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决战白日门 > 第二百七十五章 约战封魔谷

第二百七十五章 约战封魔谷

    烈焰魔锋四字正契合了郗风烈焰门传人的身份,郗风自是心花怒放,当下伸手便去取那柄短杖。不想尚未摸着,忽听得院中有人呼叫百里飞。郗风听那呼叫之声甚是响亮,显然来人武功不弱。他正欲询问,却见百里飞轻轻的摆了摆手,说道:“你们稍等一下,我去看看谁来了。”

    郗风见百里飞离去,这才又去抓那烈焰魔锋。但见那短杖通体血红,锋刃二尺不足,前窄后宽。握柄与锋刃之间稍稍隆起,尾端处如同一只五指微曲的手掌。郗风甚是喜爱,将其紧握手中,在屋中虚刺几招,但见一时间红光缭绕,更是赞不绝口。

    正当郗风准备再看那雷霆战刃时,忽听得百里飞喊道:“郗兄弟,你来!他是来找你的!”

    郗风闻言一怔,心道:“我到银杏山谷来之事只有龙腾知晓,莫不是他那边出了什么意外?”想到此处,不由得又生出些担忧。他让南宫苒在房内等候,当即提着那烈焰魔锋便走了出去。

    院中多了一人,却是龙四。百里飞笑着说道:“这位龙四爷来的也凑巧,早来片刻多半会扑个空。”

    郗风冲龙四笑了笑,算是行了礼。

    龙四本就与郗风不对付,施礼之事更是休想。当下他从怀中掏出两封信递给郗风:“我家主人有信给你。”

    郗风对其无礼也不为意,当即将书信接过,拆了其中一封观看。只见信上写道:“比奇城城主林夏玉顿首,书呈雪原王驾前:猥以不德,执掌比奇门户,然抚御寡方,致发外患。今天下诺玛称雄,生民逢遭百罹,夏玉无能,虽加严阵以待,迄无显效。为维系苍生,兹奉请大王为比奇之主,祈大王垂怜苍生,领袖比奇有志之士共破贼寇,我等必当甘效犬马,剿灭妖孽。临书惶惶,言不尽意,祈大王谅之。”

    郗风看罢,不由得发笑,暗道:“龙腾将信给我看是何用意?此人行事疯癫不按常理。倘若他真应了,你林夏玉真的舍得这比奇城主的大位?”接着,他又打开第二封信,却见是群贤殿的掌门人清明子大师写给自己的。信上的说道为了拯救比奇苍生,维系武林正气,清明子广发英雄贴,邀约天下豪杰于腊月初八在封魔谷与魔教众教主比武论剑,以解天下之围。

    看完信后,郗风问龙四道:“这腊月初八的英雄大会是魔教徒与比奇武林共同举办的?这却是何道理?”

    龙四答道:“个中详情在下知之不明。只听说诺玛族教主陀大怪是个极为自负之人,他将天下各城尽数占领后,扬言比奇武林尽是酒囊饭袋。因此他在封魔谷摆下一座大阵,随后传檄天下,凡是武林中人均可前去破阵。但有人能破解阵型,他便带领众教徒退出比奇,罢了战事。老道长忝为白日门掌教,自告奋勇的去往封魔谷观阵,临别之时与陀大怪约定,腊八节时会亲率武林豪杰去封魔谷破阵。”

    郗风心道:“这封魔谷乃是我玛法大陆的圣地,历代魔教凶徒入侵玛法都是饮恨于此,这陀大怪果然自负,偏偏挑选这个地方来决战,真是有种!”如今有烈焰魔锋在手,郗风巴不得去找陀大怪报那一剑之仇,此刻听闻哪有不去之理?细想之下,忽又觉得不妥,当下便问龙四:“清明子大师给在下的书信,怎么会落到你们手上?”

    龙四冷冷说道:“你当我稀罕为你送信么?我家主人与凤天兆先生此刻正在边境城中,你若有疑问,大可当面去问。”

    郗风听闻凤天兆便在边境城,不由得欣喜万分,当下连忙唤来南宫苒,要一同前往边境去拜会凤天兆。

    龙四急于传信,因此多带了一匹马以供换乘,郗风也不顾他对自己颇有敌意,当即跟他要了一匹马。在谢过百里飞后,便将那雷霆之刃背起,当下与南宫苒二人一婴共乘一马,由龙四带路,往边境城去了。

    第二日一早,一行人便已到了边境城中。龙腾等人正宿在边境城中的通文客栈。客栈的掌柜老赵头得知了龙腾的身份,又受边境代城主东方印嘱咐,为了讨好龙腾早已将闲杂人等驱逐。

    南宫苒听闻龙腾所居之处乃是东方印提供,而自己的双亲之死都是为东方印所累,自是不愿受他的好处,当下在客栈外踌躇不前,心下期待着郗风火起,立时便带着她离开。

    郗风心念转的极快,哪有不晓之理?当即悄声对南宫苒说道:“妹子,有道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东方印虽说狠毒,但是他正为保护百姓而与魔教作战,一时间也不该便死。咱们等到覆灭魔教之后,再与他计算总账吧?”

