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手术直播间 > 2926 一个是日历,另一个也是日历(盟主惜尘夕尘加更5)

2926 一个是日历,另一个也是日历(盟主惜尘夕尘加更5)

    伊人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额角的黑发还湿漉漉的粘在白皙透亮的皮肤上,便换了一身衣服,穿着毛茸茸的外衣跑了下去。

    常悦没有去,这时候做灯泡,打搅他们的二人世界有点太扫兴了。

    再说,站在楼上看,视野比下面更好,还有一种看歌舞剧的感觉。皑皑白雪中,一对恋人相拥相依,应该特别美好。

    看见谢伊人冲出去,看见郑总把伊人抱起来,看见伊人用手轻轻把郑总头上的雪拂去,常悦心里有些说不清的感觉。

    这才是恋爱吧,虽然每天都很忙,但心里牵挂着对方。连郑总这种石头一样的人,都知道在生日一早雪地里踩出字,向谢伊人祝福。

    自己呢?那货就知道嘴炮,常悦心生苦恼。今晚领完诺奖,一定找个酒吧把他给灌醉!

    常悦不知道自己在想和苏云喝酒的时候,嘴角的笑很甜,很美。

    “站了多久?”伊人把郑仁头顶的雪拂去,半头白发,她又略用力的蹭了蹭,轻声问道。

    “没多久,你起的这么早啊。”郑仁笑的很开心,之前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似乎幸运值又一次展现出来巨大的威力。

    “到时间就起来了。”谢伊人用力的抱了一下郑仁,随后牵起他的手,放在自己嘴前,哈了一口气。

    “不冷不冷。”郑仁揉了揉谢伊人的头,嘿嘿笑道,“你穿的少,小心别感冒。”

    “不会的,你都说不冷了。”

    “好啦,你快点回去。”郑仁把手放到谢伊人的脸上,轻轻捧起来。在谢伊人的映衬下,美丽的雪花似乎变得丑陋了起来,他想要遮挡住落雪,但却徒劳。

    “给你的生日礼物,拿着赶紧回去。”郑仁蹭了蹭谢伊人的头,随后放开,一只手遮住天上的落雪,哪怕没什么用,他也下意识的这么做着,另外一只手把身后的背包取下来。

    背包上落了几公分厚的白雪,郑仁把他们拂去,想了想,牵着伊人的手走进旅店。

    “小心别着凉。”郑仁随口啰嗦着,“喏,这是日历,这个也是日历。”

    “”谢伊人忽然想起了鲁迅家门口的两棵树。

    “不一样啦。”郑仁开心的笑道,“每天只能翻一张,别那么好奇一下子都撕掉。每一张都不一样,我想了很久的。”

    “为什么是两本?”谢伊人疑惑的问道。

    “,因为当一张张撕去的时候,你会看到很有趣的东西。”郑仁笑道,“喏,这个是我的,上面写着从去年12月10号到现在每一天我的思念。”

    “咦?你什么时候学会的土味儿情话?”谢伊人对“思念”这个词从郑仁嘴里说出来表示很不解。

    “这不算是土味儿情话,只是实话实说。”郑仁把第一本日历递给谢伊人。

    礼物包装精美,打开后谢伊人看见日期就是12月10日这一天。上面有一行字,自体很熟悉,是郑仁写的。但不是用原子笔写在上面的那种,而是印上去的。

    看样子这是他在厂家定制的,谢伊人笑了,和自己预想之中的礼物不一样,郑仁还是肯用心思的。

    日历上没什么图案,只有作为背景的暗花,像是雪花纷飞的斯德哥尔摩街头的路灯灯光一样。

    今天是伊人的生日,我们一起在步行街做了准备,灯光、雪花,富贵儿拉着小提琴,我听不懂旋律,但觉得在静逸的夜晚那旋律很优美。

    但很快就接到急诊的电话,我们像是脱了僵的野狗一样跑回去急诊急救,做手术。

    今天过的很充实,我很怀念它。

    日历上写的文字很直白,诗不是诗,散文不是散文,情话不是情话,最简单的白描写了去年的今天发生的事情。甚至连细节都没有,简单朴素,就像是郑仁的为人一样。

    谢伊人的眼睛亮晶晶的,手轻轻拂过页面,柔声问道,“下一张上写的什么?”

    “明天就知道喽。”郑仁笑道,“这一年的每一天我都很清楚的记得,不要提前看。”

    “嗯,耍赖是小狗!”谢伊人笑看着那个日历,她努力的想着随着时间一天一天过去,会出现什么样的惊喜。

    “这个是另外一本,你可以当做便签。”郑仁把另外一株“枣树”拿出来说道。

    “里面的东西不一样么?”

    “嗯,不一样。大概一个月后能看见上面的结构,你能猜出来是什么。我看过磨具,做的很精美的。”郑仁笑道。

    “那我用它来做记录。”谢伊人抱着盒子说道。

    “好啦好啦,抓紧时间回去,外面冷,你穿的还少。”郑仁又一次啰嗦。

    “还以为你会把诺奖的奖牌送给我。”

    “都会这么想吧。”郑仁道,“可那样太省事儿了,没有仪式感。”

    能站在斯德哥尔摩街头说诺奖的奖牌没有仪式感的人,估计也就郑仁了。

    “嘿,明天写的是什么呀。”谢伊人依旧对第一株“枣树”爱不释手。明知道郑仁不会说,她还是柔声问道。

    “快回去吧,一会吃完早饭见。”郑仁把谢伊人的头发柔乱,看着发丝蓬松,觉得伊人毛茸茸的好可爱。

    “上楼上楼,我回房间洗漱。”郑仁拉着谢伊人回到楼上,把她送回房间,这才满意的长长出了一口气。

    似乎伊人很喜欢自己的生日礼物,接下来还有整整一年的时间去想明年的生日要不然把诺奖的奖牌重新做一下?似乎是个好主意。

    郑仁笑了笑,拿出手机,给杨教授发了一条微信。

    杨哥,昨天患者术后怎么样?

    出乎郑仁的医疗,杨教授的微信在不到1分钟后就回来了。

    我在看着,孩子很健康,孕妇术后引流管引出淡红色血性液60,状态平稳,手术应该成功了。

    看着一行字,郑仁都能想象到杨教授在做什么。这个时间,应该是帝都13点左右。估计他今天连班都没上,一早8点就去了妇儿医院,看到现在。

    手术成功,是应该的,但郑仁觉得心情又好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