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崇祯窃听系统 > 447 宫里宫外都是事

447 宫里宫外都是事

    想起来也是,这永福宫都不记得多久没来了!

    皇太极这么想着,便已到永福宫门口了。

    门口的两名小内侍冷不丁看到皇太极背着手走过来,顿时吓了一跳,连忙就想跪下迎驾。

    不过,皇太极是准备给布木布泰一个惊喜的,因此,便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安静,而后自己背着手,跨进了永福宫内。

    他身边的太监知道他的用意,因此,都不用他再示意,遇到的宫女内侍,全都示意他们跪着不要出声。

    对于皇太极的旨意,哪怕只是一个眼神,他们都不敢违背,因为他们实在是怕了!

    之前的时候,别的不说,至少有两次,不知道什么原因,在场的宫女内侍,竟然全都被皇上活活打死。在这样的前例下,谁敢违背皇太极的旨意?

    过了庭院,就到了殿门口,意外就发生了。

    门口守着的一名女官冷不丁地见到皇太极突然出现,虽然看到皇太极身边太监的示意,却还是张嘴就准备说话。

    朕一时兴起的好事,岂能被破坏了!皇太极瞧见,心中就不高兴了,那王八之气一放,也就是沉下脸,眼神也很吓人的盯着那女官,顿时,就把这个女官镇住了,立刻趴伏在地,一动不敢动。

    对此,皇太极还是比较满意的,因此也没有找这个女官的麻烦,继续背着手往里间走去。

    庄妃平日里也是贤惠的性子,此时,应该是在照顾福临吧?

    这个福临,也有好长一段时间没看到了,今天难得过来一趟,也赏点东西给他好了!

    这么想着,已经到了里间帘子这里,他正准备掀开帘子进去,给布木布泰一个惊喜时,就听到里面传来很低的声音,不过他还是能听得到。

    “皇上又到宸妃那里去了,听说皇上还对宸妃说,要让她再生一个皇子出来!”

    “她身子那么弱,能承受皇上雨露?”

    “”

    皇太极能听出来,一开始说话的那个,是布木布泰的心腹女官。而布木布泰的回答,能听出来很替她姐姐担心,这让皇太极很欣慰。

    姐姐想着妹妹,要照顾妹妹而妹妹担心姐姐身体,这后宫很和谐,很不错!

    皇太极心中想着,就更是高兴了。

    就算是皇帝,也不愿后宫明争暗斗的,这和普通地主老财都差不多。

    他正想跨步进去时,忽然,里面又有声音传来。

    “还是主子有主意,时常和宸妃聊她皇子的事情,让宸妃能时时想着她儿子!”

    这话让皇太极听得一愣,随后恍然大悟,难怪自己不管怎么开导宸妃,她都一直对早逝的皇子念念不忘,整天以泪洗面原来是庄妃时常和宸妃聊这个?

    这这是什么意思?

    隐隐地,皇太极感觉到了一股恶意,可是,他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这时,就听布木布泰冷笑一声道:“哪个皇子出生的时候,皇上有过大赦天下?这么好的事情,是姐姐的荣耀,自然要多奉承一番的了!”

    崇德二年七月初八日,也就是崇祯十年时,海兰珠生下皇太极的第八子。皇太极为此大赦,这是立太子时才会有的举措。

    所有人都知道,不是母凭子贵,而是子凭母贵,皇太极透露出消息,搞不好这个海兰珠的儿子,就是将来的大清皇帝。

    这个事情,当时在建虏这边引起了非常大的轰动。

    不过海兰珠的儿子,第二年就死了,未满周岁随后,布木布泰的儿子,也就是福临出生。当时,皇太极并没有大赦天下。

    而在海兰珠之前,也就是皇太极登基称帝的第二年,他都有两个儿子出生,也没有为此大赦天下。

    由此可见,海兰珠这个,是独一无二的。而且,儿子这个,皇太极并不稀罕,前后都那么多,那原因就是一个,海兰珠!

