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他出自地府 > 第1698章 如此多娇

第1698章 如此多娇

    他出自地府最新章节!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

    “请进。”

    办公室门被推开。

    皇锐集团的掌门人蔡红鲤走了进来。

    听到高跟鞋声音,纳兰明珠转过身,看到蔡红鲤,有点意外的笑了笑。

    “蔡董,你怎么来了?”

    这话问的比较奇怪。

    这是皇锐集团,而蔡红鲤是皇锐的一把手,她出现在这里,看起来理所应当,但实际上,最近一年多,蔡红鲤基本上很少待在公司。

    当在一个领域走到极致后,人往往就会追求别的东西,皇锐集团度过那段风雨飘摇的时期以后,蔡红鲤就开始当起了甩手掌柜,将集团交给了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纳兰明珠打理,至于她本人,则开始全球旅游,投身公益事业,开始追寻精神方面的追求,还曾经去落后山区支教过一段时间。

    时光荏苒。

    但是她的容颜却没有太大的变化,相反,在越来越丰富的人生经历之后,她的脸与气质,变得越来越韵味动人。

    “来看看你啊。”

    蔡红鲤笑着走近,似乎已经从伤痛中走了出来。

    是啊。

    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

    算算时间。

    皇锐前任掌门人的亡故,已经过去了五年了。

    “蔡董应该才从牧野草原回来吧?”

    纳兰明珠笑问。

    蔡红鲤点头。

    “其实,在都市里生活久了,真应该去贴近大自然看一看,那里的天空,真的和镜子一样干净,在那里,人的心灵就像是受到了洗礼,还有无边的草原与画一样的骏马,我推荐你有机会也应该去一下,那里的牧民真的很好客。”

    纳兰明珠莞尔一笑。

    “那蔡董为何不在那多玩一段时间?”

    “我说过了,叫我蔡姐就行。”【#@爱奇文学www !~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可是这是在上班时间”

    蔡红鲤对于纳兰明珠,类似于伯乐与千里马的关系,可是公归公,私归私。

    以前穆青鱼在世的时候,在工作上都不允许蔡红鲤有任何的逾越,蔡红鲤上任后,也没有打破姐姐的规定。

    “真的吗?”

    蔡红鲤笑问:“你确定?”

    纳兰明珠下意识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继而笑了一下。

    “原来都已经六点半了。”

    “工作归工作。但也不能废寝忘食,你要是累倒了,我再去哪找这么一个好帮手?看你样子,应该还没吃饭吧?走,吃饭去,我请客。就当我这个不靠谱的老板,奖励出色的员工了。”

    纳兰明珠莞尔,随即收拾了一下东西,和蔡红鲤找了一家餐厅。

    “明珠,你今年多大了?”

    点完单,蔡红鲤像是闲话般问道。

    “二十。”

    纳兰明珠回答道。

    蔡红鲤注视着她。

    那眼神,并不像一个上级在看待自己的下属,而更像是一个姐姐在看待自己的妹妹。

    “都二十了,还真是不知不觉”

    “蔡姐,在我的印象里,你可一直都是坚强独立的女性代表,是我学习的偶像,悲春伤秋,那是俗人才会做的事情,你不会也要感叹岁月易逝年华易老吧?”

    从纳兰明珠的语气就可以听出,两女的关系确实非常不错。

    “偶像?那你还真是挑错了人。”

    蔡红鲤摇头一笑。

    “我的一生都相当失败,可没有什么值得你学习的地方。”

    作为皇锐的董事长,国内乃至全世界最年轻的商业领袖,或许也只有蔡红鲤本人会用失败这个词来形容她自己。

    “蔡姐,你可别这么说。你这话如果传了出去,恐怕又能掀起讨论的热潮了。”

    纳兰明珠喝了口水。

    不知道是单纯的不喜欢还是极度的自律,无论任何场合,纳兰明珠只喝水,滴酒不沾。

    “对了,M国才发生不久的恐袭,你听说了吗?”

