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房产大玩家 > 624.以后不能叫小陈啦!(3/3)

624.以后不能叫小陈啦!(3/3)

    钱刚是几个人中反应最快的。

    陈晋的话刚一说完,他就知道自己这几个人都被他给耍了,还是耍得团团转!

    他明明看准了自己这边的命门,吃定了他的方案自己是不能不接受的,却还刻意东拉西扯了那么多。

    这是一门心思的要看自己出丑哇!

    看陈晋气定神闲的模样,肯定是来的时候就有方案了。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早说呢?

    你要是早说,我还会跟你扯什么声誉扯什么难处?

    为什么不早说呢?

    钱刚非常郁闷的想着。

    陈晋看着他脸上精彩的表情,就知道自己达到目的了。

    几人都是政府官员,当然不可能把他们怎么样,但是让他们出出丑,还是可以做到的,也算替大马出口气吧。

    毕竟自己刚才说的虽然偏执,却未必不是真相。杜宏兴一个洗白成功的老混混,如果不是没办法了,想必也不愿意铤而走险吧?

    也就是说,逼得大马冒生命危险的罪魁祸首,未必就不是眼前这几个人!

    李久渠这时也反应过来了,虽然眼神阴郁但还是开口道:“陈总,你说说你的方案吧。”

    陈晋点点头道:“首先,项目我当然是接着做下去。”

    听他把基调一定,几个人顿时松了口气。

    然而这口气还没吐完,陈晋就接着道:“但是……”

    “我是有条件的!”

    “第一,关于税费的优惠政策,加大力度,增加年限,并且在我签合同之前就要确定。”

    钱刚看了一眼边上税务局的,见对方点点头,便应道:“可以。”

    “第二,工作小组还是得组织起来。但必须是至少有5年以上群众工作经验的老手,并且至少要组织10人!”

    “没问题!”这次是沈方书应道。

    “第三,你们兴海市或者是巴河县,在需要的时候,必须对我和我员工的人身安全提供保护。”

    钱刚对这条有些纳闷,不过依然应道:“这当然是分内的事情,只不过需要吗?”

    陈晋没有理他,直接道:“第四,重新规划,把灵山村划出这个地块。”

    “什么???”

    三人齐声震惊道。

    他们忙活了半天为什么?不就是为了顺利解决这个完全靠政府养活的“三无村”,顺便再捞点功绩吗?

    陈晋这一开口就是把灵山村划出地块,感情就是你赚你的钱,连成本都不想出?

    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钱刚立刻拒绝道:“不行!前面几条都好说,唯独这条,绝对不行!”

    “确实不行!”沈方书也认真道:“陈总,说白了,我们忙活来忙活去,就是为了解决灵山村的问题。你这一甩手就不管了,有点过分了吧?”

    李久渠则恼道:“老钱,老沈,算了。咱们再找别的开发商谈吧。他根本就没诚意!”

    面对几人的强烈反对,陈晋摊摊手:“要不要听我说完?”

    钱刚眯了眯眼,点头道:“陈总,你接着说。”

    “几位领导应该都看过我的报道吧?”陈晋笑道:“维护更广大购房者的利益巴拉巴拉的那些……”

    几人点点头。

    陈晋接着道:“不管你们信与不信,报道上说的都是真的。80多个亿的债务,我说背就背了。5个多亿的优惠,我说砸就砸了。2000多万的现金,我也说扔就扔了。”

    “对那些利益受到损害的人,我确实愿意为他们买单。”

    “而且这个把亿对我来说,确实不是什么难办的事情。但我是个生意人,在商言商,没理由付出这种莫名其妙的成本吧?”

    钱刚皱起眉头应道:“陈总,这些跟咱们的合作有关系吗?有什么话就请直说吧。”

    陈晋应道:“灵山村的村民,我之所以把他们称为刁民,原因你们比我更清楚。这些人,升米恩斗米仇。就算我今天满足了他们的要求,谁又知道只有他们又会冒出来什么条件呢?”

    他的这番话让几个人都叹了口气。

    因为陈晋说的没错。可以混吃等死,谁肯去干活?陈晋一旦接下这个项目,那才真是呵呵哒了。

    今天管你要一万,你答应了,看你好欺负,是个冤大头?

    得!他们明天就敢管你要两万。根本不需要怀疑这些人无底线的贪婪程度。

    于是陈晋接着道:“所以我希望你们能配合把,把灵山村划在地块之外。等项目竣工之后,紧接着的就是招聘员工。”

    “那样一个大型游乐场,别的不说,光是保洁就不知道需要多少个了。灵山村除去老弱妇孺,劳动力撑死也就100来个人,都未必够我用的。”

    “所以我可以承诺你们,只要那些村民愿意工作,我就提供就业岗位。”

    “为此,还有一个合情合理的条件,那就是你们必须在园区单独设立一个派出所。毕竟园区开放以后,游客一定很多,这是必须的治安需要。另外的目的嘛,就是你们也管好你们的群众,防止他们恶习不改。”

    接着,陈晋还说了很多细节,包括设立小型急救点以及配备消防队之类。

    除此之外,有了大量游客,自然就有各种饮食、住宿的需求。

    所以紧挨着项目不必再拆迁的灵山村,还可以由陈晋投资,彻底的改建翻新,开设餐厅和民宿,以此完全改变灵山村这个“三无特贫村”的情况。

    只要培训和教育得当,又有了就业机会,刁民未必不能变成良民。毕竟灵山村的情况,固然有村民懒惰不思进取的主观因素在,但地处偏远交通不便的客观因素也同样存在。

    而随着陈晋越来越完善的阐述,几个人似乎就像是能看见一座大型的游乐场已经树立起来了,游人如织,日进斗金!

