朵刚才点倒苏泽良时,看到的人也不在少数,除了几个与苏泽良一起取乐的男孩子,还有听到苏泽臣哭声过来看动静的妇人。

    听苏云朵这么一说,不由地纷纷点头,还有个妇人大声地斥责苏泽良:“小二子,我记得你比小五大多有五六岁吧,做哥哥就应该带弟弟玩,怎么能欺负弟弟呢?唉,若人人都像你,咱们葛山村的风气可就要坏了!”

    那些刚刚过来看热闹的乡亲不明就里,自然就向其他人打听事件的始末,于是那几个跟着苏泽良取乐的男孩子你一言我一语地说开了。

    “苏小二不但推了小五一把,还用脚踢他了,还骂小六的爹是痨病鬼。”

    “苏小二说小五的爹很快就要死了,说小五也是个痨病鬼,他就不该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苏小二还说,小五家里所有的人都不应该出门,否则会将痨病带给大家的。”

    “……”

    听了这些男孩子的话,几乎所有的人都往后退了一步,苏云英仿佛得了神示一般,恶狠狠地盯着苏云朵大声道:“没错!既然三叔得了肺痨,你们一家就不该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