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决战白日门 > 第八十章 以退为进

第八十章 以退为进

    龙腾心道因自己之故害死了楚子柔,他想到过往,顿觉生无可恋,于是将剑横在肩上,先是叨念了列祖列宗,再对着躺在地上的楚子柔说道:楚姑娘,都怪我非要带你来,不想你因此遭遇飞来横祸。放心吧,我这就来陪你,黄泉路上你必不孤单!

    说完,他就准备引颈就戮。地上的楚子柔突然啊呀一声,接着吐了一口鲜血。

    龙腾料定她必死无疑,听到声响也是吓了一跳,呆呆的怔在原地。

    楚子柔睁开双眼,看到龙腾刀架在脖子上,她微弱的说了句:你……要死吗?我要喝水,嘴里苦的很。

    见龙腾仍呆在原地,楚子柔又说:你……搞什么?死了吗!

    龙腾欣喜若狂,丢了命运之刃:啊,死了!哦不,没有!水,我给你拿!

    他捡回装水的皮袋子,跑到楚子柔身边将她扶起靠在自己的肩上,拔掉盖子将水递给她嘴边。

    楚子柔横他一眼,把水袋接在手中:不用在这献殷勤喂我,我自己有手有脚!

    龙腾一撇嘴:楚姑娘自便。

    说完把水袋往她手中一塞,转身走了几步将命运之刃捡起,用袖子擦了擦才放回马背。

    楚子柔轻声骂了句:小气鬼,我还没气他到先发起狠来。

    大概是渴的紧,她拿起水来咕嘟咕嘟的大喝一气。

    龙腾见她脸色不似之前那般难看问她:怎么样?你没事吧?

    楚子柔听他一说,放下水袋站了起来活动活动筋骨惊奇道:唉?一点都不冷了,周身上下还暖洋洋的!

    龙腾双手抱在胸前,自语道:莫非郗风是在给你治伤?

    楚子柔又喝了点水:那个人跟你什么关系?他似乎与你有仇,但是却能看在你的面上救我!怪哉!你……你刚刚为何要自杀,是因我而死吗?

    龙腾犹如老僧入定,依旧沉思不语。

    楚子柔见他没有动静,搓了搓手道:若不为我而死,定会为我所杀!

    龙腾轻叹一声:他怎会在这里?当是与燕儿双宿双栖才对!

    楚子柔见他眼角微红:你个大男人,刚刚死都不怕,现在却要哭鼻子!羞也不羞?

    龙腾听她这般说话,吸了吸鼻子:哪个要哭了?

    楚子柔扮作恍然大悟:啊!也对,这城外风大,你定是被迷了眼睛!

    龙腾撇了撇嘴,继而又陷入沉思中。

    原来当日,龙腾与郗家父子在沙漠中分别,郗风护着郗不扬与凤天兆等人星夜回到中州。

    到达凤栖园时已是十余天后。凤天兆精通医理,又是巨商大贾之家,一应药材、事物俱全。他与郗不扬皆是武学匠人,每日运气疗伤赖有各类名贵药物,过不几天都好的七八了。

    叶倾城随他们一起来到中州,初时对这些人非常抵触,后来叶王妃多与她亲近,总算是说服了她。

    这一日叶倾城午间小憩,凤天兆在客厅和郗不扬商谈如何救治:郗兄弟,看小妹的情形,她当是头部受过重创,以致她忘记了从前的事物。这几日,我遍尝各类对症之药,针石不断却收效甚微。依我看来,若要痊愈,恐非人力所能。

    郗不扬神态黯然:兄长之意是要看倾城的造化了?

    凤天兆点点头:小妹伤在头部,头乃诸阳之汇,五行之宗!强加医治恐怕有益无害!

    郗不扬苦笑道:想我机关算尽,却落得这般下场。老天爷为何不惩罚与我?却要倾城替我遭罪?

    凤天兆安慰郗不扬道:你们一家骨肉分离二十多年,如今隔世重逢,岂不是苍天保佑。小妹虽遭此劫难,却无生命危险。假以时日,机缘巧合之际她能恢复却也未尝不可!

