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帝国吃相 > 第1570章 一团糟

    就在陈旭躺在病床上闭目思索的时候,门外有侍卫禀报,林仙儿已经带到,水轻柔开门将林仙儿迎进来。

    “仙儿拜见侯爷!”看见陈旭脸色苍白躺在床上,林仙儿哽咽伏地跪拜。

    “起来吧,无需多礼!”陈旭示意水轻柔扶着自己起来靠在床头。

    “这次皇宫平叛,你立下大功,正是你指破胡亥手中的假诏书,才让玄武卫出手助我镇压了胡亥赵亥等人,如今这件事了,当初本侯对你的许诺也可以兑现了,你想要什么尽管开口,只要本侯有能力办到绝不推辞,另外,本侯叫你来也是因为好奇,本侯所知,胡亥手中的诏书玉玺本来应该没有问题,你是如何做到的?”

    陈旭说话之时,林仙儿也在水轻柔的搀扶下起来,在旁边一把椅子上坐下,轻轻的擦干眼泪。

    “仙儿本一贱奴,寄身曲园卖唱为生,从未有过富贵之人对仙儿另眼相待过,直到遇到侯爷,因此仙儿也发誓一定要拿到证据,助侯爷平息赵亥等人的谋乱,但进入春芳园后,因为赵亥担心奴日后会被侯爷赢回去,因此各种重要场合或与卿侯等秘密来往情形,仙儿皆都无法打探,因此接连数月都没有任何进展,直到侯爷与建成侯第二次赌斗,奴便擅自做主,拒绝侯爷要求留在春芳园,而后虽然建成侯依旧对奴还有些冷漠,但奴也开始有了参与一些重要场合酒宴的机会,再后来,奴便利用声色诱惑少公子”

    林仙儿虽然心情忐忑紧张不安,但还是将仔仔细细将当初拒绝陈旭离开春芳园的原因和后面发生的事情完整讲述了一遍。

    “的确如侯爷所说,少公子手中的诏书御玺本没有问题,但因为少公子回京之时侯爷还未回来,咸阳又传说纷纷陛下病重即将殡天,建成侯和少公子等人接连整日在春芳园密谋,奴便知道事情非常紧急,若是陛下真的路上殡天,而赵亥和少公子等在京师宣布遗诏在手,加上还有笼络的数十位卿侯重臣等辅佐,而侯爷赶不回来的话,少公子说不定真的就能登基,那样即便是侯爷赶回来,只怕为时已晚,而少公子回来之后也对仙儿索求无度,日夜宠幸,奴便以他每天来去春芳园不方便为由,让他将我带进皇宫,于是我便以宫女身份住进了少公子的寝宫,并且还打探到了他暗藏诏书的地方,于是便趁其喝醉熟睡之时,将诏书偷偷拿出来,用发簪将御玺印迹轻轻刮去一些,然后用胭脂混合雪花膏细细填补上去”

    林仙儿一番话,只听得陈旭唏嘘不已,满脸惊奇的上下不断的打量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子。

    水轻柔同样眼神明亮,感觉像发现了一块新大陆似的。

    “侯爷,这一番安排仙儿都是擅自做主,也没有提前告知侯爷,一直然让侯爷都蒙在鼓里,还请侯爷恕罪!”林仙儿紧张的站在病床前面不敢抬头。

    “唔,这件事你干的很好,本侯岂会怪你,不仅不怪,还要嘉奖才行,因为前夜皇宫混乱无比,昨日本侯也险遭不测,拖到今天才叫你来,眼下当初安排你进入春芳园的任务也已经结束,该是论功行赏之时,按照当初的约定,本侯会许你和花奴儿等人平民户籍,钱财房产等其他都可提出要求,本侯一定满足”

    “噗通”

    林仙儿再次跪在了床前,脸色苍白娇躯微微颤抖,咬着牙关却许久都没有说话。

    “仙儿姑娘无需紧张,我夫君的品性天下皆知,你有话尽管说吧,即便是我夫君不便出手,我也可以帮忙!”水轻柔赶紧低下身柔声劝说。

    “多谢侯妃,奴奴不不敢说”林仙儿伏在地上不敢抬头。

    “有何不敢说,本侯又不吃人,你但说无妨,天塌下来本侯都帮你顶着!”陈旭和颜悦色的开口。

    “奴奴怕是怕是有了身孕”林仙儿犹豫颤抖着说出一个令人目瞪口呆的消息。

    “胡亥的?”呆了许久陈旭才问。

    “是,奴只和少公子有过肌肤之亲,本来十日前奴天葵该至,但到今天都没来,奴也不敢出宫寻医诊断,但从少公子八月二十三回咸阳之后,几乎每天都索求欢好,奴也不敢拒绝,前后近月余时间,奴眼下不知该如何是好,还请侯爷帮忙做主”林仙儿伏在地上娇躯微颤。

    水轻柔也脸色瞬间便的古怪,片刻之后赶紧将林仙儿扶起来,并且亲自去给她倒了一杯温水之后看着陈旭轻声说:“夫君,此事还需妥善计议安排才好”