    皇太极不但是领兵打仗的能手,同样也是搞政治斗争的高手。布木布泰只是说了那么一句话而已,他就听出了其中隐含的意思。

    就是要让海兰珠思念儿子过甚,伤及身体,这样就没法再生,就少了皇位的最强有力的争夺者了。

    想到这个结论,什么姐妹和谐,全都是骗人的。宫里头,竟然也是如此龌龊!

    一想起宸妃的身体如此虚弱,竟然是拜她的亲妹妹所赐,顿时,皇太极的心中,就立刻升起一股怒火,烧得他那胖脸红红的,就和猴屁股一样,非常地吓人。

    在原本的历史上,皇太极正在和洪承畴所领明军决战的当口,听到海兰珠病危,都不管战事,立刻赶回盛京。由此可见,海兰珠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有多高了。

    此时知道,竟然有人在暗中算计海兰珠,这怒火烧起来也就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不过,正当皇太极准备闯进去质问时,忽然身后传来急促地脚步声,一名内侍的声音随即传来:“陛下,凤凰城堡八百里急报!”

    这个话,同时惊到了几个人。

    皇太极一听八百里加急,下意识地就觉得,又是一个坏消息来了。

    说真的,他怕了,怕了八百里加急!

    但是,再怎么怕,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的。他立刻转身快走几步,都不等身边轮值太监把急报转呈上来,自己就去抢了过来看。

    这份八百里加急是鳌拜派人送来的,说已经确认,声势浩大而来的明军,其实就是虚兵,东江军根本没来。鳌拜担心明军这么做,肯定有别的用意,因此加急提醒皇太极这边,一定要小心明军趁机搞什么阴谋诡计!

    看完这个急报,皇太极不由得有点站不稳身子,晃了晃,吓得他身边的太监内侍,全都想来扶他。不过好在皇太极最终还是站住了,一把手甩开了扶他的手。

    暗中准备,布局了那么多,结果东江军却压根没上当。皇太极是真有点恐惧了,做得这么谨慎,竟然还被东江军发现了?真要这样的话,也就能说明,这个东江军根本就没法消灭掉!

    满心欢喜地等待捷报,结果到头来一场空,还要担心明军在别的地方搞什么鬼!这种未知的担心,让皇太极转过头,狠狠地盯了一眼里间,而后便匆匆回转崇政殿去了。

    刚才的对话,同样惊到了里间的两个人。这对话,就仿佛是惊雷,就响在天灵盖上,震得布木布泰和她的心腹女官脸色惨白,甚至那女官都站不住,一下跌坐在地。

    皇上到底是什么时候站在外面的?怎么就一点动静都没有?他又听到了多少事情?

    这一个又一个的问题,让布木布泰感觉前途昏暗,都有点绝望了。

    她十二岁就嫁给了皇太极,可以说,在皇太极的后宫中,她是最了解皇太极的,没有之一。她知道,皇太极可是军阵中厮杀出来的皇帝,杀人不眨眼,对敌人,对身边的人,只要有利益冲突,那绝对是铁血无情的。

    别的不说,当年先汗薨了的时候,就是皇太极主导,联合其他贝勒,硬是逼得多尔衮之母为先汗殉葬。

    如今,姐姐是皇太极的心头肉,他肯定会非常愤怒,虽然刚才有要事走了,可等他处理完了,绝对会处置自己?

    怎么办?怎么办?

    布木布泰第一次,感觉到六神无主,感觉到绝望!

    不过当她转头看到边上睡得正香的福临时,心中忽然又爆发出了无穷的信念:不,决不能等死,一定要想出解决这个危机的办法来!

    身边的心腹女官,都差尿裤子了,根本没法帮自己!布木布泰看了她一眼,心中想着,捏着拳头,暗咬银牙,就盯着自己儿子的脸,脑筋急转。

    忽然,就见她眼睛一亮,显然是有了想法。只见她抱起自己儿子,也不管会不会吵醒他,就匆匆地出门而去。

    没多久,布木布泰就到了关雎宫,还没进宫门,就见她立刻换了一副面容,手中抱着的福临,也被她偷偷地拧了一把,于是,母女俩,一个大哭,一个哽咽着,就往宫里闯去。

    此时的皇太极,却是不知道这些事情。急匆匆地返回崇政殿之后,又更加详细地询问了信使,再查看地图,估摸着明军到底会在什么地方捣鬼?

