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 星辰之主 > 第四百五十一章 团伙案

第四百五十一章 团伙案

    既是擦肩而过,便是相向而行。换句话说,这位从精神层面观测空空如也的先生,是从影视特效制作基地往外走。

    他是这里的员工吗?开什么玩笑,罗南第一眼就把这位给认了出来:

    洛元!

    他曾经在夏城市中心搭建起畸变巢穴,潜入尚鼎大厦刺杀欧阳会长,同时还以不可思议的位面弩,险些将罗南轰杀。虽然这一系列行动都以失败告终,却无损于此人的实力——这是一个可怕的超凡种,是罗南无往而不利的精神感应无法捕捉、监控的唯一一人。

    和在夏城时一样,罗南铺开的精神感应网络,并没能预先捕捉到此人的行动轨迹——罗南怀疑洛元的这具躯壳,可能也是当时在夏城情况,属于一具快速增殖的克.隆体空壳,根本没有形成精神层面的印记。

    但不管洛元以什么形式、什么状态存在,他在这个时间点、出现在这个区域,几乎可以肯定,他与角魔、与爷爷的笔记、与本次绑架讹诈式的事件,有着直接而密切的关系。

    他是角魔的同伙?

    嗯,用“同伙”这个词儿,是不是太看得起角魔了?

    洛元的步伐稳定而快捷,他既然没有发现罗南意识的聚焦,也就按照自己的节奏,很快走出摄影棚所在的建筑,并登上了一辆早已等在门口的黑色飞车。飞车随即启动,不多时便驶出基地,汇入湖城同样拥堵的车流之中。

    与此同时在夏城,刚刚放学的瑞雯像往常一样孤独离群,独自行走在校园里,借机摆脱了所有人的视线,拐进了一处无人的僻静地点,并向罗南发出“一切就绪”的信号。

    罗南意识的锚点,更是早已经锁死了摄影棚里手舞足蹈的角魔。而角魔地家伙表演得正high,对周围环境的细微变化毫无察觉,也想象不到仍在投影画面中承受他的勒索要求、缄默不语的罗南,已经来到与他近在咫尺的地方,正比划着如何下刀。

    只要再动动念头,罗南有九成九的把握,在下一秒刺穿角魔那张招人厌的嘴巴。并且扼杀掉他所有求救的可能。

    问题是,这个念头终究没有与现实层面干涉作用。

    洛元的影响是实质性的,而从另一个角度看,罗南没有在这片区域发现爷爷的笔记,也是一个关键因素。

    要么,角魔根本就没有任何交易的诚意;要么,交易确实存在,但交货这件事已经给安排了出去……也就是说,角魔不是一个人,他身边还有一个未知规模的团队。

    刚刚离开的洛元,就是砸下的实锤。

    罗南无声叹了口气,意识飘飞,分出一缕心神,落在那辆驶离的飞车上。此时,活跃的水分子正与车内空调的冷湿气流相结合,布满了车厢的封闭空间,映射传递那边的影像和声音。

    恰好开车的司机开口询问:“让角魔单独在那儿,是不是不太妥当?要不回头我让小赵过来接应一下。”

    洛元坐在后座上,姿态端正笔直,只有微垂的眼帘,才显示出他这具躯体正处在相对放松的状态。两秒钟后,他以颇具磁性的沙哑烟嗓回应:“那个‘请客计划’,是年轻人的事,成或不成与我无关。既然那边敢让角魔出头,那就让他在那儿给自己加戏吧,这段时间他也憋得要疯了。”

    司机呵呵一笑:“他本来就是个疯子神经病……啊,对不起。”

    洛元收回冰冷的眼神,沙哑嗓子保持着慢条斯理的节奏:“志愿者和实验品要分清,角魔再怎么癫狂,也是主动去对抗基因壁垒的勇士。”

    “是的先生,我的心态没摆正。”司机一时失言,犯了洛元的忌讳,就这短短两句话的功夫,额头上已经浸出了一层冷汗。

    还好洛元并没有深究,半聊天半自语地道:“角魔的基因调制并不算成功,所谓的参考模型还原到人类DNA上,总会出现千奇百怪的问题。角魔现在就像是浇了油的干柴,一旦烧起来,可控性太低了……也许这些模型与双螺旋结构犯冲?”

