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异界烽火录 > 一九七 关破人俘

一九七 关破人俘

    ……

    “宋将军,敌人把云梯架起来了!”

    “宋将军,没有擂石滚木了……”

    “宋将军,箭矢也没了!”

    “宋将军,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望着蜂拥而上的上官大军,临渊关守军将士是心急如焚,脸上写满了恐惧和不安。m.

    宋景浩满脸狼藉,握着手中已经砍出无数缺口的血剑,死死盯着正在云梯上攀爬的上官军兵。

    只见爬在云梯最前的几个单手持盾,而后面紧随的则是各个手持明晃晃的腰刀,底下满是拥挤的人群,如果从远处望去,就如同密集的蚂蚁一般,令人止不住头皮发麻。

    “一……二……嘿!”

    “砰~”

    内城城门之前,一辆巨大的攻城车正在周围上百叛军喊着口号,用力推动下,一下又一下撞在城门之上,引起一阵剧烈的摇晃。毕竟内城城门不像关门那样用铁水铜汁浇铸而成,在连续不断地撞击之下,已经有了被破开的迹象。

    “顶住,快拿木头来!你们几个,赶紧的,快啊!”

    魏经不断指挥着自己亲卫去顶住大门,不让敌人破门而入。

    “砰~”

    “噶吱~”

    “啊~嘿~”

    又是一阵轰响,带起一片剧烈的摇晃,顶在门后的几十名士兵被齐齐向后被震开一阵,然后再次大喊一声,顶回到大门上。

    “可恶,把那些铁栓抬过来……”

    眼见城门出现坍塌迹象,一直在魏文冉边上关注情势的魏元大吼一声,命令边上士兵把关墙上拆下的铁栓抬往大门后……

    “这到底谁干的?为什么会这样……”

    而此时的魏文冉,望着被数百士兵拉开的一丝关门缝隙中有几十根包着铁皮的硬木横在门外时,顿时是欲哭无泪,早就没了任何御敌的心思。

    “定是上官飞的人干的,这个畜生,非要致我与死地么?”魏文冉凄厉的咆哮一声,狠狠地踱了踱脚。

    然而,此时没人发现,魏文冉脚底上的青砖出现了一丝细微的裂痕,正在缓慢的向四周扩散……

    “兄弟们,死战到底!”

    “噌……”

    关墙之上,宋景浩一声令下,落矢已尽的守军眼见敌军开始爬上城墙之际,包括弓箭手在内齐齐抽出了刀剑准备开始厮杀。

    “杀啊……”

    “杀啊……”

    当第一个浮现在城头的敌军身影浮现之际,宋军士兵和临渊关守军齐齐呐喊一声,挥刀扑了上去。

    “砰砰砰~”

    一名宋军长弓手,挥舞手中短刀,不断挥砍在眼前云梯上闪现的一面圆盾上,强烈的震动压的云梯上的上官军士兵是咬牙切齿,一只手死死抓住云梯的阶口,不让自己掉下去。

    “啊~”

    终于这名被压制的上官军士兵怒吼一声,把盾用力向上一顶,那长弓手的短刀猝不及防之下脱手甩落。

    借着这一档子空隙,那攀爬的上官军盾牌手猛的纵身一跃,跳上垛口以居高临下之态,将手中的圆盾重重砸在那长弓手的天灵盖上。

    “呃~”

    长弓手轻哼一声,立马就倒了下去,很快就被后续涌上来的守军士兵淹没。

    “啊,不~”

    “砰~”

    而那名上官军盾牌手还未来得及跳下垛口,就被另外一名守军士兵狠狠一推双腿,将他顶出垛口。

    只闻一声惨叫,那盾牌手双脚悬空一瞬,下巴口与石墙来了个亲密接触后,整个人就直直向下坠落,半空中仿佛见到有几颗碎裂的牙齿带着一串血丝在飘舞。

    “呀~”

    “哈~”

    另一侧,几名跳上城墙的攻城士兵与前来阻挡自己的守军狠狠地缠斗在一起,只见双手各自举着刀剑来回不断挥砸,带起了一片火花,最终各自捅进对方躯体,同归于尽。

    “噗~”

    “呲~”

    宋景浩一剑捅死一名刚翻墙而过的上官军士兵,随后一个转身又把一名靠近的敌军锐兵身前铁衣划破,带起一捧飞溅的热血。

    “呼……呼……”

    “宋将军,小心……”

    就在宋景浩解除眼前危机想好好歇一歇的时候,忽然听闻亲卫凄厉的呼喊声。

    他猛一回头,就见一个身高八尺的巨汉全身披甲,手持一杆粗长的狼牙枪劈头盖脸的向自己砸来。

    “砰……”

    危急时刻,宋景浩本能的往边上一闪,狼牙枪重重落在地面上,带起一阵碎石飞屑,将他震倒在地。

    那巨汉见一击不中,脸色顿时一黑,再次抬枪向宋景浩砸来。

    宋景浩只觉的现在浑身酸痛无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狼牙枪一点点向自己脑袋逼近。

    “呀~”

    “叮~”

    就在这时,之前那名出声提醒宋景浩的亲卫手持短刀猛地往那巨汉身上一扑,然而刀尖却无法穿透他身上那精良的甲叶。

    “嗯,吼!”

    咯喇~

    那巨汉眼见一枪又落空,顿时暴躁异常,伸出手臂把那亲卫脑袋死死夹在自己腋下,然后发出一阵野兽般的嘶吼用力向下一压,那亲卫就这么活生生被压断了脖子。

    “呃……”

    宋景浩望着眼前这一幕,是说不出一句话来,对亲卫的死完全没有半分情绪,要说有,也只是恐惧不可遏制的袭遍全身,不断向身后倒退而去。

    “砰砰砰~”

    那巨汉仿佛忘记了宋景浩的存在,只是一阵狼牙枪旋转,将周围扑上来的守军士兵一一放倒在地,翻转的枪身带起一股血色浪涛……

    “砰~”

    “咔嚓~”

    “啊~”

    冲撞车终于砸碎了城门一角,贯入门后那铁皮包裹的冲头,直接将两名顶在门后的守军士兵掀飞……

    “糟了,快,快找东西堵住缺口,快啊!”

    魏经急忙呼喊周围士兵前去帮忙,但是……

    “一,二,嘿……”

    “轰~”

    “啊~”

    “砰~~”

    移出去的冲撞车再次狠狠地将那巨大的冲头嵌入缺口,同时门栓也应声断裂,巨大的震力掀倒成片门后的守军将士,那些顶在门后的木料铁栓也应声而倒,砸在地上的士兵身上,带起一片凄厉的惨叫声。

    城门,破了……

    “杀啊~”

    下一刻,随着一声疯狂的嘶吼,攻城车后无数上官军士兵举着刀枪冲入了内城。

    “快,保护大人退入堡内……”

    魏元和魏经搀扶着已经吓傻的魏文冉,在亲卫保护下,死命向高塔城堡内奔去。

    “嘿嘿……”

    而在城墙之上,那巨汉抓起宋景浩的一条腿缓缓来到一处阴暗的角落内一丢,然后阴沉的冷笑一声看向身后,但见城墙上遍地都是的尸首,以及那跪伏在地求饶的守军将士们……

    “好,传令下去,准备入关!”

    眼见那面代表总督府的旗帜被人扯下,上官飞大喜过望,带着两万多人缓缓向临渊关行去。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