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逐者级战舰,攻坚号的舰桥内。

    自动舱门打开时液压装置发出沉闷的声响,三名巫师正全副武装的押送一名少女走了进来。

    德里安放下手里的纸笔让其他几个人去完善防守计划,随后走到女孩面前说道,“你的名字,巫师。”

    “伊芙琳。”

    挥手示意士兵先往后站,德里安接着说道,“很好,伊芙琳,我很好奇,究竟是什么原因会让一名死亡之眼的远征军士兵驾驶逃生舱脱离大部队,然后撞到攻坚号的怀抱里,你能告诉我是为什么吗?”

    女孩有些瑟缩的低着头不敢去看对方的眼睛,似乎仍然惊魂未定,声音颤抖着说道,“我我不知道,这是我第一次外出执行任务,长官。”

    说到这里,女孩突然抬起头,声音陡然拔高,“但您得相信我!长官,勇猛号上发生了非常!非常!非常恐怖的事情!我我如果不是当时我正在维护逃生舱,恐怕已经死在那里面了。”

    随后她的声音变得如同蚊子般细小,扭捏着说道,“我也没想会撞到敌方舰队中我还以为”

    不得不说,伊芙琳一直都是一个拥有完美表演天赋的家伙,尤其搭配上她那美丽柔弱的外貌,对于雄性人类而言,具有着难以抵抗的感染力。

    况且共生体只有伪造灵魂的缺陷导致她如果不动用力量,几乎就和一级巫师一样,身上没有任何过于强大力量波动,而这也是她能够顺利进入到攻坚号内部的重要原因,否则只有傻子才会把一名来路不明的四级巫师带到自己的舰船上。

    德里安并没有回应她,而是张开感知将她仔细的审视一遍,发现没有异常后说道,“年轻的神裔,虽然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但具体遭遇了什么只能留着和我们的审讯官去说了。”

    说罢就示意士兵可以带她离开了,临走时他还不忘展露出一下雄性生物面对雌性时特有的关爱,“放轻松点我的士兵,她只是一个小女孩。”

    作为一名久经战场的战场指挥官,德里安下意识的就会想到伊芙琳有可能是对方派来的间谍,只不过用一艘造价极其昂贵的征服者级战舰作为代价,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

    况且自己这里也没什么好打探的。

    但小心驶得万年船,让专业人士审讯一番总是没错,等回到机港把人交给军方就算完事了,至于如何处置,他可管不了那么多

    进过一番审讯,几个小时后伊芙琳完美的吃到了她在攻坚号上的第一口牢饭。

    “亲爱的,这儿的食物难道是用来喂牲口的吗?我的天,这股味道让我想把厨师剁碎了塞进去。”

    “别自找麻烦,伊芙琳,安静等我消息吧。”

    “喂喂喂,难道你就准备把我一个人丢在这然后自己出去逍遥快活吗?喂!我在和你说话,你听见了没有?!你这该死的老怪物”

    不去理会意识**生体的喋喋不休,鲁维克倒是对于现在战舰底层人员的身份很满意。

    没有朋友,不善言辞。

    下一步他需要接近一个可以在舰船里自由活动的家伙,最好是清洁工之类的,不会引起怀疑。

    整艘战舰的格局分布他已经完全记住,虽然这里监控密布,但只要善于观察总能找到突破口。

    譬如,等到远征军的援军和他们发生战斗时

    几天后。

    战时警报在战舰的走廊中回荡,忙碌的人类就仿佛蚁巢中的工蚁,来回穿梭。

    通过几天的观察,鲁维克已经确认了目标,一名学徒清洁工。

    他的每一个习惯,任何时间会身处何地,不死生物都了如指掌。

    此时的杂物间早已空无一人,刚刚清理完泄露的冷却油,格瑟斯疲惫的推开大门,把清洁工具放进储物柜,脱掉身上的防护服坐在椅子上仰头喝了几口清水。

    随后抱怨道,“那几个蠢材难道不也是从清洁工开始做起的吗?就因为比我早来了几年哼,等着吧,迟早我会让你们好看的!”

    说着话,他把手里的空瓶重重的摔在墙壁上,瓶子弹跳几下掉在了房间的角落里。

    格瑟斯坐了几秒,虽然满肚子的愤懑和怨念,但战舰上可不会允许有人乱丢垃圾,所以他起身准备去捡被丢掉的瓶子。

    房间里唯一的摄像头正对大门,当格瑟斯的身影消失在监控中时,灯光似乎受到了什么干扰,忽然暗了几下,随后他又回到了座位上,顺手把空瓶丢尽了垃圾桶。

    只不过背对着摄像头的清洁工脸上没了恼怒,而是展露出只属于某个邪恶家伙的僵硬笑脸。

    “让我想想,再过两个小时就应该去三层了,该如何处理掉那位烦人的德里安巫师呢?”

    对鲁维克来说,最好的结果就是吃掉,或者奴役这艘舰船的指挥官。

    从他观察的这几天来看,德里安的实力并不能算的上是一位资深四级,但比新晋者要强出不少。

    以他目前的力量来对付德里安,如果不能一击必胜,很可能会暴露自己而且会陷入极大的麻烦,但如果全力施展,只怕几个呼吸的时间这艘战舰就会被撕碎,鲁维克并不像看到这些。

    思考片刻,或许可以伊夫琳身上着手

    舰桥外火光四射,密集的弹幕轰击在能量护盾上带起道道波纹。

    而在指挥室内,几十名巫师全都神情紧绷,紧张的执行着每一个命令。

    这时,一名士兵走到忙碌的德里安身边对他说道,“德里安大人,那名俘虏说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向您汇报。”

    他皱了皱眉头,“重要的事情?等战斗结束再说吧,现在我没有时间。”

    “但她说是有关那艘征服者级战舰爆炸的秘密,而且她还告诉我如果您拒绝见她,攻坚号会落得同样的下场。”

    听完这些,德里安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心中权衡之后,他让几名大副先指挥战斗,面色阴沉的对士兵说道,“走吧,如果她说不出有用的东西,就把她丢到飞船外面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