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大唐的现代人 > 第七十二章 郑善果

第七十二章 郑善果

    赵寒被程处默三兄弟给按在地上好一顿摩擦,等程家三兄弟出完气这才放过赵寒。

    赵寒站起身掸掉身上的灰尘,这才对程家三兄弟说道:“你们给我等着,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们。”

    就在他们几个打打闹闹的时候,程咬金从赵寒的帐篷里走了出来,然后看了一眼程处默他们,吓得程处默浑身一哆嗦,还以为程咬金要替赵寒报仇,又要给自己一顿鞭子,不过程处默显然是多虑了,程咬金瞅了他们一眼就说道:“既然人都到齐了就走吧。”

    程家三兄弟和个乖宝宝似的跟在程咬金身后,一群人往赵寒养父的坟地走去。

    一行人到了坟地后,程咬金看着赵寒养父的墓碑久久不语,其他人也站在身后,没有一个敢在这时候打扰他。

    程咬金看着墓碑想起过往的一幕幕,越回忆心里越难受,所以人都没有注意程咬金眼睛里的眼泪顺着眼角滑落下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程咬金才从回忆中反应过来。

    程处默和赵寒他们一一上前祭拜赵老兵,而李丽质和程处雪拜的是儿媳的大礼,不过大家都没有说什么,都知道以后她们俩都要过赵寒的家门,也没人在这时说什么。

    等所有都祭拜过一次后,程咬金就对所有人说道:“你们都回去吧,该干嘛干嘛去,我在这陪赵大哥说会话,小寒你拿几瓶酒出来。”

    赵寒从系统里拿出几瓶白酒递给程咬金后,就带着一群纨绔回到临时住所,程咬金看见所以人都走了后,就一屁股坐在墓碑前,自言自语的说着话,边说边喝酒。

    程咬金在赵寒养父的墓碑前从中午一直说到天快黑了,这才起身对着墓碑说道:“大哥,你放心,小寒我会帮你看着,还有过几天叔宝也会过来看你,唉!你怎么说走就走了?我和秦琼大哥都没有见你最后一面。”

    程咬金说完就转头往回走,等程咬金走到赵寒的帐篷外就听见里面一群人在吵吵闹闹的,还有打麻将的声音,程咬金撩起帐篷的帘子就走了进去。

    程咬金进入帐篷就看见程处默、程处弼、赵寒、李泰四人在打麻将,身后程处亮、长孙冲、房遗爱和杜荷在帮忙出主意。

    程咬金的脸色顿时就拉了下来,对着程家三兄弟就喊道:“小兔崽子,看来老夫抽你们抽的轻了是吧?从明天起跟着暗卫去训练,下次我来检查,谁敢偷懒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程处默他们回来后也不知道干什么好,这里到处都是工匠在干活,现在天也热,所以大家就提议玩会麻将,程处雪和李丽质不愿意掺和进来,两人就回自己帐篷看电视去了。

    原本程处默这一群纨绔玩的正起劲,可是没想到这时程咬金回来了,而且还看见他那几个不成器的儿子在打麻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上来就是一顿臭骂,程处弼的脸色最难看,程处弼最不喜欢就是练武了,从小被程咬金逼着练武,原本心思跑赵寒这里就解放了,没想到来了更惨。

    程处弼他们也听说暗卫训练有多残酷了,尤其是赵寒指定的几个训练项目,他们三个想想就觉得浑身难受,程处默苦着脸对程咬金说道:“爹,我们知道错了,你就饶了我们这次吧,下次绝对不会再犯了。”程处默说完还拉了拉赵寒的衣服,想让赵寒为自己说几句话,赵寒坐在椅子上叼着烟不为所动。

    “哼,没有下次,就这么说定了,好了这事就不要再商量了,都散了吧,老夫也要回去休息了。”

    程咬金说完就往赵寒给自己安排的帐篷走去,李泰和杜荷他们也起身往自己帐篷走去,李泰在今天下午就让周帆给自己帐篷拉上电线了,杜荷自己也拉了一根电线,杜荷和周帆一起学电工的基础知识,学了一天也学会怎么接电了,所以他偷偷给自己也拉了一个电线,只是没有灯泡,今天下午给李泰拉线的时候,自己也要了一套过来,给自己帐篷也按上了灯。

    此时帐篷就剩赵寒和程家三兄弟,程处弼看所以都走了后,就跑到赵寒面前,掐住赵寒的脖子来回晃悠,嘴里还骂道:“小寒往我把你当兄弟,之前我们被父亲大人抽打,你不帮忙就算了,这次还不帮我说话,你太让我失望了,你还是不是我兄弟?”

    赵寒被掐得有点喘不上气,这才阻止程处弼的暴行,然后咳嗽着说道:“你要死啊?想掐死我是不是?”

    “活该,谁让你不讲义气的?算我程处弼看错你了,我们走。”

    赵寒看见程处弼拉着程处默他们就往外走去,这时赵寒对着程处弼问道:“你们就打算这么混一辈子?程处默大哥还好,可以继承程伯父的爵位,可是程处亮和程处弼你们俩哪?真的打算做一辈子纨绔?如果你们真这样想的,我无话可说。”

    程处弼停下脚步,转头对赵寒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这和你帮我我们求饶有什么关系嘛?”

    “字面意思,如果你们想一辈子做个纨绔,我无话可说,可是如果你们不想一辈子像现在这样整天就知道混吃等死,哪你们就去跟着暗卫训练,等你们什么时候训练好了,我带你们去做有刺激的事,而且能赚很多钱,说不定陛下还能封赏你们个官当当,不过丑话说前头,训练不好,别想着以后得事了,而且以后会伴随着死亡,你们回去好好想想吧。”

    程处默他们三人听的云山雾罩的,也没明白赵寒到底要干嘛?程处弼是个急性子,急着问道:“小寒,你说明白,以后有什么刺激的事?你这说的我都迷糊。”

    “这不是你们现在该知道的,你们回去想想以后你们要做个纨绔整天混吃等死,还是以后做点有意义的事?现在不用回答我,明天再告诉我答案,你们先回去吧。”

    程处弼他们见赵寒就是不说明白,他们也没有在问,知道在怎么问你赵寒也不会说的,所以他们三人也回去好好想想以后得路怎么走。

    赵寒见所有人都走了,自己也没什么事干,所以打算睡觉,自从来大唐,自己貌似就习惯早睡了,赵寒躺在床上一会就睡着了。

    长安东市住着都是达官贵人,在通化门旁边是郑家的祖宅,祖宅后院的偏园住着是现任家主郑元寿的弟弟郑善果,郑善果此时坐在客厅的主位上思考问题。

    今天下午有人来拜见自己,是隋朝杨侑的私生子杨俞,杨俞派人来找自己商量事情,郑善果心里大吃一惊,没想到杨侑会有私生子,而且还找上自己。

    至于下午谈的事情只有郑善果自己知道,无非就是让自己投靠杨俞,而条件就是杨俞帮助自己坐上家主的位置,其实郑善果早想把自己大哥给拉下马来,可是一直没有机会,现在有个机会摆在自己年前,自己很纠结到底要不要答应和杨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