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至尊特工 >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他是一个不择手段的人

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他是一个不择手段的人

    “砰!”

    陆丰年胸上挨了重重的一掌,整个人被直接打得飞了出去,跌落在地上,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整个人一下子萎靡了几分。

    莫羽神色平静“师兄,你输了!”

    陆丰年咳嗽了两声,从地上挣扎着坐了起来,看着莫羽的眼光中有着两分复杂“想不到你比我年轻这么多岁,竟然已经达到超凡巅峰,而且实力比同级的人要强得多,我和你斗了几十年,最终却还是输了。”

    莫羽平静的说道“我从来就没想过和你争,说到底,从来都是你自己心中放不下,从头到尾都是你找我麻烦,一心要致我于死地……”

    陆丰年重重的呼吸了一口,眼光扫过不远处的山林“废话我就不想多说了,我现在就想知道,他们的结果如何?”

    莫羽沉声道“我也想知道,你放心,你可以等到结果的。”

    陆丰年冷笑道“那我要谢谢你不急着杀我哦!”

    莫羽笑笑“我可以杀你,但是也可以不杀你,就冲你做的这些事情,被带回去什么下场,估计你自己也很清楚。”

    陆丰年撇撇嘴,神情不屑“我很清楚,你觉得我会让他们把我带回去,像是一个失败者一般的羞辱,然后再给我安上一通的罪名,最后给我一枪吗?”

    莫羽眉头扬了扬,没说话,他很清楚陆丰年的性格,杀伐果断心狠手辣,不仅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他这样的枭雄性格,哪怕是失败,也绝对是轰轰烈烈,宁可死,也不会去作为失败者去被人羞辱的。

    陆丰年从兜里掏出一支烟,塞进嘴里,点燃,长长的吸了一口,然后喷出一口浓浓的烟雾。

    “其实我有机会弄死你的。”

    莫羽并没有否认,而是表情平静的点头“我知道。”

    陆丰年看莫羽这么平静,反而有些奇怪了“你知道?”

    莫羽表情很平和的说道“你哪怕对我施展阴谋诡计,但是从来也都是基于修行者的角度来做的,但是在现在这个时代,如果真想杀死一个人,有太多太多的办法,尤其是像你本身就掌控着黑手这样的组织的前提下……”

    陆丰年脸上神色有着两分意外,好几秒,低下了头,重重的抽了一口烟。

    “我原本以为我看你已经看得很清楚,结果原来我还是没看清楚……我原本以为你此时会嘲讽我的……”

    莫羽笑笑“之前悬赏两千万买秦阳性命的事情,是你儿子干的吧,你干不出这样事情的,或许这样说,你可以用这招去对付别人,但是不会用这招来对付我……”

    陆丰年叹了口气“是,看来我不够了解你,但是你却足够了解我。”

    莫羽轻声道“你要对付我,其实只是想证明你自己比我更强,更适合当隐门传人而已,你只是心中恨,恨不得而已。”

    陆丰年没有反驳,淡淡的说道“我一直潜心修行,想着某一天能够像今天这样的一对一,然后光明正大的打败你,然后指着你的鼻子告诉你,我才是适合隐门的传人而不是你,这个机会我得到了,可惜我还是败了。”

    稍微停顿了一下,陆丰年眼眸中有着复杂黯然的神色“医术我不如你,人缘我不如你,如今连修行也输给你……”

    莫羽没说啥话,伸出了手“来支烟。”

    陆丰年愣了一下,旋即将整包烟连同打火机丢扔给了莫羽。

    莫羽接住,抽出一支,点燃,脸上并没有太多胜利的欣喜。

    “我当年真的是想将隐门发扬光大,我甚至觉得我会成为最优秀的一届宗主,我很不满隐门那诸多的条条款款还有低调隐世的处事态度,做了很多事情,然而却偏偏是这些事情,最终触怒了师傅,将我逐出门墙……”

    陆丰年的声音停了下来,没再继续说,只是狠狠的抽了一口烟。

    两人都没有说话,就这么一坐一蹲的抽着烟,静静的等待着。

    莫羽抽了一支便不再抽,陆丰年却是一支接一支。

    过了许久,一个人影从山林里钻了出来。

    陆丰年和莫羽同时转头,看向了山林里走出来的秦阳。

    陆丰年的眼中闪过几分喜色“他似乎没追上?”

    莫羽脸上也没什么意外的表情“或许。”

    秦阳走近,看着一顿一坐的两个人,眼光略微有着两分奇怪,扫了一眼莫羽的脸色以及站在不远处的高飞和罗青,顿时松了一口气。

    “他跑掉了吗?”

    “或许。”

    秦阳表情有些不太确定,因为他专程还下到大河里摸了一圈,没有发现陆涛的尸体,水流有些湍急,这让秦阳没办法确认撸到到底是死了尸体被水底暗流给冲走了,还是逃掉了。

    “嗯?”

    秦阳扫了一眼睁大眼睛的陆丰年“他用手雷突袭,炸伤了我,想趁机杀我,我打伤了他,正要抓他回来,他自己跳下了六七十米的瀑布,我找了一圈,没找到他,不确定是死了,还是逃了……”

    炸伤?

    莫羽眼光上下一扫,发现秦阳的小腿的鲜血一片,顿时快步走了过去“你的腿怎样?”

    秦阳摆摆手“没大碍,皮外伤。”

    莫羽点点头,脸上神色松缓了几分,转眼看向陆丰年“你觉得呢?”

    陆丰年咧嘴一笑“我觉得?当然是逃了,跳入瀑布,如果真死了,怎么都不会一下子就沉底不见踪影吧。”

    秦阳皱眉,并没有隐瞒自己的猜测“是的,我也是这样觉得的,他应该是逃走了。”

    陆丰年笑笑,眼光落在秦阳身上“你以后有得麻烦了。”

    秦阳看着陆丰年“你觉得他会怎么做?”

    陆丰年毫不犹豫的说道“虽然我希望他能隐姓埋名娶妻生子,安稳过一生,就算要报仇,也等到通神境再说,但是就我对他的了解,他不会这么做的……”

    秦阳眉头扬起“报仇?”

    陆丰年眼光也有着两分阴郁“是的,不择手段的报仇!我是他的父亲,我自然了解他,他是一个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