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妻难追:总裁老公甜蜜爱 > 第630章 没有号码牌

第630章 没有号码牌

    这日,婚礼仪式举行完毕后,所有人都前往观赏台,根据手里的入场券入座。

    场外,钟天成和钟天磊以及新郎钟袅袅在众人的簇拥下也往观赏台的方向走去。

    过程中,钟天磊一直在和钟袅袅聊天,眼看着就要到观赏台入口时,一直不安的钟天成拉住钟天磊。

    钟天磊侧目看他,笑道:“哥,你这是怎么了?”

    钟天成将他拉到一边,压低声音道:“你答应我的事情没有忘记吧?”

    钟天磊纳闷,“我答应你什么事了?”

    话落,钟天成的脸色瞬间暗淡下来,如死灰一般难看。

    钟天磊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瞧你,这脸色马上就难看了,我是看出来了,我这个做弟弟的在你眼里,什么都不是啊。”

    钟天成拿开他的手,冷道:“一码归一码,阿思的事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跟我保证,你现在是什么意思?”

    “我能有什么意思啊?大嫂虽然一直待在集训岛,可是早就从人肉游戏的名单里剔除出去了,你放心吧,我已经安排好了,她不会有上场机会的。”

    “你确定?”

    钟天磊点头,“当然确定啊,怎么你还不相信我吗?”

    四目相对,身后皆是路过的人群,俩人盯着彼此足足有五六秒,钟天成真正松了口气。“好,既然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那我们可以观赏台了吗?那么多人都等着我们呢。”

    钟天成往后一看,浩浩荡荡的人群都等着他们,他们兄弟俩如今是凉国极具权威性的任务,他们不入场,谁敢率先进去啊。

    兄弟俩轻咳一声,亲密的靠在一起,一起假笑一边朝外面采访的记者招手,一起走路观赏台。

    观赏台地下。

    这会儿,所有的选手都已经抽完签,被单独关在房间里,静待主持人叫号码登场。

    每个房间门口,都有保镖镇压。

    安书瑶被关押在最角落的单人房里,她刚才听到门外一阵喧哗,但是她不知道这些人做什么去了,从她被关在这里开始,始终再没有人来道理过她。

    被丢在集训岛这一个月,她每天都经受着非人的魔鬼训练,皮肤明显比一个月前黑了不止一个度,也瘦了许多,身上有明显的肌肉。

    她身着简单的集训服,长发梳成一个马尾拧着麻花辫,干净利落。

    总体看上去,比以前更健康,更有力量了。

    说实话,从前的安书瑶从来不敢想象,自己有一天竟然能蜕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腹部明显的马甲线,和镜子里脱胎换骨的自己,让她觉得这一个月的地狱模式都没有白白经历。

    只要挺过眼前这个所谓的人肉游戏,那么一切就都结束了。

    正暗暗给自己打气呢,房门突然传来响动,似乎有人要强行把门打开。

    安书瑶动作飞快且麻利躲到门后,挺直脊背压低自己的呼吸,冷道:“谁!?”

    “书瑶,是我,开门。”

    是迟严风!

    安书瑶心中惊喜,立刻打开门,见到站在门口的人,二

    话不说扑进他怀里,像个八爪鱼一样挂在他身上。

    “严风,你终于来找我了!我都要急死了!”

    迟严风吧唧在她唇上落下一吻,抱着她进了小房间里,反锁上了房间门。

    挂在他身上,在房间门快要关闭的时候,安书瑶也看到了走廊里堆着一大堆被打晕的保镖。

    她纳闷道:“严风,门外这些保镖都是你处理的?”

    迟严风抱住她,笑道:“是不是突然觉得你老公特别帅?”

    “帅个屁!”安书瑶从他怀中跳了下去,左左右右的看他,“这些人可都是钟天磊精挑细选出来看着我们的,你快让我看看有没有受伤?”

    迟严风拍了拍她的手,紧紧握住,笑道:“你别担心,我哪儿都没受伤,好的很。”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你看我现在的精神状态,像跟你说假话吗?”

    盯着她看了好几秒,安书瑶终于松了口气,无奈道:“你别忘了你身上的伤才刚好不久,不管做什么事都要量力而行,我不想在看到你倒在我面前了。”

    “放心吧,这种事不会再发生了。”

    “最好是这样。”

    俩人沉默了两秒,安书瑶追问道:“对了,都这个时候了你怎么会突然冒险过来找我?是计划有变吗?”

