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八百四十七章 往日恩怨

第八百四十七章 往日恩怨

    从黑暗中飞出来,砸进火堆,引得火花四溅的,是一块巨石。

    点燃的篝火被砸灭了大半,那石头从火堆中滚出来,滚到唐宁脚下。

    借着残存的火光,唐宁终于看清了来人。

    这几十人皆是男子,他们和巫沙部落的族人穿着极为相似,显然也是蛊族中人。

    不过,这些人却和阿朵他们的热情好客不一样,气势汹汹的从黑暗中走出来,来者不善。

    而巫沙部诸多族人,看到他们时,神色立刻就变的紧张起来,如临大敌的样子。

    巫沙部一名青年看到对面为首一人的面容,面色一变,问道:“巫擎,你们来我巫沙部干什么!”

    那人看着他,冷笑一声,说道:“巫平,你比你爹当年还狂妄,巫沙部什么时候是你们的了?”

    巫平看着他,沉声道:“不是我们的巫沙部,难道是你们的巫沙部!”

    巫擎看着他,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说道:“迟早会是的。”

    巫平看着他,大怒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你不配问我这个问题。”巫擎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说道:“让你们的长老出来。”

    巫平脸上露出愠怒之色,上前两步,却被身后的一人拦住,那人看着他,说道:“还是请长老出来吧,这件事情不是我们能掺和的。”

    巫平心有不甘的看了他们一眼,低声道:“回去!”

    唐宁站在一旁,看的一头雾水,不过虽然他不知道内情,但明显可以看出来,巫沙部和这些人似乎有着很深的恩怨。

    芦笙节被打断,连篝火都熄灭了,唐宁倒也不用纠结和阿朵跳舞的问题。

    那些不速之客聚集在寨子前面的一片空地上,巫沙部众人则是各自散开,唐宁和阿朵回了吊脚楼,看着她,好奇的问道:“他们是什么人?”

    阿朵轻轻叹了口气,低下头,说道:“巫擎他们,原本也应该是巫沙部的族人,可是几十年前,巫沙部发生了一些事情,他们的祖辈从巫沙部分离了出去,这几十年来,一直和我们作对”

    搞了半天,原来这是巫沙部的内乱,从阿朵的口中,唐宁陆续得知了更多的内情。

    巫沙部一直以来,都是万蛊教三长老一系的支脉,而自从巫沙部一分为二之后,阿朵他们这一支,继续留在此地,巫擎的父辈那一支,则是被赶了出去,他们从此脱离了三长老的手下,改投了四长老,在这几十年间,和这一脉摩擦不断,没少找他们麻烦。

    巫沙部两支脉虽然已经决裂,但到底也是同宗同源,两脉即便是矛盾不断,却也一直没有上升到生死大敌的程度。

    这一次巫擎等人气势汹汹的过来,不知道又是为了什么。

    “为了寨子。”阿朵看向窗外,解释道:“他们一直想回到寨子,每年都会向我们挑战,赢了的人,才能拥有寨子,只是他们一直没有赢过。”

    唐宁看着她,奇怪道:“他们要挑战,你们就接受吗?”

    阿朵道:“这是老祖宗定下的规矩,谁也不能改变。”

    蛊族的规矩很奇怪,想要什么东西,虽然不能明抢,但却可以通过挑战的方式获得,这似乎有些强盗的逻辑,他们却已经习以为常。

    唐宁对于别人的民族习惯无从指责,根据阿朵所说,巫擎他们这一次几乎是倾尽了族里的力量,对寨子势在必得。

    寨子之外,众人已经重新点燃了篝火,将某处广场照耀的如同白昼。

    唐宁和阿朵走出来的时候,巫沙部的长老也出现了。

    在蛊族,长老其实就是部落里年纪最大的人,这一点和万蛊教不同。

    万蛊教的十大长老,都是由上一任长老指定接替之人,而人都是自私的,这便导致他们的长老之位,多是世袭罔替。

    一名发须皆白的老者走到前面,看着巫擎,问道:“你们这次来,是又要和我们比试吗?”

    巫擎冷哼一声,说道:“怎么,不敢吗?”

    那长老道:“既然是大长老定下的规矩,我们自然要遵守,这次你们想怎么比,老规矩吗?”

    唐宁看向阿朵,小声问道:“什么是老规矩?”

