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妻难追:总裁老公甜蜜爱 > 第631章 没有办法接受的事实

第631章 没有办法接受的事实

    其中,简单明显受伤严重,被郝校抱在怀里。

    而从集训岛出来的同一批对手此刻已经明显少了一半。

    看来,他们已经比试完一场了。

    看到简单身上的伤,安书瑶担心,要走过去查看,“简单,你”

    肩膀被守在角落走上前的保镖扣住,小声提醒道:“阿思小姐,现在是你的主场,你要专心听主持人讲话,不转乱动。”

    也没听到主持人说了什么,观众席位置的观众兴奋的大叫,声势浩大,震耳欲聋。

    安书瑶没理会那么多,看向简单,大声询问道:“简单,你的伤没事吧?”

    简单明显很虚弱,没有力气和她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郝校回应她,“你放心吧,简单没事,就是被纠缠太久累到了,休息一会儿就好。”

    她松了口气,“那就好。”

    随后,看到迟严风担心的目光。

    她朝他点了点头,眼泪也在眼眶中打转,“放心吧,我可以的。”

    所有人都以为钟天成会护着她,以为她根本不需要出场,可谁能想到,她竟然是第一轮的压轴。

    压轴,就代表有好戏,迟严风的眉心皱起的能夹死一只苍蝇,大脑飞速运转着,他要怎么办才能救下安书瑶。

    同样担忧的,还有其他几个人,尤其是冷萧然。

    这会儿,他们都是一体的,任何人都不想让对方出事。

    这时候,观赏台主位上,钟天成刚去卫生间回来,老远就看到了安书瑶被安排在了比试台上。

    他脸色阴黑看向身边的钟天磊,不顾场合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子,“钟天磊!?你这是什么意思?阿思为什么会在比试台上!?”

    钟天磊无所谓的摊手,“哥,你别急嘛,可能是我说的太委婉,属下没有领会我的意思,出现了什么意外。人已经上台了,就让他比试一场吧,下一场我亲自去安排,保准大嫂不会再出现了。”

    “你已经这么忽悠了我一个月了!我不会再相信你了,我不准阿思出现在这个比试台上,你听懂了吗!?”

    “人已经上台了,这恐怕不行。”

    “钟天磊!”

    兄弟俩剑拔弩张,引起了周围家族长老的注意。

    已经有人来询问出了什么事,钟天成身边的助理也在劝说,太多人看着了,兄弟俩就这么打起来,太不像话。

    钟天成知道,钟天磊就是打着这样的主意,这会儿人已经在舞台上了,他料定了自己不能把他怎么办。

    这时候,主持人和保镖都已经离场,比试台上只剩下安书瑶一个人,她没有对手,只有面前有一个巨大的用黑布盖着的笼子,既然是压轴,那一定会安排好戏,这里面肯定关着特别厉害的打手。

    钟天成是有听说钟天磊重金招聘了地下黑场打死亡黑拳的人,可他万万没想到,这些人他居然是用来对付安书瑶的。

    理智渐渐被担心吞噬,钟天成用力推开钟天磊,想要去敲高处的终止啰。

    这个啰,是来终止比赛的,除了凉国的国王,没有任何人有资格敲。

    钟天磊没想到他居然敢做这样的事,这不等于宣告全凉国的人,他想要王位吗?

    “钟天成!你给我回来!”

    钟天成救人心切,根本不关心他的叫喊。

    “你们愣着干什么!?把人给我拿下!”

    “是!”

    控场的保镖听到钟天磊的命令,纷纷上前去抓钟天成,钟天成的人跳出来保护他,很快,两伙人在比试台下方打的乱成一团。

    就在钟天成已经靠近终止啰的时候,肩膀被人从后面抠住,钟天磊一个过肩摔,便将钟天成控制住。

    “大哥,为了一个女人你就这么拆我的台是吗?她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

    “你问这个问题次数多的我已经不想回答了,钟天磊,你如果不想跟我彻底决裂,就松开我!”

    “你知道爷爷为什么会拒绝你们在一起吗?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

    “我不关心,我也不需要你为我好,你马上松开我!”

    钟天成试图挣脱好几次,每次都差点成功,但都被钟天磊按住了。

    看到他这样,钟天磊心中也挺复杂的,压低身体对着他的耳朵低吼道:“哥,你知不知道安书瑶的真正身世到底是什么?”

    “你想想,如果不是身份特殊,我会阻止你们在一起吗?”

    钟天成眸色猩红盯着他,“所以呢?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想知道什么意思就跟我去外面,不要在这里跟我吵,很丢人。”

    “好,我跟你出去!我看你到底在耍什么花样!”

