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套路江湖

第一百二十一章 套路江湖

    饶是冯君自恃有奇遇,他也没想到,竟然轻而易举地解决了王为民的问题。

    他原本想的是,通过悬赏,找到那厮的下落之后,先把手头的事情办完,再去对付那货。

    然而,因为王为民不怎么在意警方的追查,竟然让梁海清轻而易举地猜到了他的藏身处,而冯君更是通过手段,非常轻易地锁定了对方。

    这一系列,实在是太过顺利了,顺利得他都有点不敢相信这么轻松就找到人啦?

    然而就算是这样,他依旧没想着马上去抓人,一来他不具备那个资格,强行动手的话,没准还会惹出什么纠纷;二来就是……一时半会儿,他还真不方便离开郑阳。

    紧接着,更令他吃惊的事情发生了,徐雷刚自告奋勇,要动用武警去帮他抓人。

    好吧,这是他有心为徐家打抱不平,因此结下了善缘,倒也不算什么,但是红姐竟然也出手了,帮他捉拿王为民。

    他不得不感慨,自己还真是交了几个不错的朋友,以前是他没什么成就,所以别人不帮忙,现在他体现出了自身的价值,旁人就不再吝惜出手。

    可能有人会觉得,别人愿意帮忙,无非是想利用冯君做点什么,是站在利益的角度上。

    但是冯君不这么认为,要知道,有价值的人,未必一定能获得别人的帮助鸿捷会所又不做玉石生意,人家红姐帮他是人情,不帮也是本分。

    更别说王为民的身后,还有一个聚宝斋呢,帮助冯君就会得罪聚宝斋。

    这年头,没有足够的利益的话,谁愿意无缘无故地招惹一个强劲对头?

    所以冯君对红姐的出手,还是相当感激的。

    更令他感到吃惊的是,红姐的电话打过去不到二十分钟,那边就回过来了电话人已经掏出来了,目前正在押往郑阳。

    这样的效率,未免太吓人了一点,要知道,那动感海鲜城虽然是做海鲜烧烤的,但是从刚才的屏幕上就可以看出来,那里也有迪吧的属性。

    迪吧里的年轻人多,不知天高地厚的愣头青多,从来都是鱼龙混杂的地方,能开了这样场子的,就没有一个简单的。

    那个叫小文的家伙,能从里面干脆利索地带出人来,就更不简单了。

    而红姐居然请轻松地指使他,倒是真的不愧“社会”二字。

    不过这时候,冯君也顾不得多感慨了,“他们送人过来,得多长时间?”

    王海峰抢先回答,“走高速的话,一个半小时就够了……绝对用不了俩小时。”

    冯君侧头看向红姐,“然后该怎么处理?找警方接收吗?”

    他有点担心,负责接收的警察靠谱不靠谱。

    要知道,很多弹性比较大的案子,可操作的余地也很大,哪怕是刘树明那种很普通的健身教练,找到了人说情,也能付出比较小的代价,就从警察局里出来。

    “这个你不用担心,”红姐笑着回答,“既然是出了协查通报,随便把他丢到一个派出所门口就行了,然后通知分管的警察局,双方一交接,手续也就有了。”

    这个招数比较狠,对一般的派出所而言,抓到协查通报上的人,怎么也是功劳一件,哪怕这不是什么大案,但是毫无疑问,有功劳总比没功劳强,所以做好交接是必然的。

    而对于分管的警察局来说,这就比较坑了,一旦走正常程序,从兄弟单位接收了犯罪嫌疑人,如果再出什么问题,就是接收方的责任了想蒙混过关都不可能,有交接记录呢。

    冯君不禁再次感慨:红姐果然不愧号称社会,这一套玩得实在太溜了,根本不假思索。

    王海峰听到这话,却是有点疑惑,“丢到派出所门口,不怕王为民跑了吗?”

    将人丢在门口,肯定是出手的人不愿意露面,让警方自行接收就是了。

    但是如何将人留在当地,又不引起后患,真的是要考虑周全。

    王教练认为,若是自己去做这事,大概就是两种选择,一种是割断王为民的脚筋,那厮就跑不了啦这不是他的原创,郑阳市的混混处置自己的仇家时,经常这么做。

    还有一种,就是将王为民捆在那里,或者打昏总之就是一个宗旨,保证警方发现这厮的时候,这厮无法仓促离开。

    这两种办法各有利弊,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不管采取哪种办法,都会赤裸裸地留下第三方插手的痕迹,就算警方想装糊涂都装不成。

