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决战白日门 > 第二百四十九章 无微不至

第二百四十九章 无微不至

    南宫苒甫见郗风,自是欢欣无限,陡然间见他神色颓然,俯卧在榻,肩背处还渗着丝丝血迹,登时便惊的她花容失色。仓皇间连手中的竹篮也不顾了,飞也似的跑到郗风面前,伸手搭在他背上,紧张的问道:“姐……哥,你怎么了?”

    郗风背上被她一按,立时疼得他呲牙咧嘴,好半晌才道:“我背上被人砍了一刀,好容易才活下来,若是被你拍死了,那可就不妙了。”

    南宫苒吓得不轻,赶忙把手抽了回来。她紧张郗风,又觉得帮不上忙,一时间六神无主,直急得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

    郗风也不再理会她,当下冲着龙四等人做了个拱手姿态,说道:“一路上有劳三位兄弟了。你们家主人急需人手,你们还是快回去吧。小可行动不便,不能相送,他日必定登门拜谢。”

    龙四因为龙九之故,本就不愿面对郗风。听了他的话后,随即一抱拳,连个告别的客套话都没说,扭头就走。

    郗风似又想到了什么,连忙让南宫苒去把龙四叫回来。谓龙四道:“我与你家主人自小一起长大,对他的脾气秉性可以说是了如指掌。他这个人心肠很好,只是性子有些古怪,可能会在无意中说出些伤人的话来。现在他的地位越来越高,接触到的都是有身份的人。常言道“祸从口出”你们常随他左右,一定要时时提醒他,免得因此招灾惹祸。”

    龙四听罢,这才稍稍减了些敌意,当下抱拳作别:“多谢提醒,我会注意的。”说完,便转身离去。

    南宫苒见众人散去,这才想起自己的来意。于是她满怀歉意的同玄昊说道:“玄昊大师,对不起。幽美姐姐让我来给你送饭,都打烂了。”

    玄昊摆了摆手,笑道:“不碍事,想必是老头子我没有这个口福。小姑娘,你兄长受了重伤,你还是留下来照顾他吧,我有点事要出趟远门。”

    郗风奇道:“师傅,你要去哪里?”

    玄昊笑道:“老头子孤零零的过了大半辈子,没讨媳妇,无儿无女的,跟着你们在一起多是有些不便。赶巧了前几日白日门的朋友来信,约我去小住几日,因此这店子便让你们兄妹先住着,等我回来时你也好康复了。”

    郗风只道玄昊是为了让自己安心养才胡乱编造的理由,说什么也不愿意。

    玄昊笑道:“小兄弟,我说的都是真的。老头子虽说是清明子道长的挂名弟子,但是好歹也是白日门中玄字辈的弟子。九月十八正是老师的寿诞,因此白日门的书鬼约了边境、银杏以及比奇的几位书商,连同老头子我一起去白日门碰个面。一来呢,为老师祝寿,第二便是想请老师帮忙解读一些武功秘籍。”

    听到“书鬼”二字,郗风才想起之前去白日门时,曾被此人拦路推销过几本基础的武功秘籍。他不知清明子几时过生日,但见玄昊说的有鼻子有眼,当下也不再质疑,于是说道:“如此甚好,若是因为晚辈之故累老爷子费神,那我可真是罪该万死。”

    玄昊笑道:“不费神,不费神。这日子越来越近,从这里到白日门又路途遥远,看来我得加点紧了。”说着,他便收拾行装,过不一会儿就此离去了。

    南宫苒拿了个小凳子,坐到郗风身边,问道:“姐夫,你好些了吗?”许是太过担忧,又或是嫌弃自己没用。一句话没说完,眼泪便流了下来。

    郗风强颜笑道:“你哪来那么多眼泪?有这好些泪水,还是留着我死了之后你再哭吧。”

    南宫苒气道:“呸呸呸,你胡说什么呢?什么死不死的?”说着,便用手去堵郗风的嘴。

    郗风把头一偏,躲开她的手。南宫苒顿时觉得尴尬,当即扭过头去,用袖子擦了擦眼泪。过了良久才又道:“姐夫,你想我没有?”郗风始料不及,见她数次剖露心迹,初时也只道她年岁还小,不过是少女怀春,一时意动罢了。此刻又被她问及,当下便要想个法子来绝了她的念想,因此沉吟半晌不语。

    南宫苒心情甚佳,当下也不恼火,撅着小嘴嗔道:“有这么难回答么?想了便是想了,没想便是没想。似你这般的失魂落魄,跟个木头似的,教人瞧着好不惹气。”说着她从凳子上起身,抬起手来,佯装要去打郗风。

    郗风轻叹一声,随即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妹子,我跟你说件事,你听了过后可千万不要难过。”

    南宫苒只道他要说出心里只有南宫燕之类的话语,当下心中暗道:“你管我难过与否呢,顶多让姐姐再打一耳光就是了,我是非要跟着你不可。”

    郗风道:“前几天,我在南山谷中遇到你大伯了。”

    南宫苒轻哼一声,问道:“然后呢?”

