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乘龙佳婿 > 第三百一十二章 偏心

第三百一十二章 偏心

    皇帝莅临国子监,直接将两个监生开革出了半山堂,同时一口气发布了一堆让人惊诧莫名的政令,这消息就如同旋风一般,顷刻之间在京城各大官衙和豪门府邸中间传了个遍。当然,这一天并没有去上朝的赵国公朱泾,也并不例外地得知了此事。

    只不过,赵国公同时得到的,还有另一个消息,那就是自己的宝贝女儿朱莹,赫然是怒气冲冲地直接去国子监了!

    “她怎么偷偷摸摸出去的?谁放她出去的?”尽管朱泾一贯放纵朱莹,而且和张家的婚书也已经过了明路,但对于女儿这简直太过明显的护短行为,他还是倍感无奈,此时不得不冷着脸质问,“我不是早有吩咐,今天让她在家里好好练弓术,哪里都不许去?”

    然而,站在他面前的管事迅速抬头,用很奇妙的眼神偷觑了他一眼,随即就垂下了头:“回禀老爷,大小姐禀明了太夫人和夫人,这才出去的,她还带了朱宏那十几个护卫,是堂堂正正出门去的,没有没有偷偷摸摸。”

    很好原来是母亲和妻子放的人!朱泾只觉得脑门隐隐作痛,随即就气不打一处来地问道:“那大郎呢?他也不看着一点他妹妹?”

    管事心有戚戚然地觉得大公子实在委屈,嘴上却老老实实地说:“回禀老爷,大公子一早就出去拜访葛太师,说是为了刘老大人的事情,事先禀告过您了。”

    儿子确实对他说过!眼见没人可以迁怒,朱泾深深吸了一口气,怒声骂道:“二郎这个不中用更不成器的东西,真是气死我了!”

    可怜的二少爷又被迁怒了!但同样是被迁怒,管事会替大公子觉得委屈,可一点儿都不会替二少爷觉得委屈,当下就眼观鼻鼻观心,大气不敢吭一声。因为他很怀疑,自己再接下来说一句什么话,被迁怒的就会变成自己了。

    果然,骂一个此刻不在这里的人,朱泾显然也觉得没什么趣味。几句之后,他就停了下来,随即死板着一张脸道:“等大郎又或者莹莹回来,立刻带他们过来!”

    然而,他话音刚落,外间就传来了禀报声:“老爷,大小姐和寿公子来了,本打算来见老爷,但刚巧大公子也回来了,如今人正在前院说话。”

    要见的儿子女儿突然一块回来了,还捎带了一个此时他并不怎么想见的张寿,朱泾不由得愣了一愣。然而,听到人正在前院说话,他生怕母亲又或者妻子又抢在了前头,连忙吩咐道:“快叫他们过来!”

    外头的仆人应声而去,那之前禀报的管事觑着空子,也连忙告退了出去,只留下了朱泾一个人在书房里。朱泾早知道今天苗头不对,有意没去朝会,想要好好观观风色,可却没想到这风波远超自己预料。此时他左等右等,却始终不见朱莹他们过来,到最后终于忍不住了。

    他也懒得叫人,直接大步到门口,可拉开书房门时,却发现本应该在院子里随时听候召唤的书童不见了踪影。他有些诧异地挑了挑眉,随即就听到风中依稀传来了说话声。

    “这关阿寿什么事,这是我自己对皇上说的,大哥你不要不讲道理!早知道我就不告诉你了!”

    “我不讲理?你胆子太大了,居然敢向皇上提出这样的要求!你别帮张寿说话,他是你未来夫婿,你说错了话,当然他就应该帮你拾遗补缺,不能纵着你的性子胡来!”

    听着这争吵的声音仿佛是朱莹和朱廷芳的,朱泾不禁心中称奇。朱廷芳平日里处处护着这个妹妹,如今到底是什么事情,能气得他这个比他还要稳重的长子如此失态?虽说潜意识中甚至有一种看热闹的心态,但他到底还是记得当爹的职责。

    当他赶到前院之后,就只见看热闹的下人全都避开远远的,更不敢指指点点窃窃私语,但脸上表情却都和刚刚听到动静时的他一样微妙,更不愿意散去。显然,朱廷芳这个大哥和朱莹这个妹妹争执起来,那简直是太阳打西边出来的奇闻,谁都没见过谁都没听过。

    张寿无可奈何地站在两兄妹当中,一手拦着朱莹低声劝解着什么,而朱廷芳却非但没有偃旗息鼓,反而恼火地一甩袖子道:“好了,你既然给我找了这么一桩棘手的差事,就不要在这装好人!莹莹为来为去,还不是为了你?”