    他不相信,明军会只是虚张声势一趟,什么都不做!如果换成他是卢象升,也肯定会趁着这个机会,捞一笔好处的!

    离东江军最近的,是原来的朝鲜。不过如今已经被自己消灭,该抢的东西也抢得差不多,东江军应该不会去那边,没什么价值!

    皇太极的胖手指划过地图,指到了临近东江军的另外一边:金州。

    金州是老成持重的代善坐镇,守城兵力有六千,和东江军的兵力差不多。东江军想要攻打金州的话,那是白日做梦,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手指继续划过地图,皇太极的小眼睛,忽然就盯住了盖州和海州两地,心中想着:该不会是那明国皇帝又趁这个机会偷袭吧?

    这么一想,还真有可能!

    东江军在鸭绿江这边虚张声势,吸引大清的注意力,然后明国皇帝,又从关宁这边出击,不管是打下盖州,还是打下海州,都会让大清相当被动,就等于是一把尖刀插到了胸口来了!

    想着这个,皇太极又摇了摇头。自己在布局东江军的时候,早就料到了这些,因此,海州和盖州这两城,都布置了重兵不说,探马也放出很远,明军要想像上次偷袭塔山一样,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明国皇帝想重施故技的话,盖州或者海州那边,早就快马赶来报信了!

    否定了这两个地方之后,皇太极就有点糊涂了,那明军会图谋什么呢?

    想了半天,想破头了,皇太极还是想不出来,明军趁这个机会到底要做什么?

    最后,他不得不把在盛京的那些臣子给召集了过来,甚至连宗人府中幽禁的多尔衮,也被他给传了过来。

    把情况一说之后,就连自诩为张良在世的范文程,也是没有一点头绪。

    最终,皇太极不得不把目光转向多尔衮,他有被明军偷袭过的经验,这也是皇太极把他也传来的原因,想听听他是怎么回答的。

    还真别说,多尔衮在宗人府幽禁的这段时间内,还真是仔细琢磨过崇祯十二年打了败仗之后开始的事情,对于明国皇帝,也是琢磨了又琢磨,还真被他琢磨出了一点东西。

    只听他回答皇太极道:“明国皇帝非常精明,臣弟见过他一次,有种面对陛下的感觉。而且观他用兵,多是在意料之外突然咬我大清一口。从这些方面考虑的话,臣弟有点担心担心金州那边!”

    “什么,你是说,明国皇帝会领军去金州那边?”皇太极一听,觉得有点荒谬,“他难道敢渡海而来,就不怕海上的风浪太大而葬身鱼腹?”

    要是明国皇帝真得突然领军出现在金州,那凭代善的六千兵力,还真守不住金州。这也就是说,金州危险,代善危险了!

    得到这个结论,刚封了亲王的岳托就急了,连忙看着多尔衮说道:“明国皇帝远在京师,他如何知道辽东发生的事情,从那那么快地做出反应?要是遇到了大风浪的话,明国皇帝连同精锐一起葬身鱼腹,这种代价,谁能承受得起?”

    很显然,他也不认可多尔衮的猜测。其他人,当然也是差不多的意思。

    面对这些质疑,多尔衮却并不慌乱,而是对皇太极说道:“陛下,东江军的水师统领,可是海盗王郑芝龙。他的手下,全都是海上的能手,是在海上讨生活的。他们对大海非常熟悉,因此,臣弟以为,我们大清觉得大海非常可怕,但明国那边,却未必如此。至少臣弟觉得,明国皇帝出现在金州的可能性非常大!”

    “陛下,微臣愿领兵马赶往金州驰援!”岳托一听,当然要救他老子,连忙向皇太极请旨道。

    但是,皇太极虽然觉得多尔衮的猜测有一定道理,可也仅仅如此而已。他不认为,富有四海,有着万里疆域的明国皇帝,敢跨海而来辽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