    然后,第三方肯定会被追查,割断脚筋的话,那涉及故意伤害了,就算将人捆住或者打晕,也依旧难逃非法拘禁的罪名。

    王海峰就是单纯地想知道,那个小文如何在不碰面的情况下,将人完整地转交给警方。

    “这太简单了,”红姐很随意地回答,“灌两瓶白酒下去,就当他醉倒在派出所门口了。”

    王海峰听得嘴角抽动一下,然后抬头一看,不小心却看到了满脸愕然的徐雷刚。

    很显然,他俩都有点接受不了,这么一个娇滴滴的美女,竟然是如此地见多识广,随口就答出了这个问题果然不愧是“社会你红姐”啊。

    红姐倒是不在意他俩的反应,而是笑吟吟地看着冯君,“你还有什么建议吗?”

    冯君沉吟一下回答,“既然是醉酒了,再弄辆摩托车,让他醉驾好了……摔伤也正常吧?”

    我勒个去的!听到这话,王海峰心里都忍不住一哆嗦,“醉驾……现场恐怕不好伪装,容易出纰漏,引得警方追查的话,就不好了。”

    其实他想说的是,你这小子也太狠了一点吧?能把人抓回来,已经可以满足了,你丫竟然还想把人弄伤或者弄残?

    红姐的脸上倒是没什么表情,她并不认为,冯君的想法很过分。

    这世界上,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王为民既然屡次三番挑衅,那么就该有相应的心理准备出来混的,迟早要还的。

    所以她只是微微点头,“海峰的担心,很有道理,咱们的主要目的,是把他送进去,要是第三方的痕迹太明显,没准就让聚宝斋有借口介入了。”

    冯君沉默好一阵,幽幽地叹口气,“那看来……也只有这样了。”

    红姐发现了他的不甘,于是再次出声,“你有什么想法,可以说出来,又没有外人。”

    冯君沉吟一下,缓缓开口,“我的意思是,既然他可以被喝酒,也可以被吸、毒……”

    “咝……”就算以红姐的老辣,听到这话,也忍不住吸一口凉气:你也太狠了点吧?

    王海峰却是有点忍不住了,“这个还是免了吧,毒、品这玩意儿,大家都别沾。”

    “我也不想沾,”冯君斜睥他一眼,“不过我真的不服气,我和他什么仇什么怨,他要屡次三番针对我?要不是我反应快,现在双腿残疾的就是我了……甚至可能被出车祸。”

    王海峰本来还觉得,冯君有点过于睚眦必报,但是听到这话,再想一想前因后果,只能叹一口气,“那货还真是自找的……”

    两个小时之后,王为民被扔在了五一派出所门口,满身的酒气,但是醉鬼不止他一个,另一个是他的司机,跟他一起跑路的。

    冯君四人则是坐在派出所斜对面的饭店里,笑吟吟地看着这一幕。

    接下来的事情,也就不用说了,一名路过的见习警察发现了两名醉汉,原本是打算将他们扶进派出所歇息,却“一不小心”发现,其中一个竟然是协查通报上的王为民……

    忙完这件事情之后,第二天开始,冯君开始张罗搬家,不过他发现,桃花谷的别墅虽然好,也没人关注他,但是进出这里都有门禁,还是有点不太方便。

    于是,他将另一栋别墅的大部分物资搬过来之后,还在那边留了一少部分,他决定最近还是在那边充电物资变少了,暴露的可能性就降低了。

    拍卖玉石的钱,也陆续到账了,于是他又找徐雷刚,表示自己想要在别墅里安装一台发电机,再弄一个储油罐,到时候可能有大量柴油进出。

    结果徐雷刚很干脆地表示,不用这么麻烦,你要用多少电?我让他们扯一条专线。

    桃花谷是正在大力发展的旅游区,基建工程不少,而旅游也分淡季和旺季,所以这里的供电冗余量非常大,还是市里优先保证供应,用电再大都不算什么。

    世间事就是这么作弄人,在冯君特别希望扯一条专线的时候,得四处求爷爷告奶奶,还得接受别人的质询,现在他有钱买比较大的发电机了,专线却也轻而易举地送来了。

    冯君有点哭笑不得,自打他离开鸿捷,满打满算也不过才两个多月,倒已经租下了三处房子,而且一套比一套好。然而,这并不能带给他任何归属感,总觉得自己不过是个过客。

    于是他暗暗地发誓,“下一套房子,我一定要买,坚决不租了!”

    就在他打算回山上,继续充电的时候,张伟打来了电话,告诉他一个好消息,“你要的银元,样品做出来了,过来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