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魔女酒馆 > 第四百三十二章 真实的记忆

第四百三十二章 真实的记忆

    “白夜,你知道整个奥克莱斯城堡最有味道的女人是谁吗?嘿,可不是最漂亮的那个。要我说,只有那个血统最高贵,不得不让无数人仰视的女人才能在床上给你带来最大的征服快感!你想,一个白天时刻接受着各种贵族膜拜的女人晚上却在你的胯下婉转娇啼,你觉得如何?所以啊,这些傻乎乎的贵族男人看女人的眼光就和那些自翊为美食家的家伙看待所谓的美食一样,愚昧至极!”

    维斯塔一边说着一边将雯手里的甜点抛入嘴中:“哦对了,你的妹妹也不错。听说与妹妹**会有一种禁忌的快感,不如考虑下?”

    雯听得满脸绯红,默默低下头不敢去看正伏在书桌上疾笔成书的白夜,她带来的甜点全部被这个可恶的暴食给吃光了,偏偏她还没脸没皮的在一边说着自己的风凉话。

    换做从前,雯毫不介意给这个女人尝尝她的黑暗奥术。

    “嗝~”维斯塔发出满足的声音,身体的肌肉曲线也愈发明显,充满爆炸感的身躯和野性的美感完美混搭,加上凸显身材的黑色紧身衣,颇有一番风味。

    她自己不知道,自己同样属于那种会给男人带来极大征服快感的女人。

    “吃饱了?”白夜低着头默默书写,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有关奥术起源的古书,同时说道,“吃饱就滚出去吧,至于你刚才那番话,身为一名虔诚的教徒我实在无法苟同。在你看来,男人拥有权力就象征着力量,女人拥有权力就意味着勾人**,但智慧女神告诉我们,‘无论男女,我们生来平等,只是在生命的成长过程中慢慢走向了不同的分岔路口’。哦这句话在教会福音书第七卷第十二小节,我觉得你除了在脑袋里塞进吃的和大便外,可以适当弄点知识。”

    “嘁——”维斯塔朝他比了个中指,站起来搂着雯朝外走,雯有些无奈地被她朝外推去,回头看正认真书写的白夜眼中的担忧之色更加明显。

    “还真把自己当作真正的教徒了,这扮演游戏也太真实了吧,我们还是去找点好吃的吧,雯,别管你这个脑袋已经不清楚的傻哥哥了。”

    门外传来维斯塔的笑声。

    已经过去两天,这是第三天。

    距离和教父约定的时间只有几个小时,白夜必须在那时给他一个明确的答复,关于他是否真的要解开脑海中那团笼罩了数个月之久的迷雾。

    他慢慢誊写着教会福音书,还真像是一名刚入教会的修士。在这两天,白夜从克拉苏那里学习着真正的奥术知识,同样,这位教父希望自己的教子能够和自己一样,成为一名真正虔诚的教徒。

    没有什么比用剩下的所有时间来钻研深刻的教典和知识更好的了。克拉苏如是说,并希望唯一的教子能够追随他的脚步而去。

    过了一会儿,熟悉的脚步声和敲门声响起,白夜不用回头也能猜到是教父克拉苏来了,躺在床上的利维尔公爵这些天的精神状态都不好,时常都处于半昏迷半沉睡的状态。

    房间寂静时能听到白夜刷刷刷的写字声。

    走进房间的老人脱下身上厚厚的教服外套放在他的座椅后,目光慢慢移向他手上的鹅毛笔,沉默无言。

    距离最后的时间还有几个小时,两人间没有其他交谈,都在互相做着各自的事情,仿佛依旧是平静的一天。

    直到墙壁上新安放的倒悬时钟发出铛铛铛一共十二下钟鸣声时,两人同时停下了手里的鹅毛笔。

    “孩子,看清游戏的规则并不代表着你就有资格去参与它,其次游戏的本质永远掌握在游戏制作人手上。你比他们聪明,比他们努力,比他们知道的更多,但拥有的更多,到时候失去的也会更多。教父不会反对你的任何决定,但你一定要想清楚,再告诉我,好吗?”

    “好。”白夜重重点头,不知道为什么,从三天前开始,这位见面不过几天的教父就一直试图引导着他不要去解开脑海中的那团迷雾。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暗示,但那种感觉异常明显。

    他早就做好了最坏结果的准备,事实上前身究竟在做什么,和他又有什么关系?两个人的灵魂并不同一,甚至不知道这些于他而言也没有关系。

    但冥冥中总有一个声音在召唤自己去揭开这团迷雾,就像他无论如何也要到第六层来一样。

    白夜觉得比起解开记忆的一角,教父似乎更不想看到他在觉醒那份记忆后可能做出的改变,这种感觉更为鲜明。

    他会改变什么?

    老人起身用手轻轻抚摸了下他的脑袋,忽然躬身对着他说道:“除了福音书外,教会还有更加神圣的圣典,历年来执掌圣典的司祭不仅要对圣典的内容融会贯通,还要加以修缮和补充。这是一个浩瀚的工程,需要你耗尽一生的气血去完成,因此教会的司祭不再拥有晋升的空间,我们专注于圣典,以此洗涤我们充满罪恶的灵魂。”

    “孩子,你愿意和我一起补充完剩下的那些圣典内容吗?”

    白夜愣了下,旋即毅然摇了摇头。

    “也许我会陪同您做这件神圣的工作,但不是现在。”

    老人看着他的眼睛,里面充满了决然和坚毅,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再扭转他的想法,他长长叹了口气,抚摸着白夜脑袋的手忽然一用力。

    白夜感觉整个脑袋就要炸裂了一样,神智瞬间模糊。

    脑海中的芯片忽然传出记忆碎片解锁功能被激活的提示,剧烈的痛楚弥漫者整个脑袋,他发出低沉的嘶吼声,却不敢动弹一下。

    那些被封存在脑海里的记忆仿佛潮水般猛地倾泻出来,大量的记忆与现在的记忆交汇融合在一起,他能清晰感觉到很多所谓的“真实”记忆在慢慢缩减,真正的“真实”在替代那些虚假。

    就像是被狠狠塞入了一个人崭新的人生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