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信仰万岁 > 262 面子问题害死人啊

262 面子问题害死人啊

    “你说什么!”

    叶玄知道朝阳区民众厉害,却没想到厉害到这种程度,竟然将平阳侯给举报了。

    听着朱清的禀报,叶玄也感到不可思议。

    以平阳侯的身份地位,要是大张旗鼓的过来,即便叶玄是这片土地的领主,但是表面上的功夫不能不做。

    可是对方竟然偷偷摸摸的过来,这就有点超出想象了。

    而且还十分倒霉的被群众举报为可疑分子,最终被赶来的城卫司带走。

    直到真正关进了城卫司大牢,对方才觉得不对劲,立刻叫嚷着自己的身份,甚至还亮出了凭证。

    “啧啧,还真是堂堂的平阳侯啊!”

    叶玄把玩着朱清呈上来的这面令牌,一面刻着“平阳”二字,另外一面则是花纹印记。

    就在这个花纹的正中间,刻着的正是与那些死士身上印记一模一样的圆环圆点图案。

    “主上,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朱清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这么一位大人物被关进了黑水城的牢房,用脚指头来想都知道不是什么好事。

    “什么怎么办?”叶玄略带几分玩味的看着朱清,反问道。

    “呃,要不赶紧放了?”朱清先是一愣,随后提议道。

    “为什么要放?难得碰上这么好玩的事,怎能不玩玩呢!”

    “好玩?”朱清无语了,我的主上大人啊,那位可是平阳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我们玩不起啊!

    “你们抓他的时候,不只是他一个人吧。”叶玄依然是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仔细的询问道。

    “是的,还有好几个人,武力算是不错,不过都被咱们城卫司撂倒了。”朱清言语中还有几分自得。

    “真的假的?”叶玄不由莞尔问道。

    “主上,咱们城卫司好歹也是从新兵营出来的,即便是比不上黑水军,却也不是寻常人等能够对付的。”

    朱清听见叶玄的质疑,立刻表功的说道。

    “再说了,任他厉害不厉害,一张渔网不够就两张,两张不够就三张,即便是高手,落到网里也只能跪地求饶。”

    “呵呵,你们倒是将这个战术发扬光大了。”叶玄有些哭笑不得。

    当初临时突发奇想用来对付山岳族的战术,没想到成为城卫司的杀手锏。

    “主上不是说过吗?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朱清认真的说道。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你们巡逻的时候带着渔网,难道不重吗?”叶玄问道。

    “城卫司的弟兄们为了百姓们的安居乐业,这点幸苦不算什么,主上请放心!”朱清不以为然的说道。

    “其实,本领主想说的是,可以将渔网改良一下,即保持使用需要,又减轻重量。”

    朱清看着叶玄,叶玄看在朱清,一时半会儿两人都没有说话,气氛安静得有些尴尬。

    “主上,真有办法改良?”最终朱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目光灼灼的看着叶玄问答。

    作为城卫司司长,岂会不知每天带着又大又重的渔网巡逻是个什么体验?

    “很简单啊,只需要将渔网裁剪成合适大小的长宽度,然后在四个角加上铁坠子,大概是这个样子……”

    叶玄一边说着,一边起笔在纸上画了一个草图,因为样式简单,几笔就花完了,顺手交给对面的朱清。

    “使用的时候可以选择抛投,也可以两个人分别抓住两侧的铁坠子,最好是四个人分成两边,交叉覆盖敌人。”

    朱清闻言看着草图,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还真就这么简单,可是为什么自己等人就想不到呢?

    还是主上厉害啊!

    自己等人早就应该过来求问主上,也不用背了那么长时间的渔网,尤其是夏天,简直是活受罪啊。

    “叮,恭喜宿主获得来自朱清的100点信仰值!”

    “行了,这个东西等回去再看,咱们先言归正传。”叶玄对于抓了平阳侯一事并不是太过担忧,但是该解决的还是得解决。

    “平阳侯叫出身份的时候,有多少人听见?”

    “牢里的狱卒和犯人都听见了。”

    “有点意思,他怎么没有直接在大街上表明身份,而是到了牢里才说出来。”叶玄有些诧异的说道。

    “主上,其实这个不难理解。”

    “哦,说说看。”

    “当时发生冲突的时候,他们首先是占了上风,后来城卫司召集了三个小队,瞬间就拿下了他们,而且……”

    “是不是他们被你们打得灰头土脸的?”叶玄顿时心中一动,轻笑道。

    “主上明察,咱们兄弟被打了,谁不生气?对方也是一副嚣张的样子,于是其他兄弟一到,先干翻再说!”朱清忿忿不平的说道。

    “呃,该不会平阳侯给被你们打了吧?”叶玄眉梢一挑,兴致勃勃的问道。

    “根据现场的弟兄说,他是第一个倒下的,并不是我们打倒的,而是被他的那些护卫……”

    叶玄听着朱清的描述,脑海中第一时间闪现了叠罗汉的场面,而在这里最下方的是平阳侯,实在是太有趣了。

    “难怪,面子问题害死人啊!”

    “要是他当场表明身份,本领主倒是不好处理了。”“

    “可是他竟然选择自投罗网,难道是认为本领主不敢拿他如何吗?

    “平阳侯……呵呵!”

    “主上,臣下该怎么做?请吩咐!”朱清一听叶玄言语中的冷意,立刻肃然的说道。

    “如果本领主现在去,不就等于是坐实他的身份了吗?”叶玄冷笑的说道。

    “这可是大商王朝的平阳侯啊,那可是大人物,一旦占据了主动,岂不是要上天的节奏?”

    “朱清,你说,本领主该给他这个机会吗?”

    “要不给他换个单间,免得让更多的人听到了?”朱清并不傻,立刻知晓了叶玄的意思,提议的说道。

    “为什么不让别人听?就让别人听到,最好什么都不要改变。”叶玄洞若观火的说道。

    “俗话说得好,一个巴掌拍不响,我们就静静的看着他装,咳咳,让他说,随便说。”

    “只要我们无动于衷,其他人只会当他是傻子。”

    “另外,有合适的时候,可以将他和那些手下隔开,与其他犯人关在一起。”

    “本领主倒想看看,这位平阳侯会有什么样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