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道罚恶令 > 第九百十九章 掩盖真相

第九百十九章 掩盖真相

    “那……五年前发生的事为何不让说?是哪个官府不让说?”

    “官府就官府呗……还能有哪个官府?对了,两位不也是官府中人么?”

    “正因为我们是官府中人,所以听你说官府不让说甚是好奇。官府从来没有封禁言路之举措,只要不是妖言惑众,煽动百姓的,向来是广开言路的。”

    “哦,大人说的是!”

    小二这表情,顿时让陆笙腻歪了。就好像前世陆笙网上遇到杠精,绝对不会争辩啥,向来都是,对,你说的都对。

    “小二,来,这边坐。我呢,是从京城来的官,很大很大的那种。来风雷镇就是秘密调查五年前的案子。”

    小二上下打量着陆笙,过了许久,才默默的点了点头,“您穿的官服确实要比街上巡逻的官爷气派的多了……”

    “五年前,风华村被强盗洗劫的事,你知道么?”

    “这……听是听说了,可谁也没见着啊。五年前风华村被一夜之间杀光了,我还记得我爹连鞋子都不穿跑过去看。

    一个村子三百多号人,一个喘气的都没有。当时大老远的就被官府给封锁了,尸体是一车一车的推出去的。”

    “这伙强盗是哪来的?五年前,在久安府附近有这么一伙强盗么?”

    “以前倒是没听说过,风华村出事了以后才知道,这伙强盗叫三十六贼,是从山里跑出来的。他们奸淫掳掠无恶不作,听说还喜欢吃人。”

    “那,当年事发的地方在哪?以前的村长家在什么位置?”

    “就这条街街头第二个,镇上最大的院子,言员外的家,以前就是村长的家。”

    “言员外的家?就是那个在风雷震创办作坊的言员外?他怎么不换一个地方,死过这么多人不怕半夜闹鬼啊?”小南好奇的问道。

    “言员外是外地人,当时官府下了封口令也没有人告知他此事,整个镇上,就属那里的风水最好。所以言员外就在那安家落户了。”

    吃完一顿饭,陆笙带着小南在风雷镇走了一圈,也问过不少的人。但他们对当年发生的事情知道的并不多。所了解的信息多是道听途说,要么是官府说出的案情,要么纯粹胡扯。

    五年前,风雷镇周围还是一片贫穷落后的景象,百姓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就是吃盐吃醋都得向左右邻居去借。消息闭塞,又加上官府封锁,知道详情的很难找。

    而且,当年的风华村并没有活口,唯一见到的那个风小雪,还是被吓出了精神病。

    陆笙和小南回到久安城玄天府,顿时感觉整个玄天府的气氛有些压抑。顺着指引,陆笙来到旗总的办公室,推开门的一瞬间,就看到旗总正跪倒在胡力身前,胡力的脸色铁青。

    “看来……你已经调查清楚了。”

    “府君大人,卑职渎职,请府君大人责罚。”胡力很光棍的请陆笙坐下,而后立正行礼道。

    “说吧,怎么回事?”

    “五年前,久安府周边并没有盗匪。那一夜,一场大雨冲垮了久安府牢房,有四十几个重犯从牢里逃了出来。因为周围有许多深山密林,这群重犯逃进了深林中。

    而袭击风华村的盗匪,其实就是这群逃犯。”

    “久安府旗总……林淼?”陆笙手指轻轻的敲击着桌面,“我记得没错吧?”

    “是!府君大人……我错了……我不该为了业绩隐瞒实情真相……牢房陈旧破败,卑下没有及时修缮。牢房被冲垮,卑下没能及时将他们抓捕归案……卑下一招走错,步步皆错,直至发生了那无法挽回的后果。”

    “大雨将牢房冲垮,犯人逃了出来……你虽有疏漏但这事却不能怪你。但是,这群犯人皆是重犯,他们的危险程度远超江洋大盗。

    这个时候,你除了抓捕逃犯之外,最先要做的是驱散附近的百姓,最起码也应该在附近的村庄安排执勤的玄天府小队。

    你为了掩盖疏漏而不对百姓进行疏散保护,致使这群逃犯闯入风华村屠戮了全村。这件事的后果,可以说是因为你的渎职而发生的。”

    “是……府君说得对,卑下错了……”

    “当年的案子详情你和本君好好说说。”

    “那一天,风华村正好在办喜宴,几乎全村的人都去了村长葛家。那群逃犯饥寒交迫,冲进葛家将村民全部制服。屠杀了全村之后,携带着新郎官和新娘子逃离了。

    我们接到案情之后连忙去追,在山林中,我们发现了被撕烂的新娘子衣服,在悬崖边,还找到了新郎官的鞋子。

    所以……我们推测新娘子和新郎官已经被他们杀害了。”

    “后来呢?”