    迟严风摇头,从后腰掏出一块红色的木质号码牌,“我的对手是十七号,成功避开了我们的人,你的呢?给我看看你的对手是谁。”

    看着迟严风手中的号码牌,安书瑶懵了,“这是什么东西?我没有啊。”

    “没有?”

    “对啊。”

    安书瑶拿过在手里翻看,纳闷道:“你们什么时候发的啊?”

    “半个小时前,去前面的广场抽的。”

    “奇怪,为什么没有带我去?”

    迟严风想了想,酸溜溜的说:“没有对手就不需要出场,可能,是钟天成在保护你吧。”

    “额……”

    “如果他真的能保你不出场,这个人情,我记下了。”

    安书瑶说:“我觉得事情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就算钟天成有心保我,钟天磊也不会放过我。不知道为什么,钟天磊他很针对我。”

    “针对你?”

    她立刻握住他的手,“等下你上场的时候,不管对手是强是弱,你都要格外小心。千万千万别忘了,游戏台上比的不单单是本事,而是方方面面,小心你的敌人使诈。我有预感,这场游戏不会是像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钟天磊针对我,很大原因是因为你,所以你千万要小心!”

    “至于我,你不用太分心管我,钟天成他不会让我有事的。”

    安书瑶说前面那句话的时候,迟严风听的是笑哈哈的,心头都是欢愉。

    可听到后面这句话,笑容瞬间停止,他半点也笑不出来了。

    “书瑶,我是不是活的很失败啊?”

    “干嘛突然这样说?”

    “我的妻子,居然沦落到要靠别的男人保护。”

    安书瑶紧握住他的手,“傻瓜,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我

    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不惜一切代价让所有人都平安离开这里,剩下的都不重要。”

    “好。”迟严风一把将她拉过来,深情的吻落在她的额头,“不管你是被保护了,还是后面被安排上台,答应我,你也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我会的。”

    俩人紧紧拥抱。

    迟严风来这里的目的,本来是想拿走安书瑶的号码牌,自己参加两场游戏比试,不想让安书瑶上台。

    可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安书瑶居然没有号码牌。

    他顺好的计划再次被打乱,下一步棋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走了。

    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静静等待,他要看清楚对面到底要出什么招数,才能确定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做。

    这时候,房间门被人撞开,昏迷的保镖带着电棍挤进来,强行将迟严风拖了出去。

    这一次,迟严风没有反抗,任由他们粗鲁的把自己带离安书瑶的房间。

    房间门缓慢关闭,门里门外,他们互望着彼此,眸底漾着无尽的担忧和无奈,一眼万年。

    房门关严的时候,安书瑶的世界再次被隔离。

    她无力的坐到沙发上,眼睁睁的看着窗外半挂在天上的烈日缓缓移到了天边,烈日周围,绚丽夺目的红云上下左右映衬着,美的很不真实。

    日头已经落山,天虽然还是亮着的,却没有那么燥热了。

    安书瑶足足在房间里等了一个下午,她只能听到不知道哪个方向一会儿又一会儿传来不同程度的兴奋沸腾声,谁输了谁赢了,她一无所知。

    就在她等的都快要睡着的时候,房间的门再次被人推开。

    随时门推开,主持人的声音由麦克风扩散疯狂席卷而来,充斥了安书瑶的耳膜。

    安书瑶站起身,两个保镖也跟着走进来,还算恭敬道:“阿思小姐,该你上场了。”

    “我?”安书瑶指了指自己,“可是我没有号码牌啊。”

    “你有固定对手,不需要号码牌,跟我们走吧。”

    两个保镖无情的上前,一左一右拖着她离开了房间。

    现在的她,有能力挣脱,可是挣脱了也不可能逃掉。

    所以她只能听天由命。

    她对那两个保镖说:“我不会跑,会乖乖配合你们,你们能让我自己走吗?”

    他们对视一眼,默契的一起松开她。

    安书瑶整理自己的集训服,大步朝外走去。

    越往观赏台的方向靠近,支持人的声音越是响亮,全场的沸腾声尤为激动人心。

    站在舞台下方的升降台上时,她用力做了个深呼吸。

    升降台缓缓升起,很快,她来到了比赛场正中央的舞台上。

    五米外,放着一个很大的笼子,笼子用黑布盖着,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在黑笼子面前,安书瑶显得那么娇小。

    主持人还在用激昂的声音介绍着安书瑶。

    这时候,安书瑶旁边,铁网外,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她转头一看,迟严风和冷萧然以及龙庭龙影还有郝校简单全部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