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甜妻难追:总裁老公甜蜜爱 > 第260章 他会做到的

第260章 他会做到的

    郝校走上前一步,邪孽一笑,“外面太冷了,我们回屋吧。至于雪蓉,迟家多你一个人比较尴尬,你还是回去吧。”

    “郝校!”林雪蓉用力瞪他,“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郝校懒得搭理她,拉着简单的手转身就走。

    迟严风也搂着安书瑶要走。

    “严风哥哥!”

    林雪蓉极力要追,却被一旁的保镖拦了住,“林小姐,您不能进去,请回吧。”

    “严风哥哥!严风哥哥你真的要把雪蓉一个人丢下吗?!”

    安书瑶看着身旁眉峰紧皱的迟严风,柔声道:“你如果真的放心不下就去找她,你放心,我不会介意的。”

    迟严风怅然一笑,揉了揉安书瑶的头,“你胡思乱想什么呢?我对她并没有什么恻隐之心,只是想着要怎么向林家交代。”

    如果他孤身一人,他自然什么都不会害怕。

    可是安书瑶是他的软肋。

    他之所以这样忍着林家,不过是害怕林有麟那个伪君子会像书瑶出手。

    仅此而已。

    想到此,不由得更加替书瑶委屈,将书瑶抱紧,小声道:“我已经找到打垮林家的方法,再忍一段时间。”

    安书瑶点点头,心里很温暖。

    “你放心吧,我都懂。”

    她所求的,也不过是这个男人一直陪伴在她身边。

    身后,看到迟严风渐渐走到门口,始终都没有回头看她一眼。林雪蓉彻底急了。

    “严风哥哥!”她放声大叫,一下子扑到地上,从包包里掏出来一块在来的路上早已捡好的石头,疯狂的往脚踝受伤的地方砸去!

    “大小姐!”不远处的打手看到这一幕,触目惊心,忍不住惊叫。

    迟严风下意识的回头,看到这一幕,顿时石化。

    “林雪蓉!”他怒喊一声,拔腿跑过去抢下林雪蓉手里的石头,“你怎么能这么伤害你自己?疯了吗!?”

    林雪蓉脸色惨白,无所谓的笑笑,“严风哥哥,我不想你不理我。如果只有这样自我伤害的方式才能换取你正眼相待,我愿意。”

    迟疑了几秒,迟严风愠怒有无奈的说:“我送你去医院。”

    拦腰将林雪蓉抱起来。

    身后,安书瑶也走了回来,看到他又抱了她,瞳孔用力缩了好几下。

    她在努力压着身体里滔天的愤怒。

    “迟严风,你在做什么?”

    迟严风满脸歉意,“书瑶,我把她送回医院,马上就回来,你先回屋等我。”

    还没等安书瑶说一个不字,林雪蓉环住迟严风的脖颈,率先不愿意,“严风哥哥,你能先让郝校帮我包扎一下吗?我好疼。”

    迟严风看向安书瑶,似乎在征求她的同意。

    安书瑶淡然一笑,“如果我说我不同意,你会让她滚吗?”

    “书瑶姐,我包扎好伤口就走,求你了!”

    “书瑶,我保证,包扎好她的伤口我立刻把她送走。”

    俩人你一句我一句,让安书瑶完全处于被动,刚才迟严风的话还在耳边回响,转眼间他怀中就抱着她。

    罢了。

    林雪蓉就是迟严风心中的死结,过不去的砍。

    她是斗不过她的。

    丢下一句随便你们,安书瑶便回屋,无视客厅正在吵架的简单和郝校,独自上楼。

    落寞无奈的背影,让人看着心疼。

    简单发现了,停止争吵,刚要追上去问问怎么回事,迟严风抱着林雪蓉就进了屋。

    “郝校,来帮雪蓉处理一下伤口。”

    话落,已经将林雪蓉放到了沙发上。

    脚踝处原本就受着伤,用白纱布层层包裹。如今再次被蹂.躏一番,鲜血早已染透,一滴一滴滴到地上。

    “这腿怎么突然伤成这样!?你等我,我去拿医药箱。”

    简单伸手拦住了郝校。

    “我不许你给她治!”转身看向迟严风,“老板!你到底在搞什么啊?林雪蓉受伤你让她的那些随从赶紧送她去医院啊!你抱着她进屋还让郝校给她治疗,你想过书瑶的感受吗!?”

    迟严风没有多余的解释,给了郝校一个眼神。

    郝校立刻会意,越过简单就要走。

    简单彻底怒了,“郝校!我最看不起在感情上左摇右摆的人,如果你今天敢给这个女人治伤,咱们就一刀两断!”