    阿朵小声解释道:“就是他们和我们各自挑出一名部落里最厉害的人,比试蛊术,赢了的人,就能赢得寨子。”

    蛊术的比试,要比芦笙节掰手腕要厉害多了。

    唐宁早就听说过,蛊族近乎人人都会一点蛊术,但却没有见过他们用蛊术斗法,想来应该和斗蛐蛐斗鸡是不一样的。

    阿朵看着唐宁,说道:“唐大哥,你一会儿躲远一点,巫擎的蛊术很厉害,我担心一会儿护不住你。”

    唐宁象征性的后退了一步,当然只是为了迎合阿朵。

    最高深的蛊术在万蛊教,他们是不可能传给这些边缘的部族的,以唐宁如今的蛊术手段,不说冠绝黔地,但只要不遇到十大长老,也足以横行无忌了。

    那位长老看着巫擎,问道:“去年冬月,你们才刚刚过来挑战过,如今不过才过去了三个月,你们的长老们不觉得太急了吗?”

    巫擎冷笑道:“每年一次,你管我们几月来,你就说你们接不接就是了。”

    “当然要接。”老者看向身后,说道:“巫平。”

    一名年轻人立刻走出来,躬身道:“二长老。”

    二长老看了他一眼,说道:“上一次比试,就是你出战的,这一次,寨子也交在你的身上了。”

    巫平拍了拍胸口,说道:“我一定会赢的。”

    “慢着。”巫擎看了他们一眼,说道:“我们这一次,不要寨子。”

    巫平皱眉道:“那你们要什么?”

    巫擎道:“如果我赢了,你们要将情蛊给我。”

    “大胆!”

    “放肆!”

    巫擎此言一出,二长老和巫平面色同时大变,立刻出声呵斥。

    唐宁这一次并没有问阿朵情蛊是什么,因为这种蛊虫,万蛊毒经上有记载。

    在许多民间的小说本子中,情蛊被传的神乎其神,据传这是蛊族女子一种维护爱情的手段,只要将这种蛊种在心上人的身上,他就永远不会变心,能和她们举案齐眉,白头到老

    而现实往往要比理想残酷的多。

    情蛊此蛊虽然存在,但却并不像小说中描写的那般传奇,没有一种蛊虫能够控制人心,男女之情,喜欢便是喜欢,不喜欢也勉强不来。

    情蛊是产于黔地的一种奇特的虫子,它们雌雄同体,首为雄,尾为雌,斩断首尾之后,雌雄异体也能生存。

    这种虫子的寿命极为悠长,动辄便能达到数十年之久,有人利用它们的这种特性,将其首尾斩断,分别祭炼,便成一对情蛊。

    将这对情蛊分别种在男女身上,若是他们朝昔相伴,雌雄两蛊亦不会分离,若是两人一旦情断,两地相隔,雌雄两蛊也会被分开,如此一来,它们每个月都会躁动一次,而它们的宿主,也会在每月的十五前后,遭受一次蛊虫噬心之苦。

    身中情蛊之人,宿主不死,蛊虫不出,所以互相种下情蛊的男女,必须彼此陪伴,直至一方去世,蛊虫破体,另一只蛊虫方才会从对方体内钻出。

    大多数听起来像是永结同心的童话,其实不过是相互勉强的现实而已。

    宿主不死,情蛊不出,巫擎要的是情蛊,那便是要巫沙部的一个人去死。

    巫平勃然大怒,伸手抓向他的肩膀,火光中,一道银色的光芒从巫擎的身上射出,直向巫平的手腕而去。

    “啊!”

    巫平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整个人倒在地上,身体蜷曲,看上去痛苦至极。

    二长老面色大变,脱口道:“银线蛇蛊,你居然炼成了银线蛇蛊!”

    人分三教九流,蛊也分三六九等,银线蛇是非常高级的蛊虫,无论是中毒还是中蛊,都要在第一时间揭开,否则便会有生命危险,唐宁上前一步,捏开巫平的嘴,将一枚解毒丹药送了进去。

    阿朵面色大变,焦急道:“小心!”

    咻!

    一道银线从巫平身上爆射而出,飞射向唐宁的脸庞。

    阿朵看着那道银线,脸上浮现出绝望之色,巫擎冷哼一声,低声道:“不知死活。”

    唐宁抬头捏住了那条银线,回头看向阿朵,疑惑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这”看着银线蛇蛊在唐宁的手中不停扭动,二长老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阿朵脸上的绝望之色消失,极度欣喜的看着唐宁。

    另一边,巫擎看着这一幕,表情逐渐变的呆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