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王者风暴 > 第1171章 邪道人

    周烈的身形膨胀到十米便停了下来,与之前吞服法相天地神丹相比,身形膨胀程度差得太远。

    不过,当他挥出一拳,前后左右时空跟着震颤。

    羊角男子大为惊恐,这小子的力量怎么突然变得如此恐怖?

    “不好!是法相天地神丹?”他知道的有些晚了。

    周烈吞服神丹之后全力镇压身形,将神丹的力量催化出来形成拳罡,所以这一拳霸道得超乎想象。

    “扑哧”

    “扑哧”

    近处几名脸上刺字男子被轰成血雾,仅五人留存下来,其中三个大口吐血,显然遭受了重创。

    周烈忽然抬头看向远方,目光中生出一丝银芒,之后他转身就走,没有半点拖泥带水之处。

    “走了?”羊角男子非常奇怪,这小子明明占据上风,为什么突然放弃斩杀敌人的机会?跃动身形几个起跳消失在黑暗深处。

    片刻后,羊角男子神色大变,赶紧跪伏下来,颤颤巍巍说道:“恭迎主人驾临,您怎么”

    “哼,没用的东西,要是你们能够按时完成任务,本道人至于亲自跑上一趟吗?那小子有些门道,不过刚才那一拳已成强弩之末,他要是不赶紧逃跑,现在已经成为本道人剑下亡魂。”

    “是,主人神功盖世,区区一个飞升者如何能同主人相比?属下立刻就追击过去,哪怕拼上性命也要将他杀得魂飞魄散。”

    “得了,少吹,你要是真能轰杀他,早就把他干掉了!捕奴队近乎全军覆没,还有脸面在我面前大言不惭?看回去怎么收拾你。”

    “主人饶命,属下定当全力以赴,不让此子有机会遁入禁地中的险境!”

    来人做道士打扮,瞪着一双令人生厌的三角眼,身上穿着青灰色道袍,将头发随随便便挽成道髻,上面插着一根乌木发簪。

    他看向幽暗处,冷哼一声说:“这你倒是说到点子上了,这小子一身气运颇为不凡。本道人远远观之,发现他与这巨苑在本命天数上十分契合,他大老远跑来可不是闲得没事做,而是要深入禁地挖掘对自己有用的东西。”

    羊角男子急忙附和:“对,属下也是这样想的,他带来一只大龟,正在禁地中前进,瞧方向是去远古战场,如果惊动那些幽暗存在,后果不堪设想。”

    “呵呵,利用特殊环境给我们设置障碍,并没有什么稀奇之处。既然他能深入禁地,说明他有办法躲避禁地之中大部分凶险。此子身上带着浓郁的阴阳气息,所以十之七八与那些阴阳家脱不开干系。你知道的,阴阳家嘛!无外乎调和阴阳,在夹缝之中求生存,关键时刻还会借力打力进行反杀,所以这个家伙才会如此难缠,而且飞升过来就有胆量与我作对,本道人会让他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走!”

    话音刚落,成千上万根黑羽向前穿刺。

    弹指一挥间,道人带着五名手下挪移出去,缩短了与周烈之间的距离。

    相信再来几下,这道人就能追到近前。

    周烈直接动用混沌炉,加快了相对时间流速。

    这一招屡试不爽,无论对敌还是对自己都是一样的,只要在时间上动手脚,很容易创造奇迹。

    仅仅半个呼吸,周烈已经站在彼岸龟的背上。

    接下来他没有丝毫保留,取出混沌炉释放出一团银色烟尘,加快了彼岸龟身边的时间流速。

    对于彼岸龟来说,可供飞行的时间延长了,将一分钟当做十分钟来用,这样一来足以保命。

    当然,消耗太过巨大,周烈感觉心头正在滴血,不过以眼下这种情形又不得不这样做,有得消耗总比啥也没有强。

    就这样,在羊角男子的观测中,彼岸龟晃动身形一下子跳到某处可怕所在。

    中间几乎没有衔接,说明又是那该死的空间类宝具在发挥作用,怎么就没完没了了?动用这种宝物难道不需要承受反噬?真他娘的见鬼了。

    周烈向前望去,只见虚空中布满无法描述的湿寒,很多地方形成水洼,里面盛放着黑色液体。

    景泉注目远眺,有些不解的问:“就是这里吗?你将第一站定在此地,必然有你的原因。”

    周烈欣然笑道:“知我者,景姐也!这诸天都是狠角色,我们刚过来就碰到一位,如果仅仅想着利用险境迟缓大敌,那真是大错特错了。人家高我们一筹,手段都是当今最流行的功法衍生而出,所以这一战来不得半点花哨,还是要以真功夫论高下。”

    “哦?景泉闪目看向左右,点指前方说:“除了此地中央不知道沉睡了多少年的强者仇怨,你还有可以借重的地方吗?”

    “有啊!我仔细数过了,像是这种地点,在巨苑一共有着三千多个。我在老家时与整个天地结契定执念,如今既然出来了,我为什么不能与整个宇宙为契?”

    “烈烈你疯了?”唐七七非常关心周烈,她一直站在远处听着,发现夫君又开始异想天开,当即急了。每次都玩得如此之大,光有一个设想就能吓死人,做这家伙的女人必须有一颗强大心脏,否则迟早会吓死!

    周烈安抚唐七七,他刚要获取这片禁地的“支持”,不料一名道人来到近前,见面就下杀手。

    “大敌!”周烈的面色十分难看,他万万没有想到动用混沌炉加快身边的时间流速,应该可以趁机做很多事才对,可是敌人来得太快,而且不是之前那个羊角男子,而是敌方的真正老大。

    “哈哈哈,小子你逃得好快,可惜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你千不该,万不该与我邪道人作对。就这样了,死!”

    杀机炸裂,摄魂夺魄。

    周烈的反应速度那真是无懈可击,他在第一时间动用禁忌之力。

    铃奴发出一声尖叫,代替周烈承受反噬。

    这妖物的神智一下子就被冲散了,满身妖力涣散。

    邪道人没有想到这小子满身都是刺儿,赶紧想办法抵消禁忌之力,不料头顶上忽然传来一声钟鸣。

    周烈将碗口那么大的铃铛托在掌心中,这正是铃奴的本体,下一刻他动用了血脉天赋东皇钟。

    “咚咚咚”

    钟声响个不停,最后汇聚成一声,攻向大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