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恶魔就在身边 > 01831 孩子们

    陈曌一直怀疑,自己家的女孩和男孩性格是不是颠倒了。

    不止是小葛琳和小拉蕊莎生性活泼好动。

    就连湄拉、辛朵拉也是非常的活跃。

    不同于几个十一二岁的孩子,这几个孩子已经有比较清晰的认知。

    湄拉和辛朵拉则是陈曌收养的孩子里,年龄最小的两个。

    她们依然需要父母的宠爱,而今陈曌和法丽作为她们的父母。

    自然也是投入感情的宠爱她们。

    在最初几日不适应后,她们就开始展现出自己的跳脱性格。

    彼南斯倒是也很跳脱,不过他更喜欢魔法。

    彼南斯是水系魔法,陈曌虽然不会水系魔法,可是他却有控制水的能力。

    所以在这点上,还能够顺便指点一下彼南斯。

    而十一岁的克罗,则完全变成了健身狂人。

    他的身体还没发育完成,偏偏每天进行着比成年人都要庞大的训练任务。

    他的训练任务甚至和一个职业运动员都差不多。

    全家只有迪迪拉一个,还算是大家闺秀。

    至少是以东方人眼中标准的大家闺秀。

    性格腼腆内向,和谁说话都是小心翼翼。

    平日里还帮着照顾其他的孩子。

    这日,陈曌在波西亚来了之后,召集了孩子们,然后直奔镜子湖。

    “陈先生,你今天怎么有空来了?”费伍德.思科看到陈曌身后的一大波孩子。

    “这些孩子都是我的孩子,现在我带他们过来,主要是让他们对自己的卧室提出一些要求。”陈曌说道。

    “好的,我明白了。”费伍德.思科点点头。

    别墅的主体工程已经进入尾声,接下来就是别墅的装修部分。

    迪迪拉牵着小葛琳的手,其他的孩子早就已经飞奔而出了。

    陈曌怀抱着小拉蕊莎,看着不急不缓的迪迪拉:“迪迪拉,你不想尽快的看看自己的卧室吗?”

    “没事,反正不会少了我。”迪迪拉说道。

    迪迪拉虽然才十二岁,可是她沉稳的性格,甚至比薪莉还要稳重。

    陈曌不是不喜欢迪迪拉,而是觉得,孩子就应该跳脱一些。

    哪怕是薪莉那种叛逆的性格,陈曌也是能够接受的。

    “迪迪拉,如果那些房间都被你的弟弟妹妹抢了,到时候你可别哭鼻子。”

    “没关系,反正这栋别墅的空房间很多。”

    确实,这栋别墅的体型比旧的那栋更大,卧房以及功能也比过去的多很多。

    站在别墅前,几个孩子围着一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在那里吵闹着。

    那个人则是一脸的生无可恋。

    他是负责装修设计的室内设计师。

    他倒不是不知道怎么满足这些孩子的要求。

    而是他完全听不清楚他们的要求。

    他很想大声喝止这些孩子,不过他不敢。

    他作为公司的设计师,他同样知道陈曌是公司的超级大金主。

    这些都是陈曌的孩子,当然也要好好的伺候着。

    “好了,一个个说,不要那么闹。”陈曌说道:“薪莉,你先来。”

    孩子们缠着室内设计师,陈曌则是接到了一个电话。

    “喂,哪位。”

    “陈先生,你好。”

    “血玛丽女士,你好。”陈曌立刻换了一副语气。

    “你好,我很高兴你能主动打电话给我,很抱歉之前我的电话在助理手上,没能第一时间接到你的电话。”

    “没关系。”

    “陈先生,不知道你给我电话有什么事情吗?”二十三代血玛丽问道。

    “血玛丽女士,你在英国有没有人脉?”

    “不知道陈先生打算做什么?”

    “我女儿想盗取大英博物馆的《普罗米修斯之书》。”

    “啊?”二十三代血玛丽惊呼道:“陈先生,你不会参与这其中吧?”

    “没有。”陈曌说道。

    “陈先生……你想要我帮你女儿盗取《普罗米修斯之书》?”二十三代血玛丽为难起来。

    她在欧洲大陆的确非常的有权威,可是不代表她就能够为所欲为。

    更何况英国不管是国力还是影响力,在欧洲大陆上也算是一流国家。

    二十三代血玛丽最大的影响力还是灵异界,而不是政治界。

    而大英博物馆是国家博物馆,即便是二十三代血玛丽也不可能帮的上忙。

    “那倒是没有,我也没打算让你帮忙策应。”陈曌说道。

    如果要策应,陈曌也不会找别人。

    毕竟他和二十三代血玛丽并没有那么熟悉。

    “我是希望,血玛丽女士帮我监视我女儿一伙,如果有什么暴露的地方,帮忙遮掩一下。”陈曌说道。

    “当然没问题。”二十三代血玛丽爽快的答应下来。

    原来只是帮忙扫尾,抹掉一些痕迹。

    二十三代血玛丽很快就领会了陈曌的意图。

    陈曌是想让薪莉去闯荡,不是让他们去找死。

    薪莉、科兰、莫尔和瑞莎四个小孩这几天天天凑在一起。

    互相商量着他们收集到的信息。

    鲁昂.法夕本也在积极地准备着。

    他可不是去找金苹果的,是去当保姆的。

    想到这里,鲁昂.法夕本就感觉到一阵头痛。

    他开始后悔那天自己脑子一抽,居然怂恿薪莉去找什么金苹果。

    结果把他自己也给坑进去了。

    现在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去当保姆。

    而且还要保证几个小孩不会出事。

    如果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出事了。

    陈曌保准会拔了他的皮。

    在离开镜子湖后,陈曌又带着孩子们去大山镇逛了逛。

    大山镇的居民如今生活好了不少。

    比较啤酒厂的效益也给他们带来了丰厚的回报。

    稳定的工作与收入,让他们手上有了更多的钱。

    当然了,大山镇政府依旧像要从陈曌手中分一杯羹。

    甚至大山啤酒的这个品牌原本是大山镇政府的事情,又被拿出来旧事重提。

    好在当初陈曌就听丹佛的话,将大山啤酒这个品牌完全买断。

    所以在法律上,大山镇政府的过分要求是不可能得到满足。

    当然了,大山镇政府的行为颇有一些的无赖。

    不过面对着巨大的利益,大山镇政府表现的无赖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当然了,陈曌和丹佛对于这种要求向来是视而不见。

    毕竟他们有着绝对的话语权,而且还可以拿解雇大山镇员工作为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