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1号傲妻:宫少,别硬来 > 第1098章 再现爆料

第1098章 再现爆料

    第1098章再现爆料

    程远达特意谨慎嘱咐,就是想躲开西城。

    自从卓枫当了这西城署长,他就已经开始着手在东城安插自己的人了。

    早知道出今天的事,齐芳菲的案子就应该直接挪到东城警署的。

    现在后悔也来不及,只能尽快补救。

    只是已经习惯于高高在上的程远达,还是太过于自信了。

    齐芳菲的事情不过是个导火索,一旦点燃,一发不可收拾。

    程耀阳坐上了程远达的专车,从正门出去。

    毫无意外,被记者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记者们敲着玻璃,希望车内的人能够降下车窗。

    程耀阳坐在后座上,脸上一片淡然。

    助理看着汽车一点儿挪不动的样子,有点着急。

    “少爷,这怎么办啊?”

    程耀阳却无刚刚的凝重,随意的摆弄手机,在信息上点了一个发送。

    信息刚一出没几秒钟,就听车外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程长官在后门!”

    记者们一听,迅速反应,呼啦一下子走了大半。

    留下的记者也原地发呆,不知道该不该信,却也不足以挡住程耀阳的车了。

    助理猜到了什么却又不敢直接问,“少爷,这”

    “开车!”

    “那咱们去哪儿?”

    “去抓人啊!”程耀阳淡淡一笑,透着几分意味深长。

    按着得到的消息,车开到了一个小巷子里。

    这里江南区少有的贫民区,车无法通过,只能下车走进去。

    “少爷,我们去就行了,您还是别下去了,这里脏的很!”

    “没事,我倒是想看看,谁这么大胆子!”

    前面助理开道,程耀阳后面也跟着两个保镖,一行人往里走去。

    辗转找到一个屋子,蓝顶的简易房,看起来摇摇欲坠。

    “你们确定是这里?”程耀阳心想着,这是人住的地方?

    “显示的定位,的确就是这里!”助理看看手机,再一次确认。

    程耀阳点头,“进去。”

    保镖听令,上前一脚踹开了门。

    屋子里光线不足,只有几个显示屏亮的刺眼。

    一个人坐在电脑前,听到踹门声都没有转身,依旧忙着鼓捣键盘。

    “哎呀,不都说明天给你房租嘛,烦不烦啊!”

    话音刚落,人就被保镖拎了起来。

    “你,你们要干什么?”那人这才反应过来,吓的结巴。

    “你说要干什么啊?那网上的帖子是不是你发的?”保镖质问。

    那人眼珠子转了转,“什么帖子?我发的帖子多了”

    “少废话!就是这个帖子!”

    那人本就心知肚明,“这,这我真不知道我就是拿钱办事”

    “还不说实话是不是?”保镖作势就要打。

    程耀阳抬手示意了一下,和气的走过来,从钱包里抽出一沓钱。

    “要钱就好办,我最不缺的就是钱,只要你告诉我,这件事是谁让你做的,我可以十倍佣金给你!”

    那人眼睛一亮,“真的?”

    转念,又觉得不对,“我要是说了,你们马上翻脸,我也没辙啊!”

    “你倒是聪明!如果你现在不说,我一样会翻脸的!”程耀阳语气平淡,却尽是威胁。

    保镖一拳就要挥过去,那人急忙求饶,“我说,我说!”

    “是一个男的找的我!”

    “姓什么,叫什么,长什么样子,你知道吗?”

    那人摇了摇头,“您也知道,干这种事儿吧也不可能留真名啊,我也就见过一面,就是四十多岁的年级,穿的挺讲究的,听口音是本地人。”

    程耀阳又问,“还有吗?”

    “没有了,他就给我了一沓资料,让我寄到警局一份,然后等他通知,在网上再爆料”

    程耀阳哼了一声,“果然是他!”

    转身便走。

    助理问道,“少爷,这人”

    “不用管了!”

    一行人上车,助理还是觉得不稳妥。

    “少爷,长官不是说让送到东城警署吗?”

    程耀阳不耐,“你哪儿那么多问题?你没听那人说的人是谁吗?”

    “这”助理有点儿懵,仔细琢磨了一下,“刚刚那人说的是沈”

    程耀阳不语。

    助理却吓出了一身冷汗。

    如果他猜的没错,那人说的是沈长坤啊。

    这沈长坤是少爷的老丈人,一旦把刚刚那人抓了,到警署各种胡说八道,这事儿就更乱了。

    少爷这是顾及岳父,更是顾及程家的颜面。

    果然还是少爷想的周到,他这才转过弯来。

    小助理自然不知道此刻他在想什么,心里对自己少爷的睿智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程耀阳则深意一笑,合上眼养起神来。

    另一边,程远达却有点儿麻烦。

    刚从后门一出来,就被记者堵了个水泄不通。

    “磨蹭什么,快点儿开车啊!”

    司机为难,“长官,他们靠车太近了,强行开出去会出危险!”

    程远达一个头两个大。

    虽说和很多媒体都有交情,可总得有一个沟通的过程。

    放眼看去,这群人就跟见着肉的狼一般,可见着大新闻了,怎么可能放过。

    程长官,请问您对网络上的传言有什么回应和解释吗?

    齐芳菲涉险买凶杀人,请问程长官使用什么方法保释的?

    现在多方认为程家的行为,已经妨碍了司法公正,对此您有什么需要跟大众解释和声明的吗?

    一通的问题,接踵而至。

    这么僵持不是办法,特助急忙打电话,喊了行政总区的安保过来疏通通道。

    记者们对着车一阵猛拍,各种追问,最终被拦截住,程远达才得以脱身。

    为了摆脱记者,程远达不得不在川江大道上来回兜了三圈,才回到了程家大宅。

    这一天,就跟打仗似的。

    没想到刚一到家,就得到了消息,那个爆料人又在原帖上更新了消息。

    这让一直关注此新闻的吃瓜群众们再一次的沸腾。

    纷纷转载,分析。

    更新的内容是一段两个人似是通电话的录音。

    虽然做了声音处理,一时分辨不出来是谁,可通话内容却让人各种猜想。

    是不是你?说好这件事我来处理的,我今天飞机都取消了,处理不好就是一身骚!

    放心,后续的是我来帮你处理!

    我已经派人去善后了,做哥哥的只能帮你到这儿了,记住,无毒不丈夫!

    程远达脸色阴沉又狰狞。

    这对话,他在熟悉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