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魔女酒馆 > 第二百五十九章 自由的秘密

第二百五十九章 自由的秘密

    盛大的晚宴在城主城堡里火热举行,莉莉倒是玩得很开心,白夜也乐得这样,省得这位大小姐忽然想起婚约的事情缠上来,还有她那虚无缥缈的组建冒险船队的梦想。

    白夜不是很喜欢应对这种场面,他现在满脑子都是三天后的夜袭之战,如果不出所料,这个月就可以了结完雪漫境的事情。

    “叮——”

    手里的酒杯突然发出轻微的响声。

    玛丽身子微微前倾,露出饱满的酥胸,满脸潮红地看着白夜,手里的酒杯正和他的那个碰在一起,“要出去吹吹风么?白夜男爵。”

    “好的。”白夜点了点头,玛丽顺势挽住了他的手臂,两人悄悄地退出了城主大厅,安格列看在眼里,微笑着没有说话。

    外面的风雪很大,不过就在城堡前方不远处,一大团篝火冉冉升起,十几名穿着黑色紧身衣的人围聚在篝火旁,一股浓郁的烤肉香味随风飘来。

    “这是?”白夜好奇地张望着,在人群的中央还站在两个人,从身影看似乎是葛樱和芬里厄?

    她们做出相同的动作,双手放在身前微微弯曲,整个身子都呈一个漂亮的弓形微微前倾着,周围的人拍手叫喊,好像在为她们加油助威。

    “我的船员们。他们以前都是海盗,不适合也不喜欢参加这样的晚宴,与其可能和那些少爷小姐冲突,还不如在外面自己开心。”玛丽深吸一口气,将酒杯里的果酒慢慢洒在地上,“听说芬里厄小姐是你的女仆?看来她和我的船员们已经混得很熟了啊。”

    “他们这是在干嘛?”白夜跟着玛丽走向更偏远的角落,她似乎不想让船员们看到自己和白夜在一起。

    “竞技。我们也成为赌斗,一般朋友间的竞技比试输的一方要喝一大袋烈酒。”玛丽带着他来到一个无人的角落,脸上的媚意才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高傲的神情。

    仿佛整个人的气质都突然改变了,这才是一名久经杀伐的女海盗该有的气息,血腥杀戮、冷漠阴寒。

    “我知道,您想要获得整个雪漫境,甚至还有更宏大的意图。当然,船队、海运贸易以及海战也一定是您未来会重视的一块内容,我相信自己肯定能在这方面帮上您的忙。”玛丽淡淡一笑,身上散发出来的血腥味让白夜有些不适应。

    玛丽,力量:2.3,速度:2.7,体质:2.5,职业:未知,生命奥能元素亲和力:6,精神奥能元素亲和力:5。

    玛丽的三项数据再次浮现在白夜的眼前,玛丽,葛樱和葛雷兄妹,他们三人的职业都显示为未知状态。这意味着他们是进阶的职业者,而有关这一批职业者的信息不包含在基础职业者资料库中,白夜自然无从得知。

    但这也意味着他们应该已经分属于某个大型势力,否则不可能接触到这些高阶知识。

    因此白夜始终很疑惑,为何安格列要不遗余力的让白夜和玛丽见面详谈。

    “白夜男爵?”玛丽看他一动不动地愣在那里,疑惑地询问。

    白夜连忙摆手,笑着说:“抱歉,刚才有些出神了,叫我白夜就好。你说的没错,这些都是我未来需要重视的产业,至于我的目标,相信安格列港主也告诉你了。我相信你的能力,但同时,我也认为交易必然是同等的,你给予这一切给我,我想不出能用什么等价的东西回报给你。”

    “我不需要金币,也不需要权力,说实话,我甚至可以无偿帮你的船队护航,为你组建一支真正的船队乃至海军,如果你有需要,我甚至还能将自己这些年赚取的金币赠予你一部分。”

    玛丽吐了吐猩红的舌头,魅惑的一笑。

    白夜可不傻,这个女人是曾经六大海贼团之一的船长,为了利益和权力奋斗了这么久,她会轻易出让,要换取的东西恐怕大的惊人。

    “所以,玛丽船长,你需要什么?”

    “自由!我需要和天上的鸟儿,海里的鱼儿一样的自由,我的整个‘血腥玛丽’船队都需要自由。而我相信,你能够给予我们。”玛丽张开双手微笑,然后看着他淡淡说道,“抱歉,我无法透露更多的讯息给你,除非你能答应下来。”

    自由?

    白夜觉得不是她疯了就是自己疯了,这么一个虚无缥缈的东西居然值得她搭上一切,简直像是天方夜谭。

    不过很快他就清醒了,玛丽连具体事情都不愿意说,可见难度之大,而且以她的人脉和能力看,想要找到一个能给予她“自由”的人也不是不可能。这么长时间却偏偏找上了白夜,看来问题大的惊人。

    “请告诉我一个理由,否则恕我拒绝。我不会轻易去答应可能做不到或者对我和我的领地有极大影响的事情。”白夜理智的回答。

    就和当初赫尔第一次来酒馆一样,白夜喜欢一切尽在掌控中,不喜欢任何的变数。

    即便可能在赌博中获得暴利,但他从不相信自己会是那个幸运儿。

    “因为你豢养魔女,因为我知道芬里厄小姐就是被通缉的‘冰之双狼’里的冰之巨狼,这个理由够充分了么?只有你,才可能给予我自由。”玛丽看着他,眼神中多了一分真挚。

    白夜深吸一口气,思考了很久才缓缓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不过这只能是口头上的应承,我不会和你签订任何契约,也不会在‘智慧之树’的见证下宣誓。”

    “没关系,我相信你。”玛丽爽快地点头。

    “那么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事情的真相了吗?”白夜笑着问,以自己的信誉担保,不签订任何契约是他能做出的最大让步。

    当然,这里面有那么一丁点可能,他会撕毁承诺。万一玛丽的要求十分苛刻,帮助她的代价远大于她能给予自己的东西,那白夜会毫不犹豫的回绝她,最多也就是帮她保守秘密。

    心里说了句抱歉,白夜也只能尽量完成自己的承诺了。

    “没问题,不过我想你送我回房间慢慢聊。”玛丽露出一个暧昧的表情,悄悄用大腿蹭了蹭白夜的身体。

    “呃,现在吗?”白夜有些搞不懂这个女人的心思,要是以前,他是绝对不会轻易相信一个陌生女人的。

    但这一次,他有强烈的预感,安格列是带有极强目的性希望两人达成和谈的。这个老家伙已经和自己绑定在一起,没必要再找人害自己。

    那么玛丽的事情,他一定是知情的,也很希望白夜能知道。

    身为一名领袖,在谨慎的同时敢于在风险性不高的情况下豪赌也是必需具备的素质之一。

    “那我现在就送你回去。”白夜瞥了眼喝得酩酊大醉的芬里厄,看到她难得露出一丝笑容,也许这才是她从前的生活,最向往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