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崇祯聊天群 > 1026 一切尽在掌握中

1026 一切尽在掌握中

    孟密,原本只是木邦下面的一个城镇,产玉石,大明就曾派太监在此监督采矿。后来,孟密首领贿赂明朝相关的官员,从木邦下面独立了出来,两个部族打仗,而大明拉偏架,并封孟密为独立的安抚司,终另成一邦。

    不过随着洞吾野心地增长,不断地发起战事,和大明的边界冲突,导致孟密,木邦,甚至连更西北方的孟养,苦受兵灾,民不聊生。原本因为玉矿等而繁华的这几个地区,早已败落不堪,人口更是大规模减少

    他隆王领着十万人马,号称五十万,浩浩荡荡地缓慢北上,各处的村寨,只要稍微有点脑子的,纷纷逃离家园,躲避兵灾,而没脑子,以为投靠他隆王就会躲过一劫的那些村寨,则被劫掠一空,物资充军,男女老少沦为民夫,成为大军中的一员。

    洞吾军队,一路之上,都没有遇到明军的抵抗。最终兵临城下,到达了孟密主城。

    此时天色刚过午时,天气晴朗,气候不冷不热,是个好天气来的。他隆王骑在大象上,看着自己的军队密密麻麻,在狂吼挑衅,可对面的敌人却紧闭城门、寨门,严阵以待的样子,气势上高下立分,不由得很是高兴,用手指着远处的大明旗帜,大声威喝道:“孤给你们五天时间,看谁能把那些旗帜献于孤?”

    一听这话,大象边上拥着他的那些将领,纷纷抢着回答道:“殿下,末将斩将夺旗,最是在行了!”

    “末将不要五天时间,四天,四天就能打下孟密!把那些旗帜,和明军那什么唐王的首级献于殿下!”

    “殿下,末将只要三天,就能活捉了那唐王,把他像狗一样牵到殿下面前!”

    “……”

    只要有眼睛的,都能看出来,双方军队的士气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上的。更不要说,双方军队的数量,真是每个人吐口口水,就能把孟密城给淹了。如此巨大的差距,这仗,还打不赢就怪了!

    这时候的孟密城池,包括洞吾的城池,远不能和大明内地及北方的城池可比。虽然也是砖墙堆车砌,可最多也就一丈左右的高度而已。如果大象攻城的话,人正在象背上,都能平了城头了。

    他隆王听着手下将领的那些话,脸上带着笑容,眼睛看着远处的敌人。

    明军是采用了据城而守的策略,在城的四角,各有多个军寨,护着城池。从旗帜上看,城外军寨多是各地的土司军队,明军似乎都集中在城里。

    他隆王看着,特意看仔细了一点,发现他关注的那两个土司的军队也在城外。这让他有点遗憾,要不然的话,直接发起攻击,两个土司的军队同时在城里起事,内外夹攻下,自己今晚都能住进城里去了。

    虽然有点遗憾,不过他也明白,明军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这仗,还得打几天才行。这么想着,他便下令扎营休整,等明日再行攻城。

    与此同时,在孟密城头上,唐王也在观看着敌阵。

    之前的时候,明军就靠着自己的力量,犹如摧古拉朽一般,眨眼间就夺下了木邦、孟密、孟养等地。他就觉得,洞吾的军队其实也就这样。如果不是一开始就定下了策略,如果不是闵阁老的要求,他都想改变这种稳打稳扎的策略,直接去攻打阿瓦得了。

    因此,这次大战开始的时候,唐王就坚决要求来孟密,还说他身为唐王,以后洞吾这边的藩王,不能老是缩在后面。甚至这一次,他的态度之坚决,都闹到了崇祯皇帝那里去。当然了,是在聊天群中。

    分封洞吾,藩王集军政大权于一身,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唐王这是开国国王,他不想躲在后方坐享其成,那样没有一点成就感,没有一点威望。身为太祖的子孙,有如此机会,又岂能错过?