    说话间门外有人禀告,说是宫中内侍传旨。

    凤天兆连忙出门迎旨。

    那内侍将旨意传达:凤先生,皇帝龙体微恙,请先生入宫医治。

    凤天兆眉头一皱:微恙?太医院那么多太医,怎么请我前去?

    那内侍低声道:太医院那帮庸医都是束手无策,太子爷听说先生是位国手!这才令我前来邀请,请先生不辞辛劳,这就随小人入宫!

    凤天兆道:辛劳不敢当,请尊驾稍后,我收拾收拾。

    到了皇宫,昭宗太子正跪在床边,老皇帝躺在床上毫无生气。

    凤天兆暗自心惊,心想前些天皇帝还能外出狩猎,怎么如今看起来像是病入膏肓了?

    想到这里,他道了声告罪,手搭皇帝的脉门听脉。听了一阵,凤天兆眉头紧皱。

    昭宗见他神色异常,出言问:先生,怎么样?父皇怎么了?

    凤天兆摇摇头:回禀太子,皇帝……驾崩了!

    那一屋子内侍,宫女,连同跪在一边的太医们闻言便失声痛哭。

    凤天兆见太子跪在一边满眼焦虑,六神无主,安慰他说:太子殿下,保重身体!

    昭宗一抹眼泪,冲门前侍卫说道:立刻到鼓楼鸣鼓,请文武百官银安殿议事。

    凤天兆没有官职,当时与昭宗道了告别便回凤栖园去了。到了家门前,正遇到郗风南宫燕二人!

    凤天兆说了句:正好!你们也在。快到里屋,我有话说!

    说完之后,他在园中大声喊道:清叔,快把凰儿找来!还有王妃姐弟!

    南宫燕见他忙里忙慌,奇道:凤大爷怎么了?火烧眉毛都没见过他这么慌张。

    过了一会,清叔和凤凰连同叶氏姐弟一道回来。

    凤凰一进屋就说:老头,什么事这么大惊小怪的?

    凤天兆脸一沉:当着你姨父姨妈面前,不得无礼!

    凤凰一吐舌头,乖乖的跑到叶倾城身边坐下。

    凤天兆见清叔要关门出去,连忙挽留:清叔,你也坐。

    清叔一听,又走了回来,拉张凳子坐在门边。

    凤天兆坐下来,从怀里掏出扇子煽了几下:出大事了!

    凤凰嘴一撇:老……爹!你急糊涂了吧?大冷的天你扇什么扇子!

    凤天兆瞪她一眼:别打岔。我刚刚在皇宫,皇帝已经驾崩了!太子召集百官,想来定是要在灵前即位。

    凤凰说:这父死子继,历来无差!有什么大事?

    凤天兆摇摇头:要是真的如此也没什么。我看皇帝九成是死于非命!我离开皇宫时,太子的眼神必有深意!只怕我凤家要因此遭难。

    凤凰若有所悟:爹,你的意思是说太子弑君夺位?

    凤天兆点点头:皇帝春秋正盛,怎会突然崩殂?太子与昭嗣素来不和,只怕昭嗣会以此为借口行不轨之事。反正不管昭宗昭嗣,谁都不会让我们心安。

    清叔插言道:老爷说的不错!太子刚愎自用,昭嗣气量狭窄,都不是善茬!

    凤天兆点头称是:清叔所言极是!我凤家虽是中州大家,却无兵无权。倘若起了刀兵,只能任人宰割。

    叶良辰说道:龙大哥与靖王领兵在外,可以投到他门下。

    叶美景道:龙大哥,龙大哥!你整天就知道龙大哥!

    良辰一吐舌头,不以为意。轻声嘀咕道:还不知是谁天天念叨呢。

    凤天兆看了看郗不扬:贤弟,我意举家前往桃源,你愿意随我前去吗?

    郗不扬淡淡一笑:全凭大哥裁决。

    过了几日,昭嗣闻讯奔丧,却在皇帝灵前击杀了太子,被屈克拥立为帝。

    凤天兆早已变卖家当,关了铺门,带着一众亲眷家小离开中州往桃源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