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秀才家的俏长女 > 第十三章 病爹孕娘(上)

第十三章 病爹孕娘(上)

    被魏氏搀扶着的宁氏执意要进苏诚志的屋,正在给苏诚志喂水的苏云朵,赶紧起身将宁氏挡在门前。

    虽然她有把握判定苏诚志所患并非肺痨,可是风寒也是会传染的,为了宁氏肚子里的新生命自然不能让宁氏进门,再说院子里还有刚才帮助他们的人,怎么说也得先谢过他们才是。

    只是宁氏此时全身心都落在苏诚志身上,压根就没想那么多,作为家中长女,苏云朵却不能再袖手旁观,尽管屋里的咳嗽声令苏云朵焦心不已,她却知道自己不能慌乱,因此落在他人眼里此时年仅十二的苏云朵显得相当沉静,令人不由觉得这破败的家子隐约有了一线希望。

    苏云朵伸手扶住宁氏,在她的胳臂上不轻不重地也捏了捏:“娘,你身子重,别操心,只照顾好自己,爹爹这里有我,你放心,爹爹会没事的!”

    说完看了眼一直扶着宁氏的魏氏,然后大声吩咐苏泽轩:“大弟,你快去厨房给叔叔伯伯们端水洗洗手。”

    “对对对,赶紧让大家洗洗手。”宁氏被苏云朵那边一捏,心神总算缓了过来,赶紧跟着苏云朵说道,眼睛却透过门上挂着的草帘子直直望向屋里努力压抑着咳嗽却怎么也压不住的的苏诚志。

    对于宁氏的表现,苏云朵的心里十分无力,只得选择无视,任由宁氏看着苏诚志默默流泪。

    趁着大家洗手的空挡,苏云朵对着站在院子里与村民说话的柳东林弯腰施了施礼:“今日多亏村长大伯和大娘还有各位叔叔伯伯出手帮忙,待我爹好了,一定亲自登门道谢。”

    魏氏隔着草编的门帘往里看了一眼,在心里叹了口气,就苏诚志那个身子骨,就算不是肺痨,今日连续两次吐血,真不知道能否好起来。

    只是这样的话魏氏自然不忍心说出口,只是对着苏云朵露出一个慈和的笑容:“看你这孩子,什么道谢不道谢的,只要你们以后把日子过起来,我和你大伯就安心了。”

    虽然苏云朵让苏泽轩端来了艾草熬制的水给大家净了手,但是大家对苏诚志的病情到底还是有所顾忌,略站了片刻纷纷散去。

    魏氏将宁氏扶回屋里,好言好语劝了许久,这才起身准备告辞。

    正在厨房安排煎药熬粥的苏云朵赶紧从厨房出来,一直将柳东林夫妇送出院子,自然又是一番千恩万谢,这才目送两人离开。

    送走柳东林夫妇,苏云朵先进苏诚志的屋,见他睁着无神的眼睛定定地看着房梁,心里不由一个咯噔,这人不会没了活下去的勇气了吧,赶紧上前一步:“爹爹,你现在觉得如何?要不,请柳大夫来看看?”

    柳大夫是葛山村的赤脚大夫,医术一般,不过因为葛山村里林溪镇有点远,因此平日村里乡亲有个头疼脑热都是找他开药抓药倒也方便。

    苏诚志收回目光,对着苏云朵摇了摇头:“不用麻烦柳大夫,咳……我,咳……今日……虽然吐了两口血,不知为何心头反倒觉得松快了一些。”

    苏云朵仿佛被惊喜给击中了,欣喜若狂地盯着苏诚志看了半晌,这才露出一个极为明快的笑容:“真的吗?这样说来,爹爹这两口血应该是将心头的郁结给吐出来了。我就说嘛,爹爹一定会好起来的!爹爹只管安心养病,莫忧心家里的事,只要爹爹好起来,咱们家的日子才能过起来,我和娘还有弟弟们可不能没有爹!”

    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替苏诚志掖了掖被角,然后继续絮絮叨叨:“刚才看着爹爹吐血昏倒,可把我们都给吓坏了,娘差点跟着厥过去。爹爹你可是咱家里的主心骨,爹爹要赶紧好起来。听娘说,娘生我们几个的时候,爹爹都不在她身边,再有两个月娘就要生了,爹爹这次一定要陪在娘身边亲自迎接小弟弟的诞生……”

    看着一向沉默胆怯的苏云朵难得地表现得活泼开朗,苏诚志的嘴角往上勾了勾,心里却有些发苦。

    此时此刻,他心头的确宽松了许多,可是自己的身子骨自己最清楚,亏空得太多了,哪里是说好就能好,只与苏云朵说了这么一会子话,他已经深感到病休难支。

    苏云朵看出苏诚志的倦怠自然见好就收,再次伸手替苏诚志掖了掖被角,用欢快的语气道:“爹爹且先安心休息,我这去告诉娘亲这个好消息,再有半个时辰药和粥就都好了,对了,今日柳大伯给咱们家送些白米,爹爹喝了白米粥身子定然会好得更快。”

    看着苏诚志闭上眼睛,虽然呼吸依然厚重,时不时也会咳嗽一声,可是苏云朵觉得他们家已经有了新的希望。

    放轻脚步从苏诚志的屋里出来,苏云朵在院子里站了片刻,看了眼宁氏所在的那间屋,想了想还是先去了趟厨房。

    很快厨房里冒出阵阵烟雾,那是苏云朵用干燥的艾草给自己做烟熏消毒呢!

    等苏云朵再从厨房出来,她已经净了手脸,虽然没有换下身上的衣裳,不过清丽的小脸上却已经显得清清爽爽。

    端着一碗米汤,苏云朵进了宁氏所在那屋,只见苏泽臣抓着宁氏的手已经睡着了,而宁氏则白着张脸坐在床沿发呆。

    苏云朵的心里好一番无奈,这个娘亲实在太过柔弱了,看她这个样子,如果苏诚志真有个三长两短,只怕会丢下儿女直接跟着苏诚志去了!

    看了眼宁氏高高隆起的肚子,苏云朵也不由惊叹这个孩子的顽强,这半个月的时间宁氏的情绪大起大落,这孩子却稳稳地留在宁氏的肚子里,如此稳若磐石未来必定是个有大出息的!

    暗自与宁氏肚子里的弟弟打了个招呼,苏云朵的心思转向宁氏,在心里叹了口气,无论如何得安抚好宁氏才行。

    苏云朵来到宁氏身边,抓住宁氏的手。

    感觉到宁氏的手几乎没有什么温度,苏云朵的心里不由一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