    等陈晋说完,钱刚情不自禁鼓起掌来,对陈晋道:“陈总,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钱某人受教了。”

    “我说过了。”陈晋耸耸肩道:“不管你们信不信,我是真的愿意帮那些人。但他们从我这得到的任何一分钱,都必须是自己靠劳动赚取的薪水,而不是因为征地拆迁凭空砸脑袋上的。”

    李久渠站在边上,亦是感慨良多。

    他有些惭愧的对钱刚笑道:“老钱,我们之前确实走进了一个误区呐。只想着赶紧把这个麻烦送出去,却忘记了城市发展建设的意义,不就是为了随着发展带来更多的就业机会,从而解决底层群众的温饱问题吗?”

    “陈总!”他心悦臣服道:“你虽然年轻,却看的比我透彻呀!”

    陈晋急忙摆手道:“哪里哪里,我就是个商人,讲究的是节约成本,赚取利润。说白了,还是不想付这笔拆迁赔偿金罢了。哈哈哈……”

    然而现在他再说这话,几个人却是不知道到底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了?

    随后,陈晋还是接着就说道:“各位领导,前景虽然是不错,但治理灵山村一定还会有阵痛。所以我才会要求你们组织力量保护我和我的员工。”

    闻言,几人都极为赞同。在城市化发展建设的浪潮当中,必然是会有这样那样的困难和阻碍的。

    而作为他们来说,最根本的工作就是克服一切,替百姓谋福祉。在这个大前提下,适当的便宜行事是需要且必要的。

    项目从启动到竣工,少说也需要一年半载的功夫吧?

    在这期间,灵山村的刁民有可能会那么老实吗?

    到嘴的赔偿金都飞了,指望他们不闹事?

    做梦吧!

    可这就是陈晋要给他们的教训!

    人心不足蛇吞象。

    等那帮刁民知道一分赔偿金都拿不到的时候,会不会也在心里后悔,当初就应该答应杜宏兴6000块的赔偿标准呢?

    当陈晋整个方案的全貌呈现在几个领导眼前之后,双方的目标似乎重新得到了统一,接下去的洽谈交流就很顺畅了。

    一个下午的时间,不但把合同条款重新拟定签署,而且各个部门都难得的紧密协作起来,将所有的事项一一落实了下去。

    等陈晋和祁旭光离开了兴海市政府之后,沈方书也带着全新的规划通知赶回了巴河县。

    路上,祁旭光瘪瘪嘴,对陈晋叹道:“陈总……”

    “祁哥,就咱们两个人。你还是叫我小陈吧。”

    “不,以后叫不得小陈啦。”祁旭光笑道:“说心里话,跟你一起呆得时间越多,我就越感觉自己的人格得到了升华呢!”

    “挺矛盾呐!以前只知道纠结于成本和利润,却忘记了原来自己可以做到的还有这么多。”

    陈晋看着窗外漆黑一片的道路,应道:“其实也没什么可纠结的。咱们不是依然还在赚钱吗?既然不损失自己的利益,那为什么不能顺带着稍微多做那么一点点呢?这并不矛盾!”

    祁旭光哈哈大笑,忍不住唱出声来:“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哈哈~我没你想的那么伟大!”陈晋被逗笑了:“其实我现在特别想看一看,那帮子刁民在知道赔偿金泡汤之后的表情!”

    他悠悠笑道:“必发,必发。名字确实取得挺讨喜的,只可惜他姓何呀。”

    “扑鹅鹅鹅………”祁旭光直接笑成了猪叫。

    …………

    当晚,沈方书就破天荒的加班了。他连夜集结了准备派遣到灵山村的工作小组。

    第二天一早,工作小组就赶到了灵山村,在村口的布告栏张贴了新的规划通告。然而村里能识字的人不多,于是便叫了个小子到村长家,把何必发从床上喊了起来。

    一听说是新的通告到了,何必发眉开眼笑的,披上自己的破棉袄就晃到了村口,看起了刚张贴通告……

    “必发,这上面说什么啊?”

    “必发,是不是答应咱们喊的钱了?”

    “这么容易就答应了?!”

    “昨天那小子都吓坏了,能不答应?”

    “那得再涨钱喏!这冤大头上哪找去?”

    …………

    “必发。”昨天拿着扁担拦车的中年人推了他一下,急道:“你发什么傻?到底说什么啊?”

    何必发懵逼的喃喃道:“没……没钱啦!一分钱都没有啦?”

    “什么???”中年人一把就揪住他的衣领喝道:“怎么就没钱了?你说清楚!”

    “还说什么?公家改了规划啦!咱们村不拆迁啦!谁都拿不到钱啦!”何必发喊了一声,随后就是一愣,连忙挣脱了中年人,拢起他的破棉袄往家跑去……

    短短的几秒后,村民们也回过神来了。

    那中年人勃然大怒道:“就是你个小王八蛋,非让大家卯着不搬。现在好了吧?老子抽死你……”

    他再次握起扁担,朝着何必发追打而去,身后跟着一大群暴怒的村民。

    何必发自然是发不了财了,他那个村长老子何有宁,病在床上亦是不得安宁。

    最终,何必发鼻青脸肿的逃窜回家中顶着门,村民们就围着房门紧闭的老何家,咒骂了整整一天……

    陈晋今天起来,却是已经把这件事情抛在脑后了。

    因为施杰已经把新的开盘计划放在了他的办公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