    张寿正要说话,就看见朱泾赶了过来,他本来就知道这前院不是说话的地方,只是没想到朱莹遇到朱廷芳之后,竟然会得意地说出了和皇帝之间的那番言语,而朱廷芳这样稳重的人,竟然会突然暴跳如雷当场发难。因此,趁着朱泾过来,他立刻不由分说地拽住了朱莹。

    “好了,莹莹,你怎么能和大哥这样说话?你看,赵国公也来了,我们去庆安堂吧。”见朱莹还在闹别扭,他就叹了口气,低声说:“都已经让你爹看到你们兄妹吵架了,你难道希望别人也都嘲笑你们兄妹失和吗?”

    别人也许听不到张寿这极低的声音,但离得近的朱廷芳,耳力极好的朱泾,却是听得清清楚楚。朱廷芳本来就有些后悔冲动,可看到朱莹扭头瞪了张寿一眼,嗔怒中却带着亲近,但这风情转瞬即逝,接着朱莹就走上前来,小声对他赔礼道歉,他登时心情极其复杂。

    妹妹即将嫁给她喜欢的人,当哥哥的确实应该高兴可是,妹妹真的太听她心上人的话,他这个当哥哥的怎么高兴得起来?他实在很担心,有朝一日张寿把朱莹卖了,朱莹却还帮他数钱!于是,他沉默了片刻,这才为微微颔首算是回应,随即转身就走。

    可走出去没几步,他就听到身后传来了朱莹不大高兴的声音:“大哥这是还在生我的气吗?可是他先骂我的呀!我”

    尽管朱莹的声音很快就断了,也不知道是被张寿劝住,还是自己醒悟因而打住,但朱廷芳还是心情糟糕得很。直到他一马当先走进庆安堂,眼见九娘竟是迎了出来,他想到刚刚外那兄妹相争的传闻她必定已经知道了,这才有些发窘。

    他一个多大的人了,居然还和妹妹置气他又不是不知道她就是那种脱口而出不顾后果的人!

    朱廷芳不由自主地讪讪低头,轻声说道:“母亲”

    “莹莹不懂事,二郎又素来没个当哥哥的样子,这些年来多亏你照顾他们。要是莹莹说错了话,回头我让她给你好好赔礼。”

    说到这里,九娘远望了一眼不远处并肩而来的那一双璧人,竟是忽略了走在他们前面的朱泾。直到朱泾已然到了她跟前,她才恍然惊醒。

    她没怎么理会脸色古怪的朱泾,让开路示意这父子一块进去,特意留在那继续等待张寿和朱莹,等人近前之后她就板起脸道:“莹莹,怎么在前院就和你大哥争了起来?阿寿你也是,莹莹不懂事,你也该拦着她。就算家里规矩森严,难免也有那在外嚼舌头的人。”

    没等撅起嘴满脸不高兴的朱莹说话,张寿就抢着说道:“九姨,事情都是因我而起,莹莹也是一时气急,方才在皇上面前提了个很离谱的要求,于是大哥听说之后就生气了。”

    说着,他就低声把之前皇帝所言和朱莹闯来那番事由来龙去脉解说了一遍。然而,话音刚落,他就只见九娘柳眉倒竖道:“他们皇家的那点破事,却要你们来承担?皇上要是不给莹莹这承诺,那大郎就算有这本事,也不能去!”

    朱莹听母亲这么说,顿时喜出望外:“对啊,所以我气不过才在皇上面前那么说的!从前我还觉得二皇子狠毒,现在看看大皇子,那才叫没脸没皮,心狠手辣!他闯了那样的滔天大祸,却要别人给他收拾残局,当然得付出代价!”

