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辇来于秦 > 第一百五十九章

    低沉的牛角号声划破了夜色的宁静,所有的新军帐篷里,同时传出了集合的喊叫声,只是几个呼吸的事情,新军的营地里,便已经是灯火通明,一什什的士卒冲出帐篷,快速集合完毕,找到自己所属的屯,于屯为单位,又迅速摆开了防御阵形。

    队列里,一声声的牛角号声响起,这是询问,所有人,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呢,新军的营地是在骊山大营的最深处,怎么可能会有夜袭的号角声突然吹响呢……

    眼看着面前的防御阵型快速形成,如林的矛戈指向了自己,后方的弓箭手更是搭弓引箭,车英立时便傻眼了,原本是要杀鸡儆猴的,鸡没有杀了,猴子们已经要造反了。

    车英的身边,机灵的护卫队什长,眼见着情况不妙,便开始吩咐手下的几名士兵,要去寻找通知巡营的赢虔。

    远处,木通的帐篷里,木河听到牛角号声,整个人也是一愣。

    这是新军的牛角号声,真是再熟悉不过了。

    秦军虽然也用牛角号,却只是简单的表达前进后退,主要作用也可能只是鼓舞士气,大部分情况下,还是按照了以往的传统,用鼓声跟传令兵来指挥军队的,也只有王良曾经训练出来的新军,牛角号声玩出了花样,形成了一套复杂的语言,完全取代了鼓钲跟来回跑动的传令兵。

    “军营出事了……”木河快速站了起来,说道。

    “你去吧,按照你的想法去办,”老木通也快速说道,“我为秦国征战了十几年,两个儿子更是血染疆场,我们家,已经对得起老君上的提携之恩了。”

    “我会自请离职,”木通道,“我老了,准备要安享晚年了……”

    话语里,除了轻叹,便是满满的落寞,木通知道,木河走出这个帐篷,再见面,就了了无期,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木河眼睛一红,眼泪便涌了出来,但还是点点头,一个闪身,钻出了帐篷,快速向着新军的方向猛跑。

    新军虽然也属于秦国的军队,却是老师的心血,出了事,自己怎么可以不在。

    整个骊山大营,已经动了起来,附近的秦国士卒们,也开始不停的集结,一片慌乱。

    木河跑回新军时,新军跟秦卒,已经开始了对峙,整个新军的营地,已经被密密麻麻的秦军团团围住。

    趁着慌乱,木河拔开秦卒,挤了过去。

    新军士卒见是木河,也是让出了一条通道。

    “怎么回事……”,见柴大正在跟瘦猴,乌力右乌力左聚在一起,小声的商量着事情,木河便问了一声。

    “事情泄露了……”柴大苦笑一声,把事情的前前后后简单的说了一遍。

    “你直接去找赢虔将军,鲁莽了,”木河摇头道。

    却是有些鲁莽,这个,柴大也是认同。

    “想要走的兄弟太多了,怎么着,秦国也是不会放人的,”柴大无奈道,柴大也是有自己的苦衷。

    “迟早会有这么一次,道不如现在利利索索的解决了,”柴大说道。

    想想也是,这个事情,总归是避免不了的,道不如现在,快刀斩乱麻。

    “田常呢?”木河问道。

    新军中的二五百主们都已经站在了这里,木河却是没有看到田常。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自始至终,好像也没有发现田常的踪影。

    “应该,是田常告密的吧……”柴大猜测道。

    几个人同时摇头,人各有志,田常不愿意投靠王良,这种事情,也真的不能强求,毕竟,站在秦国的角度,自己这帮人,真的是属于造反了。

    “这是什么意思……木河,柴大,你们要造反吗……”

    新军的阵列外,秦军的方向,一个粗犷的声音怒喝起来,这是赢虔,赢虔终于赶过来了。

    木河刚要出面,却是被柴大拉住了。

    “让我去说吧,”柴大说道。

    木河是王良的学生,其他人只是王良的追随者,按照这个时代的等级划分,身份要低一些,王良不在,按理来说,也是应该木河出面,可是牵扯到木通老爷子,木河如果出面,便有一些不合适了。

    毕竟,木河不像柴大,光棍一条,无牵无挂。

    木河也知道,这是为了自己好,自己可以去投靠老师,可是家里人,却依旧是留在秦国的。

    好在,这里的几个人,对于这个时代的阶级什么的,虽然也有这个观念,可是如果只是这几个人之间,也不是太在乎,好像跟王良呆的时间久了,脑子里的阶级观念也就慢慢的变淡了一些,毕竟,王良这个家伙,脑子里可是没有什么阶级什么的,对所有人都是一视同仁。

    这样的淡然,也是慢慢的影响到了周围的人,尤其是自己身边最近的这些人。

    “我们是先生的追随者,我们要去找先生……”走出新军阵列,柴大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柴大嘴里的先生,不用明说,赢虔也知道是谁,除了王良,也是没有别人了。

    自从王良出任魏国的河西太守,赢虔一直便防着这种情况,就怕王良曾经的影响,让新军产生什么变故,没想到,在这个时候,这个事情,还是突然的发生了。

    “王良已经投靠了魏国,你们也要去魏国吗?”赢虔问道。

    柴大没有说话,却是坚定不移的点了点头,别说是魏国,就是王良投靠了让所有人鄙视的戎狄义渠,柴大等人也会义无反顾的前去追随。

    “你们都是老秦人,而王良已经是我们的敌人……”赢虔有些怒不可遏。

    “先生永远是老秦人,只是迫不得已……”柴大说道。

    “如果是将军,被秦国抛弃,被迫到魏国,魏王要将军迎娶河西公主,将军会怎么做?”想了想,柴大又反问道。

    怎么做,赢虔虽然发怒,却也一时间无话可说。

    赢虔便是赢师隰流亡魏国之时,跟魏女结合,所生下来的,甚至赢虔已经记事的时候,赢师隰依旧流亡在魏国。

    赢师隰在魏国时的身不由己,赢虔也是深有体会,赢师隰贵为赢氏宗族,秦国公子,尚且如此,更不要说王良。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