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金鳞 > 第251章 看走了眼

第251章 看走了眼

    简单寒暄后,三人分宾主落座,高澜竟是一直站在李鱼身后,似乎连落座的资格也没有。

    唐敬、唐盛忍不住对视了一眼,心中震惊,突然就觉得李鱼不一般,尤其是唐敬,原本对李鱼不出门迎接大为不满,现在瞬间就消了这个心思。

    什么情况?难不成李鱼加入了药仙谷,成了药仙谷弟子?

    堂堂药仙谷弟子的确有资格冷落他二人,也只有如此解释,才能解释清楚药仙谷为何会到李家,为何会帮李鱼。

    “请前辈过来,乃是为我两家的前途考虑,李家和姬家已经结盟,同荣共存,若我三家能联手,青江城无人敢欺!”

    李鱼一边言语,一边取出两只小小玉瓶放在了面前木案之上。

    玉瓶透明,可见瓶中丹药的模样,一只玉瓶中只有一枚丹药,鸽卵般大小赤中带紫的丹丸,赫然有三层丹光缭绕,另一只玉瓶之中的丹药则多达五枚,每一枚丹药上都有青赤两种丹光缭绕。

    唐盛、唐敬二人目光各自一亮,心跳同时快了几分,唐敬的目光更是眨也不眨地盯着那枚紫中带金的丹丸。

    “紫星破阶丹!”

    二人脑海中同时闪过一个念头,虽没有见过,却听说过,一向是有价无市,只有一流大势力才能炼制出来,即使是器灵宗这样的大宗门,不少赤星长老想得到此丹也是极不容易。

    至于另一丹药,应该是赤星破阶丹,同样珍贵,何况,这两种丹药乃是药仙谷出品,品质远胜其它大势力炼制出来的丹药,这一下,二人更觉得李鱼加入了药仙谷。

    “我三家如何结盟,还请家主明示!”

    唐盛目光从两只玉瓶之上挪开,心中对李鱼再无半分轻视,这“家主”二字出口,顿时顺畅了许多。

    如此珍贵的丹药,李家自然不可能白送给唐家,他心中已明白了姬家投向李家的原因,唐家上下没人能够拒绝这两种破阶丹药的诱惑,而他此行的目的,也正是为这两种丹药而来。

    “结盟之事,等两位老祖出关之后会与家主面谈,当前却有三件事情需要唐家相助,其一,借五十人一用,为期三个月,这五十人如果能做到尽职尽责,每个月会有一块灵石的报酬;其二,李家缺粮,希望前辈能够派出人手在半个月内帮李家筹到五千人一年的口粮;其三,江家的两座无主灵矿,烦请唐家暂为代管几个月。事情紧迫,还望前辈早做决断!”

    李鱼直截了当地摆出了条件,说罢,手一扬,那只装有赤星破阶丹的玉瓶顿时高高飞起,悬浮在了唐盛的面前。

    仅仅犹豫了片刻,唐盛伸手接过了玉瓶,收入了袖中,点头道:“家主放心,这三件事情唐家应下了!”

    说罢,极为懂事地起身告辞,李鱼都说“紧迫”了,他能不抓紧吗?何况,李家两位老祖没有出关,而唐家又得罪过李鱼,有些事情和李鱼谈起来不方便。

    唐敬愣了片刻,起身跟了过去,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那只装有紫星破阶丹的玉瓶,心中阵阵不舍。

    他明白李鱼的意思,三件事情全部做到,这枚紫星破阶丹才会交付。

    李鱼起身送出了大厅外。

    目送二人走出李家大门,各自驾驭一枚飞剑远去,高澜心中暗自感慨,两名能够在天上飞的赤星老修,面对李鱼这个只能在地面走路的小小蓝修,竟然没有半分摆谱的资格,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乖的像孙子,这就是实力!

    想到此处,不由得又想起了柳长风和段文浩,这两尊大神如今全身心地投入到了炼器之中,立志要造出一种叫做“钟表”的法器,就这样被李鱼牢牢栓在了李家,这是李鱼另一种实力的表现。

    “这钟表的构造看起来也并不复杂,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样的好主意?”

    心中暗自郁闷,钟表的构造图他偷偷看过,在他看来,这件法器唯一的亮点是可以把一刻钟分的更精细一些,比时香和沙漏高明不了多少。

    不过,想想凤琳儿,他心中又舒服了几分,这霸道凶横的丫头应该能够让李鱼头疼吧?