    南宫苒心道:“我父亲热衷功名利禄,为了地位先是囚禁了大伯,间接的害死了大娘。后来又为虎作伥,帮着昭嗣抓龙腾。作为女儿,我也觉得他是咎由自取,非但自己身死,还连累了妈妈。”她虽这般思量,但是终究敌不过父女间的至亲关系,想起自小被父母视为掌上明珠,父母之仇一定要报。她看了看郗风,知道他的仇恨一点也不比自己少,既然父母大仇赖他相报,便应事事顺着他。想到最后,她才点了点头,低声道:“你是顶天立地的男儿,说到了便要做到。苒苒便听你的话就是。”

    二人计较已定,忽的见龙腾领着凤天兆父女与叶美景等人迎接出来。凤氏父女已经知晓南宫燕身故之事,因此这一门亲人别后重逢时却并无多少喜悦。

    双方进了客栈后,才各自说了近来的经历。原来在魔教攻克桃源城之前,凤凰早已敏锐的察觉,因此在桃源城遭灾之前,凤栖园早已人去园空。凤家众人得知龙腾去攻打雪原城,于是一家人沿路西去,只消确定龙腾攻占雪原得手之后,便举家前往雪原。然而凤家家大业大,行至边境城时又听闻盟重土城已经失守,凤天兆老马识途,当下带领众人进了边境城宿在通文客栈。本想众人暂时栖身后便派人去通知龙腾前来接应。不想竟在客栈内偶遇了龙腾,倒是给双方省了不少麻烦。

    之后道家的弟子梁生奉清明子之命广投邀请帖子,在边境城给黄浦大侠送信时也在客栈内遇到了凤天兆。加之龙腾为了在城中方便,向当地官员暴露了身份,这才引得东方印以上宾之礼相待。而后林夏玉得知龙腾到来,他本就对昭续一统西陲颇为震惊,又加上九郡之内生出来内乱,当即便向昭续递了降表,请求庇护,更请龙腾亲临,以比奇城主大位相让。

    凤天兆对郗风说道:“梁生投帖之时,向我打听你在哪里。我听龙腾说你去了银杏城,于是将你的帖子留了下来,这才央人给你送去。”

    凤凰亦说道:“如今诺玛教主派出使者知会了比奇城的四方大将,双方暂时罢兵。而他在封魔谷内摆下了一座大阵,亲率手下的八大教主坐镇。扬言若是比奇豪杰能破了八大教主禁地,他不再多兴一兵一卒,立时逃回西沙漠地下,此生再也不踏入比奇半步。”

    郗风笑道:“这老狗真是自负,难不成我比奇无人破阵?我却不信!”

    叶美景道:“表哥,我听梁生大师说,诺玛教主陀大怪严令部下捉拿于你。他似乎对你颇为忌惮,因此”她说到此处忽的改口道,“不如你跟着我们一起去雪原城吧?那里兵多将广,龙哥哥瞧在我的面子上也会对你护佑有加的。”

    郗风心头一凛,暗道:“陀大怪一招便差点要了我的命,还能对我忌惮?不过这天底下想让我死的人不计其数,若是托付在龙腾帐下,他近日来步步高升,比奇众人对他仰若神明,自是不会对他的门客无礼。”正思量间,忽的瞥见凤家众人神色殷殷,龙腾却是茫然四顾,陡然间郗风便觉得胸中有一股傲然之气勃然而起,心道:“大丈夫不能自立于天地之间,腆颜向仇人手下托庇求生,又算得了什么英雄好汉?天下人要杀我便来杀,我郗风独来独往的惯了,即便死了又能怎的?”念及此处,当即出言婉拒了叶美景。

    众人还待再劝,客栈外忽的骏马嘶鸣,但见十余个戎装战士疾驰而来。那些士兵到了近前,同时翻身下马,冲到客栈内齐齐跪拜龙腾。

    龙腾见那领头之人面熟,想了想才记起是当初一同随林夏玉到边境城来的那个王大人。

    王大人参拜过后,才说道:“大王,林大人现在在边境城的府衙中,特差遣下官前来,邀请大王到府衙赴宴。”

    龙腾一怔,心道:“林夏玉怎的来边境城了?难道上次书信觉得不够正式,亲自来了?”

    王大人见龙腾不语,又说道:“林大人有紧急军情汇报,还请大王不辞辛苦。”说着,他顿了顿又问道,“大王,贵处可有一位郗风郗大爷?林大人请他一道赴宴。”

    众人闻言,又是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