    蔡红鲤突然问道。

    纳兰明珠点头。

    “那么大的事情,新闻上都在报道。都说西方是自由民主的乐土,这事一出,恐怕没有多少人再把西方当成是理想的天堂了。”

    蔡红鲤注视着那张年轻貌美的脸蛋。

    “当理想成为一片焦土的时候,确实很残酷,可最残酷的是,明明知道那是自己追求的是一片废墟,却依然自欺欺人的将之当成是向往的天堂。”

    纳兰明珠放下水杯,抬起头,注视着与自己同样孤身一人的女人。

    “可是,人活着,总得找点寄托不是吗?”

    “我曾经也和你一样,认为自己活着,就像是行尸走肉,所以总想着抓住一些什么,当成自己活下去的动力,无论结果如何,都不想去考虑,但是后来,我明白了一个道理。”

    “蔡姐,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纳兰明珠轻声道。

    “其实,我本来打算在牧野草原多玩一个月的,你知道,我为什么中途选择回来吗?”

    纳兰明珠问道:“为什么?”

    “宋洛神。”

    蔡红鲤说出了一个曾经叱咤商界如今呼啸政坛的名字。

    “如今最年轻的内阁委员?”

    蔡红鲤点头。

    “你应该听说过她,比你大两岁,比我小两岁,刚过三十,已经成为了权柄滔天的巨头,或许未来,还将再一次创造历史。”

    蔡红鲤感叹道:“她似乎是专门为了打破常规而生的。和她生活在一个时代,对我们女人而言,是一种不幸,却也是一种大幸。”

    江山如此多娇,可是宋洛神的存在,就像是最耀眼的天光,让其他女性因此而黯然失色。

    “我还知道,这位宋委员,和蔡姐你曾经是师姐妹呢。”

    纳兰明珠笑道。

    蔡红鲤点头,毫不避讳的坦然道:“没错,我们曾经做过竞争对手,可是很遗憾,她中途选择放弃了经商,选择了仕途,或许很多人觉得她能够有今天的成就,只不过是因为有一个非凡的出身,可是龙国的豪门那么多,豪门子弟千千万,又有多少人,能够走到她那个地步?”

    “蔡姐,你很敬佩她?敬佩一个自己的敌人?”

    “敌人?”

    蔡红鲤沉默了下,轻声道:“明珠,或许我曾经把她当成过敌人,但即使在我最痛恨她的时候,我也依然敬佩着她。这与仇恨无关,她的身上,有很多值得我学习的东西,其中有一点,就是放下仇恨。”

    “她的家人,曾经幽禁过她,干涉她的婚姻自由,现在的宋氏集团掌门人,曾经还带人抓捕过她,还有我,以及皇锐集团,曾经也不止一次的给她造成过麻烦,以她现在的地位,想要对付我们,易如反掌,可是她没有。”

    “蔡姐,我承认,她是当今这个时代,最出色的女性,但是现在我们和她井水不犯河水,你说的那些,已经是成年往事了。”

    蔡红鲤笑了笑,重复了一句。

    “我和她。确实是陈年往事了。”

    纳兰明珠眼神闪烁了下。

    “明珠,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而且是在面临一个不亚于自己聪明的对手的时候,而且,当这个对手。还掌控着远超于自己的权势,那么你做什么,都很难做到真正的悄无声息。”

    纳兰明珠没有说话。

    “宋洛神确实拥有超出常人的胸怀,但是,这并不代表她仁慈,她会宽恕的,只是那些她已经不在乎,或者已经不会对她造成威胁的事物。”

    “蔡姐,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没关系,你只需要明白一个道理就好。”

    蔡红鲤盯着纳兰明珠,就像是在注视着曾经的自己。

    “我和你一样,都曾失去过亲人,也都曾悲痛得想要死去,我也曾想着,总得为亲人的死,去做些什么。但是后来我才明白,地下的人,要求的并不是我们为他们做些什么,他们最大的愿望。恐怕就是让我们带着他们对我们的爱好好的活下去,活到很老很老。”

    纳兰明珠嘴唇抿紧,不言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