    林雪蓉在一旁可怜巴巴,“算了郝校,虽然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但是你也别为了我伤了你的心上人。既然她不让你给我处理伤口就算了吧。”

    这会儿,郝校收起平日的玩世不恭,变的格外正经,“简单,我除了是你男朋友,还是一名医生。”

    简单不明白。

    林雪蓉使的这么简单的诡计,这两个聪明绝顶的男人怎么就识不破呢?

    看着沙发前,在林雪蓉身边忙来忙去的郝校,她越发觉得刺眼。

    算了,眼不见为净,现在他忙着治伤也没空和自己吵,那就日后再战。这笔账,她一定会和郝校算清楚的!

    瞥到简单狂奔上楼的身影,郝校正在处理伤处的手顿住。

    暗地里叹息一声,心里一直念着对不起。

    迟严风也是心绪复杂,一边不能把受伤的林雪蓉就这么摆脱,一边又不想让书瑶难过。

    一时间愁容满面。

    林雪蓉正处在征服了两个男人的骄傲中,满脸沾沾自喜,完全没注意到他们的无奈和痛苦。

    依偎进迟严风的怀中,她特别满足的说:“严风哥哥,谢谢你,我就知道你对我是有感情的。”

    迟严风竟神奇般的没有推开她,顺势拍了拍她的肩膀。

    “以后这种傻事不能再做了,听到了吗?”

    她点点头,“只要严风哥哥不要不理我,我会好好的。严风哥哥,我没有想破坏你和书瑶姐的感情,我只是想安静的陪在你身边,你只要让我陪在你身边就好了。”

    迟严风嘴角泛起一抹笑,笑意未达眼底,看不清真正的情绪。

    骨节分明的大手摸了摸她的发,“好。”

    林雪蓉眼睛蹭亮,意外道:“你答应了!?”

    “你不要再找书瑶的麻烦,我可以答应你,不会再冷落你。”

    “遵命!”

    话落,她便吐着害羞的小舌,钻进了迟严风的怀中。

    迟严风四肢僵硬,没有抱她,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没有温度。

    这一切,郝校都看在眼中,他最懂迟严风,所以尽管让简单难过,也义无反顾的配合他。

    “都包扎好了,雪蓉,这脚上你最近反复复发很多次了,这次一定要注意,不要再作了。否则留下残疾的毛病,到时候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郝校一边收拾医药箱里翻出来的各类药品一边说。

    林雪蓉从迟严风的怀中抽离,惊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你说我的脚上,会留下残疾?”

    “现在开始好好保养不会。但是你要是再伤两次,想不留都难。”

    她松了口气,“那就好,你吓死我了!”

    楼上,简单眼泪吧擦的来到主卧室。

    “书瑶。”刚进门,就扑进安书瑶怀中大哭。

    安书瑶刚换了套衣服,被她这突然的举动惊的愣住,急忙轻拍她的后背安抚,“我说,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你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林雪蓉腿受伤了,老板把她抱进屋让郝校帮忙包扎,我不让,可他说什么他除了是我男朋友,还是个医生。你说他这助纣为虐,算什么狗屁医生?”

    提到这件事,安书瑶的心情也很沉重。

    但是相比简单,她选择压.在心底,无奈一笑,“他们三个从小一起长大,严风和郝校在没遇到你和我之前,对林雪蓉一直都很.宠.爱。这样扭曲的关系一时调整不过来也是可以理解的。”

    她只能这样安慰自己和简单。

    可简单明显不吃这一套,从安书瑶怀中挣扎出来,“青梅竹马就顺理成章的插足别人的感情了吗!?书瑶,你能理解?老板对她那么好你真的一点都不介意!?”

    安书瑶坐到不远处的沙发上,“介意能怎么样?他就是改不了。难不成还能因为他给林雪蓉治伤就离婚吗?”

    理是这么个理,彻骨的失望也只有留在心底自己承受消化了。

    简单坐到她身边,一拳用力砸向沙发,“她如果再敢勾搭老板和郝校,我一定要想办法灭了她!”

    “她爸爸是林有麟,江城市有名的商业大亨,就连迟家都要退让三分。你就不要跟着我淌这趟浑水了,好好和郝校相处,如果不是林雪蓉受伤,看得出来郝校是一直站在你这边的。”

    “可是你,”

    “我有自己的生活之道。”安书瑶打断了简单的愤愤不平,“今晚等林雪蓉走了,我会好好和迟严风谈谈。你放心吧,我不会和他吵架,也不会让自己受委屈的。”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简单无奈叹息,眼圈微红,“但愿老板能早日清醒,彻底甩了那个狐狸精!”

    “会的。”安书瑶相信,凭借自己和迟严风之间的感情,他会做到的。

    计划总是美好的。

    可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迟严风竟然答应了让林雪蓉留宿一.夜。

    安书瑶严重怀疑这男人的情商系统里装了一泼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