    “后来,我们在密林深处,距离他们停留的地方十里远的地方找到了他们散落的尸体,尸体已经被野兽啃食过,几乎辨不清了。

    但他们身上还穿着囚服,应该就是那伙逃犯。尸体皆被分尸,死于利刃之下。”

    “你的结案文书不是他们自相残杀么?”陆笙冷笑的问道。

    “这是卑下为了能结案才如此写的,其实当时卑下的调查结果应该是当时出现了第三者。可能是某个路过的侠客知道了这群盗匪的所作所为,便追进了密林之中杀了这群盗匪。”

    “过路的侠客?”陆笙眼神冰寒的看着林淼,“你到了现在还在编故事?”

    “卑下不敢。”

    “那好,你说风小雪说的是什么?当时,那群盗匪本想当众侮辱新娘子,而后新郎官变成了鬼将盗匪全部杀死,而后,全村的都被杀死……这事怎么说?”

    “大人,这明显是胡说八道嘛……而且那个风小雪被吓傻了,她说的都是胡话啊。”

    “一个精神病患者说的胡话,可能也会比你这个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人可信的多。胡力,摘下他的肩章,没收他的令牌,压下去严加看管。”

    “是!”胡力一挥手,门外的两个玄天卫走进办公室,如拖死狗一般将林淼拖了出去。

    陆笙翻阅着眼前的卷宗,看着上面的验尸报告署名。

    “这个人还在不在,把他叫过来。”

    “是!”

    很快,仵作被玄天卫的弟兄带到陆笙面前,“卑下天佑德,参见府君大人。”

    “天佑德……五年前的风华村的验尸报告是你写的?”

    “是!”

    “报告上说,风华村三百零七人,尽数被盗匪斩杀,多数身中数刀,惨不忍睹是么?你当年的验尸报告可有什么疏漏?”

    听到问话,天佑德的眼眸中精芒闪动,眼神看向陆笙却瞟向身边的胡力。看到天佑德这个反应,陆笙顿时意识到有问题了,嘴角微微勾起一丝冷笑。

    “天佑德,林淼已经被本君拿下了,本君不希望你是下一个。当年的案子还有什么隐情,如实道来!”

    “府君大人明鉴……”天佑德眼中精芒更是闪烁,但表情却已经动容。微微思考一瞬,连忙跪倒在地,“府君大人,其实当年此案尚有不少疑点。

    但是……旗总大人以为,要继续追查,案子不能了结恐生变化,而且案情也太过迷离,无法继续追查,所以……所以授意卑下更改验尸报告,造成盗匪分账不均,自相残杀同归于尽的案果。毕竟,当年的凶手确实是那群盗匪。”

    “恐怕不是盗匪,而是越狱而出逃犯吧?”

    “大人已经知道了。”

    “一份漏洞百出的结案报告,你当本君这些年的案子是白破的么?徽州虽然到处都是群山密林,但盗匪有几何?久安府十五年来都没有盗匪肆虐,突然间哪来这么大规模的盗匪?要真的有,玄天府这些年是吃白饭的?还是说,胡力是吃白饭的?”

    “卑下不敢!”天佑德顿时吓得微微哆嗦。

    十年前,玄天府是一群想证明自己的人,五年前,玄天府是一群为了荣耀为了信仰而聚集在一起的人。但现在,十五年了,玄天府之中也渐渐出现了尸位素餐,欺上瞒下,贪污,**,渎职。

    虽然陆笙知道,这些东西早晚会出现。也是必须长期坚持,长期战斗的重要工作。可真的看到这些发生在眼前,陆笙心底感觉一阵心痛。

    “当年的案情你还记得多少?如实交代!”

    “启禀府君,当年旗总要我更改结案报告的时候卑下其实心底惶恐,所以并没有将原本的验尸报告销毁,而是重新伪造了一份。”

    “原版的验尸报告呢?”

    “在卑下的家里……”

    路上呢个连忙让他带人去拿,好家伙,不只是就那一次的验尸报告,在天佑德的家中竟然找到了七八份被更改的验尸报告。

    有的明明是有他杀的嫌疑,但凶手身份却无法确定,如果以他杀去追查,这些案子永远都不可能结案。为了自己的破案率,林淼就授意仵作验尸为意外身亡。

    有的,某个有林淼背景的错手杀人,明明致命刀伤有两处却只写一处。这样,凶手在公堂上会以失手杀人而非故意杀人定罪。罪名不同,所量刑也是天差地别的。

    “看来对林淼革职查办是太轻了,胡力,带到总部让刑训科的人好好问问,到时候依家法去办。”

    “是……”

    陆笙拿出五年前风华村的案子扫视了起来,“当年确实有强盗冲进婚礼现场,他们逃出牢房的时候还顺手拿走了监狱里的军刀。

    而在抢劫新婚现场的时候,他们砍杀了十几人立威但并没有屠杀所有的人。

    只有十几个人身上有致命刀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