    李鱼只想招三百仆从,她给整来了五千,李鱼特意叮嘱她把抓来的造谣者带回李家,好震慑一下背后的敌人,她倒好,当众一刀枭首,还是在府衙之前众目睽睽之下,这两件事情做得太漂亮了,太解气了,只要有凤琳儿在,李鱼接下来有头疼的时候。

    而此刻,凤琳儿正在发呆,眉头紧锁,犹豫着要不要去找找李鱼,解释解释当街杀人之事,李鱼对她当街杀人没有丝毫怪责,她心中反而不踏实。

    已经做错两件事情了,李鱼已经容忍她错了两次,决不能再错第三次,看来,还是要装装淑女,不能再由着性子来了,夏宝不就是扮乖乖女才让李鱼喜欢吗?

    隔壁院落。

    秋寒月跪倒在地,痛哭流涕地向柳长风诉说着和公孙杰的相识、相爱,诉说着这段时间因为玉钗而担惊受怕。

    方才,在被苏晴带到柳长风面前时,未等柳长风开口询问,她就主动交待了玉钗乃是在坠星岛出口处和公孙杰相遇时,公孙杰所赠,她当时并不知道这是一件空间宝物,随后知道了,想还回去,结果公孙杰却被器灵宗、云霄阁两宗弟子围攻不知去向。

    至于公孙杰偷袭百花宫弟子之事,她根本不知道,公孙杰有意避开了她,在和她分开后,才做下了这些恶事。她原本想把这玉钗交给柳长风,却担心因为公孙杰的原因为自己招来麻烦,一直犹豫不决。

    “弟子错了,不该喜欢上公孙杰的,不该迷了心窍隐瞒此事,还请师祖惩罚,弟子虽死无憾!”

    秋寒月抽泣着说道,冲着柳长风磕起了响头。

    “禁足,这段时间不得外出,回到宗门之后,自行到刑堂领罪思过!”

    柳长风面无表情地冲其摆了摆手,示意其离去。

    心中暗自轻叹了一声,这声“师祖”,让他勾起了旧事,秋寒月的父亲虽不是他的弟子,却在他门下当了十年的药童,勤勤恳恳,乖巧伶俐,随后年龄大了,离开了他门下,在药仙谷担任一名执事,即使如此,只要是他交待下来的事情,依然是格外上心,还会带着妻女时常来拜会他。

    秋寒月同样乖巧伶俐,却和秋寒月的母亲一样,攻于心计,有些独,有些贪,喜欢攀附权势,这样的性格,他不喜欢,不过,私藏隐瞒资源,算不上严重违犯门规的大事,看在秋寒月父亲的面子上,他心软了,决定从轻发落。

    ……

    “大哥,真的要和李家站在一起?”

    远远离开李家后,唐敬驾驭飞剑靠近了唐盛。

    派出五十人帮李家干干活乃是小事,何况还有灵石报酬,唐家一众蓝星仆役二个月才能得到一块灵石,只要他们下了命令,大堆人愿意到李家来,可这样做,外人肯定会认为唐家和李家站在了一起,青江郡王公孙淞回来后会怎么看?

    至于去筹集粮食、替李家抢占江家灵矿,虽说麻烦一些,却可以隐蔽操作,不会惹人特别注意。

    “公孙瀚都不敢招惹李家,你觉得公孙淞还敢像之前那般打压李家?”

    唐盛反问道。

    飞虎军中有一名唐家子,司空炬死在了李家,其它修行势力不清楚,他却清楚,至今未见公孙瀚有什么动静,这说明驻在李家的器灵宗、药仙谷弟子吓到了公孙瀚。

    唐敬不吭声了,他其实也赞同倒向李家,毕竟,李智是他的女婿,唐家若能从李家得到好处,没人敢少了他这一份,只不过李鱼只是李家的一名小辈,派头竟然比他还大,让他心里窝火。

    “让仪儿到李家去,看看钰儿如今的情况,探探李家的底!”

    唐盛说道,心中暗自后悔当初不该让唐颖退婚。

    方才和李鱼会面,他竟然有点看不透李鱼的感觉,而且他还发现,高澜望向李鱼的目光中透着畏惧,高澜可是堂堂药仙谷弟子,凭什么会害怕李鱼,即使李鱼拜入了药仙谷门下,高澜也没有理由怕他,此事诡异!

    李鱼又为什么能在众兄弟中脱颖而出当了家主?

    这小子不简单,怕是看走了眼。

    李家消息封锁的厉害,他埋在李家的暗子至今没有传回任何李家的消息,没人知道李家被袭击的具体情况,青江郡王府毁在了万兽宫修士的袭击之下,李家却撑了下来,此刻住在李家的高人显然是两宗强者。

    “好吧,我会安排仪儿过去!”

    唐敬点了点头,唐钰是他的大女儿,唐仪是他的小女儿,姐妹二人关系最好,唐仪想要进入李家内院摸清情况应该不成问题,让他头疼的是,前段时间李信失踪,怀疑是被江家人扣压,唐钰曾到家中求助,想请他帮忙弄清此事,找回李信,他却训斥唐钰不要多管闲事,今日唐钰不出面,恐怕还在恼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