    郗风又轻叹一声,他本不是优柔寡断之人,当下心一横,便说道:“你父亲保着中州的皇帝昭嗣之事,你是知道的吧?前不久天下大乱,林夏玉借机起兵去攻打边境城,你父亲中了东方印之计兵败,因此……因此你的父母,都去世了。”

    南宫苒闻言,立时如遭电击,自语道:“什么?我爹妈都……”话没说完,当即向后一跌,便昏了过去。

    郗风见她摔倒,连忙伸手扶持,哪想到被她摔倒之势一带,竟又将背上的伤口撕裂,疼得他直咬牙关。

    但见南宫苒一张小脸惨白,郗风也不知她几时能够醒转,又怕她昏厥时久会有损身体,当下便伸出右手运气于掌,在她小腹上的神阙穴轻轻推拿。

    片刻间南宫苒便已醒转,她一睁眼看到郗风这才记起方才之事,眼泪如同断线的珠子一般从脸上落下,哭着道:“姐夫,你是不是骗我?我爹爹妈妈都去世了?我不信,我不相信。”说着她情绪更是激动,险些又要昏倒。

    郗风也想起自己初闻噩耗时的情形,当下也潸然落泪:“我也希望这些都不是真的。我也希望你姐姐可以活转过来。”说着,他又把南宫燕离世之事也说了一遍。

    南宫苒见郗风落泪,亦知他心中的痛苦比之自己也丝毫不差。本想出言安慰他一下,但是自己也是痛苦不堪,如何宽慰他人?猛然间,她又瞧见了郗风的背上渗出鲜血,当下用衣袖抹了抹眼泪,忙问道:“姐夫,你又流血了。”说着,她便要伸手去解郗风的衣衫。

    郗风自知男女有别,哪里肯让她去解?当下便拦住南宫苒的手,说道:“男女授受不亲,还是我自己来吧。”

    南宫苒柳眉倒竖,气道:“当日在诺玛城里,你脱了我的衣服时怎么不想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现下里又装什么正人君子?”说着似是不解气,抬脚将地上的小凳子踢出老远,骂道,“谁要管你来?你死了才好呢!”说完也不理会郗风,便跑到了门外去了。

    郗风无奈的摇了摇头,右手自领口伸进衣衫,一摸之下顿时染了一手的血迹。偏生那伤口生在背后,饶是他本事过人,眼下却无济于事。但想到南宫苒已经走了,不由得有些气馁,暗道:“唉,这番活着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死了一了百了,总也能在黄泉路上跟燕儿做个伴。”想罢又觉得不妥,自语道:“死有什么可怕,只是苦了我那孩儿,总不能叫他一生下来便父母双亡,做个孤儿吧!”

    如此过了一阵,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响,却见南宫苒又拎着一只竹篮进来。她走到床前,又将那那个小凳子找来,把屋内的小方桌挪到床边。随后从竹篮中端出一碟炒鸡蛋,一碗浓汤,另外还有两个馒头。她将食物摆在桌上,自己也坐在小凳上,轻声道:“我是不想管你来着,可是咱们南宫世家这笔大仇,指望我是报不了了。你可得好好活着,给我爹妈,我大娘和我姐报仇雪恨。”

    郗风笑了笑,忙从桌上拿过筷子,抓起馒头吃了起来。

    南宫苒又道:“我问了幽美姐姐,她说这牛肉和红枣一起炖汤,既有利于伤口愈合,又能补血。就是这个鬼地方牛肉不太好买。听幽美姐姐说,这个地方是个被神遗忘,且还受了诅咒的地方。天知道你怎么想的,居然带我到这里来。”说着,她又将汤碗端起,递给郗风,“馒头干巴巴的,又来不及热,你吃慢点,别噎着了,来喝点汤。”

    郗风见她如此无微不至,倒是觉得有些歉意。也知道若要得报大仇,自己万不能就此倒下,当下也不扭捏作态,将那牛肉红枣汤端了起来,一阵风卷残云,喝的涓滴不剩。

    南宫苒见状,当下也略略宽心,又让郗风将饭菜吃了,这才将空盘收起,桌子挪到原位。这时才又说道:“你把衣服解开,我看看你的伤。”

    郗风为人豪迈,既然心结点开,当下也不再顾忌。只是他伏在榻上,想要自己解衣,却是颇为不便。于是他道:“衣襟都压在身下,我够不着。我支起身来,你帮我解吧。”

    南宫苒闻言,登时羞得面红耳热,悄声道:“我……我……”连说了两个我,便再也没了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