    唐王的这个想法,崇祯皇帝根据他在原本历史上的事迹,隐约也能猜出来。说得好听点,是他有一颗雄心!想着这场战事,都已经安排好了的,出危险的情况很小,就同意了唐王的要求。

    经过一番折腾,唐王终于如愿站在了孟密城头上。

    说实话,之前说洞吾大军,他也不以为意,至少他也有这个常识,军队数量肯定是夸张了的。就连明军自己,一万的兵力,不也号称五万么?洞吾号称五十万,搞不好也就几万兵力而已。而且从夜不收的禀告上得知,洞吾军队的装备都很简陋,这让他有点不以为意。

    此时的唐王,却是脸色有点白,看着城外人喊马嘶,还有大象的声音,特别是那密密麻麻的人头,一眼望不到头,终于把他给震撼了。这么多人,就算是猪,任由明军去砍,也会杀得手软没有力气吧?

    双方兵力悬殊这么打,能打赢么?唐王心中如此想着,不知为何,他忽然隐约有点后悔,感觉是自己作死。自己怎么就忘记了,洞吾的军力确实是强,要不然,也不可能屡次前来挑衅大明。

    “殿下,这些蛮人不过土鸡瓦狗,且安心看着我大明军队如何大展天威!”边上护卫他的锦衣卫总旗钟立之和他相处两年左右的时间,早已熟悉他的性情,此时见他脸色,便微笑着安慰他道。

    唐王听了,勉强向他笑了笑,而后转回头,又看着远处的那支象军。说实话,最给他震撼的,莫过于这支象军了。他有点没法想象,一旦这些战象冲起来,谁能是其对手?

    这时,有一名将领巡查过来,看到唐王的脸色有点白,便笑着对他说道:“城头上就交给末将吧,殿下尽管去安心歇息,回头厮杀起来,有点吵闹,怕是会睡不好。”

    唐王听到说话,转头一看,却是自己费尽心血挖来的统帅邓克虏。说起来,这个邓克虏也是名门之后,他的爷爷就是明末有名的将领邓子龙。当年领兵攻打洞吾的时候,邓克虏刚好历练,在邓子龙身边担任亲卫,后来邓子龙升任总兵并在朝鲜战场殉国,他那时已经是把总,常年剿匪,作战经验也丰富。

    这次洞吾的事情,唐王就把已是守备的邓克虏挖了过来,担任他所练军队的统帅。可以说,他是寄予厚望的。此时听到邓克虏充满自信地说话,不由得心中宽了一分,挤出一点笑容说道:“好,那孤就把一切托付给你了!”

    说完之后,他转头再次看了远处的象军一样,才转身下城而去。

    邓克虏微笑着看着唐王下城之后,才转回身子,注视着城外。

    如果不是朝廷大力支持的话,面对来势汹汹的洞吾军队,邓克虏绝对不会这么有把握了。毕竟他是领兵打仗的人,自然知道如今他手中的这支军队,不要说训练了一年多,还打了胜仗,可在他的眼里,却还是不强。

    之前的胜仗,其实随便来一支明军,都是能赢的。主要赢的原因,就是一个是突袭,让洞吾这边措手不及;第二个是事前的准备很充足,不但地形地势,路线什么的早已探听的明白,甚至连敌人的兵力,主将的能力等等,也打听得清楚,更是先派了内应去,这种种条件下,要是不赢就怪了!

    一支军队,只有在经历过硬仗的考验之后,才能成为强军,而不是仅会打顺风仗!要按唐王的意思,一鼓作气攻向阿瓦的话,和洞吾主力进行决战,就算事先准备充足,胜负也很难料。

    可如今,阁老、或者说皇上营造出来的这种据城而守的硬仗,却是对这支军队最好的锻炼。更何况,他知道外有强军,这种情况下,要是打不赢就怪了!

