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房产大玩家 > 227.“俯首甘为孺子牛”(第三更!求月票!)

227.“俯首甘为孺子牛”(第三更!求月票!)

    “怎么了?”蒋艺涵急忙问道:“出什么事了?”

    陈晋想了想,认真道:“有人一直在监控我的通话记录,但是我暂时不想被人知道我和你的关系,所以……”

    蒋艺涵微微错愕,随后坐到他身边甜甜的笑道:“你打的算盘不就是我背后的老韩么?怎么现在又不想被别人知道了?”

    陈晋深呼吸了一下,刚要解释,蒋艺涵忽然就吻住了他,十来分钟后,两人才气喘吁吁的分开,嘴上还挂着一抹哈喇子。

    蒋艺涵抹着嘴笑道:“你的心意我都明白!放心!老韩比你还不想别人知道我的身份呢。所以我和我妈的手机号码,早就按照他能做到的最高标准保密起来了。谁都不可能监控到。包括所有涉及我的通话记录,都是空白!”

    陈晋一听,心道怪不得自己跟蒋艺涵联系了这么多次,无论是吴德民还是祁旭光都没有提起过这回事。原本是根本就不知道这些。

    不过他还是有些奇怪,问道:“那当初夏阳飞在外面都说遍了,他要给省委常委做女婿了……”

    “已经查过了,他从来都没敢说出我的真名,只是自己散播谣言罢了。这一点他有分寸,而且光是谣言,就足够他做很多事情了。”蒋艺涵狡猾的笑道。

    陈晋大感意外,但还是担忧道:“那他以后会不会……”

    “不会了。他再也不可能拿这件事做什么文章了!”蒋艺涵抢道,言语中透着阴沉。

    陈晋顿时眉头紧皱,沉声问道:“你不会是把他给……”

    说着,他的声音有些发颤!心道怪不得从那之后就再没听周立海提过夏阳飞了,而且也没有任何的报复行为出现。难道是……

    蒋艺涵看出了他眼中的忌惮神色,只好无奈的解释道:“没你想得那么夸张,再怎么说也是一条人命嘛!”

    “只不过……”她冷笑道:“一个精神病人的话,谁会信呢?”

    蒋艺涵的话顿时仿佛一记重锤锤在了陈晋的心坎上!

    “是不是将来要是有一天你对我没兴趣了,也会有同样的办法对待我?”他的声音有些低沉,问题有些尖锐。

    “…………”蒋艺涵沉默了许久,低着头不语。

    陈晋就这么看着她,目不转睛。

    好半天之后,蒋艺涵抬头,脸上却已经挂上了两行清泪!

    “我在你眼里,就这么阴狠么?”蒋艺涵哭着笑道:“也对,我找上你的第一件事就是让你帮我破坏夏阳飞的生意。才见了你几次面就跟你发生了关系,现在又收拾了夏阳飞……”

    陈晋抬手捂住了她的嘴,没有让她再继续说下去。

    因为他也发现自己多心了。

    这么一个不疯魔不成活的女人,一旦把全身心都交付出来,就不可能再有扭转的可能性了!

    她确实是疯了,对自己这么一个小人物就要不管不顾的托付终身!

    然而自己也疯了,明知道她身后的背景如此恐怖,却依然妄想着跟她的关系能纯粹一点!

    面对男女情爱,两个人其实都一样,显得如此幼稚。

    随后,蒋艺涵把陈晋的手拉开,倔强道:“是老韩听说这件事情之后出手收拾他的,跟我没任何关系。我可没本事安排市纪委找那些当官的一个一个谈话,再找人把他扔进精神病院。我就是个舞蹈演员,仅此而已。”

    陈晋忽的笑了,对她说道:“我看你一点都不像深明大义的王昭君,倒像另一个女人……”

    “像谁?”蒋艺涵连忙问道。

    “虞姬。”

    蒋艺涵一听这个名字,顿时眼神一亮,笑逐颜开!

    她抹掉眼泪,笑着对陈晋说道:“小看我了吧?我一定比虞姬强!我不会用你的佩剑自刎,因为我绝不会让你像楚霸王一样兵败垓下,最后乌江自刎。我会让你成为刘邦!”

    “哟?这么一会就自比吕雉了?怎么?还想打造一个文景之治不成?”陈晋哈哈笑道。

    蒋艺涵白了他一眼道:“谁让你跟刘邦一样,就像个流氓似得?”

    陈晋一愣,想了想,心道自己与那汉高祖在为人处事上还真有点相似之处。

    两个人都同样的厚脸皮,同样的左右逢源,同样的……心思阴沉!

    蓦然,陈晋忽然有些意兴阑珊起来。许多事情并不是他的本愿,但却总是不能不为。不知道历史上的那位泗水亭长,是不是也无数次的面临这样的抉择,才成了所谓的“赤帝之子”!

    不过既然做不了楚霸王那样的大丈夫,干脆就当刘邦这样的真小人算了。有句话说的好,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不是么?

    陈晋想着,随后讪讪一笑,“行了,不扯这么多了!赶紧睡吧,我今天可真是累坏了。”

    “嗯。”蒋艺涵乖巧的应声,跟着陈晋一起朝里屋走去。

    走到蒋艺涵的房间门前,陈晋要进,却被她拉了一下……

    “还是睡这边吧。”蒋艺涵红着脸说道。

    陈晋顿时觉得双腿一软,求饶道:“师太,今晚要不就别翻我牌子了?”

    蒋艺涵没有做声,只是幽怨的看着他,然后缓缓的把自己身上的衣物褪去……

    陈晋到底还是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而且刚才吃火锅的时候又烫了几片大腰子,狠狠的补了一补。

    大腰子到底是大腰子,陈晋差点连鼻血都要下来了,最后把心一横,直接把蒋艺涵抱了起来,让她缠在自己的腰间,轻挑道:“我要是为你JING尽人亡了,你可就得守活寡了!”

    蒋艺涵的幽怨立刻就消失不见了,满不在乎道:“切~就凭我的身材样貌,多的是男人愿意死在我肚皮上!”

    “你越说越没不着调了啊!”陈晋佯装怒道,同时在她屁股上狠狠抽了一巴掌。

    蒋艺涵吃痛,浑身一颤却抿嘴一笑,搂着他的脖子,把头埋在他肩膀上,咬着他的耳垂道:“你要是真死了,我就立一座贞节牌坊,为你守一辈子活寡!”

    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晦气的告白,却让陈晋跟吃了蓝色小药丸似得,心中的那把火瞬间就被点燃了!

    进了房间之后,更是一点前戏都没有,直接开始对蒋艺涵“俯首甘为孺子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