    “此事你可曾与别人提起过?”陈旭捏着下巴询问。

    “奴不敢告诉别人,眼下还无人知晓!”林仙儿哽咽回答。

    “没人知晓就好。”陈旭松了一口气,微微思忖一下说,“此事全看你自己的打算,但无论你如何决定,本侯都会为你安排好一切,从今往后你都能安然无虞的当一个正常百姓生活下去。”

    “还请侯爷指点仙儿!”林仙儿心情似乎一下安定了许多,站起来福身行礼。

    “最好的方法就是将胎儿打掉,这也是最安全对你最负责的一种结果,本侯认识无数医道名家,配置一副药便能了你这份心结,何况胡亥谋逆篡位,枪杀太子,还差点儿将本侯也杀死,罪无可恕,即便是不杀头也会流徙数千里之外的边荒之地,永世不得回京,万一你怀有胡亥骨血的事暴露,你必然会被牵连进去,即便是本侯能够将你保下来,未来你的生活也会变得非常糟糕。”

    “当然,若是你想保住腹中胎儿,本侯还是会妥善安排,但未来你就只能自己小心谨慎,切记不要泄露只言片语或者留下任何和胡亥有关系的物品,不然或许会引来杀身之祸,胡亥这次害的人太多太多,没有人希望他在京师还留下一个种!”

    林仙儿沉默许久哽咽开口:“恳请侯爷让奴留下腹中胎儿,奴一定谨守秘密将他养大,未来做一个平民百姓,一切后果奴自己一力承担,将来绝对不会连累侯爷!”

    陈旭微微叹口气闭上眼睛。

    林仙儿为了报答自己,决定以身犯险靠近胡亥赵亥等人打探到更多的消息,然而一个本来就是靠声色取悦人的曲园女子,自然最好的方法还是用自己的歌舞甚至是身体来作为诱饵。

    不过这个代价很大,林仙儿虽然得到胡亥的信任,但却有了身孕。

    这个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自然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无论从任何角度来看,林仙儿委身与胡亥都没有任何可以受到指责的地方,若是没有陈旭,她根本就不可能认识胡亥,更不会进春芳园干这么危险的事。

    而且林仙儿对胡亥也根本就没有任何敌视的理由,她之所以勾引胡亥,还是因为想报答陈旭的知遇之恩,当然,作为一个曲园女子,即便是如何守身如玉最终都是一个笑话,在王侯公卿等贵人眼中,她始终都只是一个贱奴,她一年多时间在春芳园没有被那些王侯公卿凌辱糟蹋,开始是因为陈旭,后来是因为胡亥。

    胡亥身为皇族公子,作为大秦始皇帝最小的儿子,在身份上没有半分辱没林仙儿,即便是这件事传出去,所有人都只会认为是林仙儿高攀了。

    何况如果胡亥真的登基成功,林仙儿的身份也必然水涨船高,而且有了身孕,将来甚至能得到一个嫔妃的身份,因为林仙儿的身份仔细算起来,周王室后裔的名头也还是足够显赫。

    不过可惜的是胡亥篡位注定不会成功,眼下更是杀死太子扶苏和重伤太师的重罪,若不出意外,胡亥一家都会凉凉,按照虎毒不食子的传统,胡亥可能不会死,但肯定会被废去皇族身份贬为庶人流徙边荒之地,所有和其有密切关系的宫人、内侍、妻妾、儿女甚至母妃都会被贬为奴籍一起流放。

    如果林仙儿怀有胡亥骨血的事一旦传出去,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

    因此这件事最好的方法便是遮掩隐瞒下来,然后尽快为林仙儿找一个丈夫当接盘侠,来个喜当爹,加上有陈旭从中操作,房屋地产配套齐全,绝对算是一步到位成为人生大赢家。

    不过林仙儿提出这个请求,必然是对胡亥也产生了几分情愫,毕竟两人朝夕相处年余,日久生情这种事谁也阻挡不了,加上又有了身孕,更是更加难舍难分。

    而且陈旭甚至能够猜出林仙儿更多的想法,方才可能还想为胡亥求情,不过却临时改变了说辞。

    真特么的一团糟啊!

    陈旭使劲儿撸下巴,皮都撸红了。

    “让侯爷犯难了,奴该死!”林仙儿脸色发白埋头不敢看陈旭。

    “无妨,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本侯自然会安排好这一切,你先回去吧,此事对谁都不要说,当然,你随时改变主意都可以告诉我,以后的生活我都会帮你安排妥当!”

    “多谢侯爷,奴告退!”林仙儿福身行礼,水轻柔将其送出病房之后转身回来说,“夫君,此事您打算怎么安排?”

    “解铃还须系铃人,此事毕竟因我而起。胡亥有罪,但胎儿无辜,更何况胡亥若是对她不好,她也没机会篡改诏书,若是她想逃避此事,大可不必如此做,这是一个性格坚强而且恩怨分明的女子,我也不想让她失望,安排人好好照顾她,过几日找徐福偷偷给她诊断一下,看看是否在真的怀孕,后续自然是给他尽快找一个丈夫嫁了,免得被有心人猜出来,不然流言蜚语一起,怕是麻烦更多!”陈旭叹口气。

    “夫君考虑周详,明日我便去安排!”水轻柔点头。

    “嗯,轻柔你再去让人把陆中尉找来,我有些话要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