    这么想着,邓克虏便又巡视了起来。因为他知道,敌人来势汹汹,很多兵卒的心里都承受了很大压力,需要他去给他们以信心。

    城外远处,他隆王已经坐在一处高台上,一盘盘地水果摆在面前,喝着美酒,看着手下大军在忙碌,颇是兴奋。

    等到他的王帐立好的时候,终于等来了他一直在等的人。

    顿时,王帐周围,他的亲卫严密戒备,王帐内,除了他和亲卫之外,就只有一名便装信使。

    这个人见到他隆王出现,很是尊敬,立刻上前见礼,而后主动详细地禀告道:“殿下,明军一共有一万人上下,其中骑军只有五百,有长枪兵两千左右,弓箭手一千不到……统帅乃是唐王,很年轻,主将叫邓克虏,是以前明将邓子龙的孙子……”

    很详细的明军情报,听得他隆王很满意,那眼睛似乎都要笑出来一般,可当他一听到邓子龙这个名字时,顿时脸色就沉了下来。这个名字,在洞吾这边可谓是威名赫赫。就是他,让洞吾以前的努力白费,北方各地土司全都重新归附明国。一直等到他调离之后,洞吾再次发兵攻打,才重新拿回了木邦等地。

    “……各路土司加起来,实际军队有一万五千人左右,明军那边的情况,就是这些了。”那名信使说到这里,看着他隆王又道,“那邓克虏狡猾,把我们的军队都安排在了外面替他们守城。我家大人问,该如何配合殿下?”

    听到这个问题,他隆王的眉头就皱了起来。他之前观阵的时候,已经看到这两个土司的军队被安排在城外了,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可一时之间,没有什么好的想法,能好好利用这两支土司军队。

    沉默片刻,他隆王忽然有了想法,对那信使说道:“这样,明日我发军攻打你们的寨子,你们就佯装不敌,往城门下退去。等明军出来救援的时候,便趁机夺下城门,助孤拿下孟密,如此便是大功一件!”

    那信使一听,当即大喜,连忙应下了。他隆王也高兴,如果能这样拿下孟密的话,那就是最省力的办法了。否则的话,毕竟是攻城,虽然人多士气高,可照样会有不少的损失。洞吾人口原本就少,能少死一些人还是少死一些人的好!

    在说了一些细节后,信使退下,等晚上夜幕降临之后再回去。

    他隆王坐在位置上,回想着信使所说的消息,越想越是高兴。这支明军,根本就没有想象的那么强大。以前明军中最常见的火绳枪手,竟然一个都没有。想必是那唐王觉得火绳枪的质量太差,便弃而不用了吧?更让他有点意外的是,城里的这支军队,竟然不是以前明国的正规军队,而是唐王出钱,从逃民、灾民中挑选出来训练而成。

    他隆王作为一个常见征战沙场的人,自然明白这种军队,就算训练的时间再长,可没经过真正战争的淬炼,绝对不会是强军。就算有邓子龙孙子为主将又如何了?如今孤率大军而来,你们已经没有机会了!

    想了好一会后,他隆王传令,传他的先锋大将石德蒙。

    这个石德蒙,是他的心腹,也是一个勇猛的将领,深得他的赏识。一进王帐,石德蒙立刻见礼,而后拍着胸脯奏道:”殿下,给末将两天时间,末将一定拿下孟密!“

    很显然,他还在惦记之前他隆王所说的那番话。想着要争功,这一见面,就又再次表态了!

    他隆王见此,微微一笑道:“两天时间太多了,孤给你一天时间如何?”

    “……”石德蒙一听,不由得愣住了,一天时间?真当孟密城里的明军是泥捏的啊?就算是泥捏的,也要先打下城外的寨子,才能攻打孟密城啊!殿下这么说,该不会是对自己有点不满了吧?

    这么想着,他正要改口再度表态时,却听他隆王又说道:“陇川土司已经暗中臣服于孤,明日你领军攻打其寨子……”

    石德蒙听完了他的这一番解释,还又补充说明了城里明军的情况后,不由得大喜。他不是傻子,心中立刻明白过来,自己是殿下心腹,这是送一场大功给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