    俩人一起站起身,各自下令让手底下的人停手。

    因为他们打起来了,刚下比试台的主持人都懵了,又灰溜溜的回来继续控场。

    钟天磊离开观赏台前,给了助理一个眼神,眼神示意比赛继续进行,今天,没有人可以阻止他让安书瑶这个绊脚石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场外,格外的安静。

    刚出来,钟天磊早有准备,将里怀里的验证报告甩给了钟天成。

    “你好好看看吧,看了就该知道,爷爷为什么会反对你和安书瑶在一起,为什么我会突然反悔把她送上了比试台!”

    钟天成一脸我看你搞什么名堂的表情,展开了手中的检测报告。

    这不看还好,一看他吓的魂飞魄散。

    上面的验证名字,和下面的比对结果,让他的世界几乎在一瞬间坍塌。

    安书瑶,居然是爷爷的亲外孙女?是姑姑钟阿灵的女儿?这怎么可能!

    他缓慢的抬起头,眸色里一脸血色,“钟天磊,你敢拿这种事跟我开玩笑?”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钟天磊直接将怀表拿出来,“这个怀表你认识吧?虽然我们从没看到过里面有什么,但从小到大,爷爷一直寸步不离的带在身上,你应该有印象。”

    “所以呢?你想说什么?”

    钟天磊把怀表塞给他,“打开看看,这里面是姑姑钟阿灵的照片,安书瑶和姑姑的长相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紧握着怀表,钟天成原地颤抖着,不敢打开。

    他冷嗤一声,“怎么,不敢?”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这怎么可能!?”

    “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可事实就是如此。哥,我在凉国筹划了十几年,吃了多少苦你心里比谁都清楚,这个王位,我不想让给突然杀出来的女人,希望你能成全我,你和安书瑶已经不可能了。”

    钟天成接受不了这个晴天霹雳。

    他一直深爱的女人,居然是他的表妹?

    这也太狗血了。

    他浑身瘫软,实在站立不住,踉踉跄跄的坐到了落地窗下的矮台上,看着检验书,一会儿哭,一会儿笑。

    比试台上。

    钟天磊的助理咖喱在他们离场后迅速派人清理了现场,宣布比试正常进行。

    主持人激昂的声音再次在庞大的会场里游走。

    迟严风站在台下用力捏着铁网,眸色嗜血,“我怎么能把书瑶的命,交到别人手上。”

    冷萧然一脸纳闷,“什么交到别人手上?你之前有和书瑶说什么吗?”

    龙庭看了看不远处刚才钟天成和钟天磊打架的方向,似乎明白了什么,靠近迟严风说:“你是不是早就去看过书瑶的号码牌了?她的对手是谁?”

    冷萧然也极其关心。

    迟严风看着比试台上眸光坚定,形单影只的女人,心痛的说:“她手里没有号码牌。”

    “没有号码牌?是钟天成安排的吗?那为什么书瑶还会被送上场?”

    迟严风摇头,“我不清楚。”

    众人的眸色都暗沉下去。

    同样坐不住的,还有观赏台上一身盛装,刚和钟袅袅举行了新婚仪式的安如雪。

    看到安书瑶被送了上去,她坐立不安,一直偷偷的扯着钟袅袅的衣角,可是不管她用多大的力道,钟袅袅就是不搭理她。

    “你再不理我我喊出声了!”安如雪不开心的说。

    钟袅袅抓了一个樱桃塞进嘴里,斜靠着椅背,笑着说:“还真把自己当成钟夫人了?你喊一个我听听。”

    “你!”

    安如雪被她气的嘴巴都歪了。

    钟袅袅笑着说:“把心放到肚子里,你姐姐不会有事的,有我大哥在,不可能让她有事。”

    安如雪压低声音道:“你大哥现在很明显就是被你二哥压制住了,他自身都难保了怎么保护我姐?”

    “保护不了也没有什么啊,这才第一轮,连简单那个弱鸡都打赢了对手,你姐应该不至于输吧?”

    “那也要看对手是谁啊!压轴出场的人,对手会像简单的对手那么弱吗?”

    钟袅袅看着她,调侃道:“你懂的太不少嘛?”

    “我不是懂得多,我是觉得气场不对,我姐要对打的人肯定就是笼子里关着的那个人,如果是个好对付的角色会用铁笼子拴起来?”

    钟袅袅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你分析的对极了。”

    “”安如雪气的好像热锅上的蚂蚁,“所以你到底要不要帮我?你再不出手我姐真的容易出事!如果我护不住她,那我们举行这场婚礼还有什么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