    张寿见九娘满脸赞同,他已经无语了。有其女必有其母,朱莹这脾气,分明和九娘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他扫了一眼庆安堂前这院子里一个个侍婢和仆妇,见人人垂手低头,一脸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听见的表情,唯有赶紧请了这母女二人进屋。

    而外间妻子和女儿在那说话,朱泾也听得清清楚楚,再听得朱廷芳低声对太夫人说明了朱莹所言,强行要皇帝做出的承诺,他自然而然就理解了长子难得发火的缘由。

    儿子如此胡作非为,皇帝却还要替他收拾残局,心里已经很憋屈了,朱莹还要逼着皇帝承诺惩处虽然做得在理,但万一皇帝心情不好,不但不答应,反而当场翻脸呢?

    虽说皇帝一贯待朱莹如同自家女儿,可有些风险不得不防!

    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丫头也怪张寿,他都不知道劝一劝!

    朱泾正这么想时,九娘和朱莹已经进来了,张寿则是紧随其后。这时候,太夫人已经听完了朱廷芳的禀报,此时见九娘含笑拉着朱莹,母女俩一脸的理直气壮,她不由得摇摇头道:“莹莹虽说莽撞了些,但皇上知道她性格,她要跑过去却什么都不说,那反而显得假。”

    “说了就说了,那样一个烂泥扶不上墙的东西,日后也不用怕他东山再起。知道皇上的态度,大郎去沧州也能从容方便一些。虽然朝廷里头能去收拾局面的人很多,但论身份,论才能,论人品,确实没人比大郎更加合适。更何况”

    太夫人顿了一顿,这才笑呵呵地说:“大郎你不是一直都在为你那位恩师奔走吗?你此行沧州,要是能顺顺当当把局势收拾好,应该也就差不多了。”

    “谈何容易。”朱廷芳虽说默然静立,但朱泾却忍不住开口说道,“沧州那边先前的情况我也打探到一些,官商勾结,大皇子从中渔利,简直是蛇鼠一窝,沆瀣一气,如今为了遮掩,多半会用出某些更加骇人听闻的手段,也不知道大郎过去能否来得及!”

    朱泾的判断基于他自己的消息渠道以及经验判断,在场的众人自然谁都不会怀疑。而紧跟着,张寿就挨了自己的准岳父一记眼刀。

    “解铃还须系铃人,张寿,事情进展到这幅光景,你难道不该指点指点大郎?”

    “谈不上指点。”张寿知道躲不过这一遭,当下就把皇帝提到的那些信息事无巨细地说了出来,随即方才讲了讲张琛和张武张陆在邢台用的手段。

    当听到张琛冒充二皇子的心腹蒙骗了那些邢台大户,随即又左手倒右手地那番操作,满屋子的人都听得啧啧称奇,九娘更是忍不住笑道:“从前我听莹莹提起张琛,只说他只会仗着家世,不过败家二世祖,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本事!”

    “还不是阿寿教得好?”朱莹喜滋滋地夸耀道,“否则张琛也就在京城窝里横而已!”

    “也是秦国公鼎力支持。”张寿把秦国公给张琛的钱和人略提了提,朱泾和朱廷芳还只是惊讶,太夫人和九娘却相视一笑。

    “恐怕不只是秦国公,秦国夫人虽说素来事事都听秦国公的,但自家儿子出门在外做那么大的事情,她这个做母亲的能不担心吗?别说钱,就是要她倾其所有,她也会鼎力相助。要是秦国公真的对张琛不闻不问,信不信秦国夫人能把她的脸挠出花来?”

    说这话的时候,太夫人带着几分戏谑,而九娘却点点头道:“要是我,大郎二郎在外头吃苦受累,我也自然没法坐视。莹莹就算了,她会闹腾,又有阿寿,吃不了亏。”

    “娘,你就这么偏心啊!”朱莹顿时嗔怒地叫道,“那大哥这次出去,你给他什么?”

    妹妹刚刚还在和自己争执不休,如今却转过来为了自己向九娘要好处,朱廷芳只觉得着实五味杂陈。眼见九娘瞟了自己一眼,随即就笑说了一句话时,他不免有些惶恐。

    “和秦国公一样,要钱给钱,要人给人。当然,人都是你爹的,我可是一个人都没有。”说到这里,九娘就笑吟吟地说,“倒是莹莹你和阿寿,不该给你大哥大变一回活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