    在这个话题上,司机已经不敢再插话。洛却是抬眼看他额头上的冷汗:“湖城是要下雨吗?空气闷湿闷湿的……”

    “啊,我调一下。”

    司机正准备调整飞车空调的功能,洛元身上无形的气息波动,分明没有风,可车厢里瞬间变得清爽起来。

    飞车内部变清爽,罗南的意识却是微微一滞,一方面是刚刚接收到了好多爆炸式的猛料,另一方面则是灵魂披风驾驭的水汽特殊结构,在那瞬间被洛元辐射的气息破坏殆尽。

    罗南几乎以为是跟踪监视被发现了,还好最终证明那只是洛元对舒适体感的追求而已。

    即便如此,罗南也不敢像之前那样,肆无忌惮地以灵魂披风进行干涉操作了。像洛元这种级别的强者,对于外界环境的感应细腻入微,物质层面的变化再怎么微小,都不保险。

    罗南小心保持距离,这样一来,密封车厢里的情景对话便是模糊难辨,很难再提取出有效的信息。罗南只能等待,等洛元重新进入开放式的环境,也许那时候就不会这么敏感了……吧?

    飞车持续行驶,且登上了机场高速,看样子竟然不在湖城停留,而是直趋城外,罗南对照地图可见,那个方向既有一座航空港,也可以直接进入荒野,但无论哪个,都有一个小时以上的车程。跟缀肯定是要跟缀的,难得抓到大敌踪迹,还是这么个惯常精神感应不管用的,舍掉可太可惜了。

    可角魔那边……真的要放过吗?

    罗南不甘心。

    对章鱼哥来说,与角魔谈判的每一秒都是煎熬。

    角魔不配“谈判”这个词儿,他只是将介于戏谑和梦呓之间的、完全不可能实现的条件,翻来覆去地向你灌输,以突破你的心理承受底线为乐。至于最后能不能谈成,章鱼已经看出来了,这该死的混球一点儿也不在乎!

    “MD,这家伙别是就为了讹诈500积分,然后就跑路吧!”

    章鱼越谈越紧张。而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在支付了天价积分之后,真正与交易切身相关的罗南,保持了近乎顽固的缄默。不论角魔如何刺激、挑逗,就是一言不发。到后来,角魔大概也是失去了本应是最强烈的快感来源,索然无味地结束了这场根本没有任何意义的谈判。

    最终的价格,停留在了1200积分。比角魔的所谓“底价”提高了五分之一,按照他的话说:

    老子的唾沫也值这么个价钱!

    这个过程里面,章鱼觉得自己没有发挥任何作用。若强要说有,大概就是让角魔签了一份保密协议,要求他确保这个完全属于绑架勒索的天价,彻底对外界封锁——底价之上的两百积分,就是以这个名义给出去的。

    好吧,这些枝节几无意义。

    章鱼最后确认协议条款,按照协议规定的条件,罗南将在九个小时之内,指派专人到湖城,接收角魔从罗远道的荒野实验室里挖掘出来的12本笔记。这里面有2本的品相相对完好,剩下10本总是存在或多或少的残损。

    “平均下来,正好是一本笔记一百积分。这么想一下,是不是觉得没那么贵了?”角魔开始卖乖。

    “换算成信用点数,那就是一个亿!老子拿这些出来买你的命,你觉得会不会有超凡种感兴趣!”

    “哎呦,我好怕呀。这么着吧,作为交易的附赠,也为了修补关系,我会提供一份挖掘现场第一时间留存的影印件……”

    “我们笔记到手,要影印件有个鸟用。”章鱼也开始出口成脏,不如此,就无法发泄心头的怨气。

    角魔哈哈大笑:“章鱼你的脑容量多半是嗑药萎缩了。我又不是专业的考古学家,这些破烂本子拿出来就拿出来了,谁还有时间精力去搞技术保存?中间又隔了这么多天,所以有不少笔记出现了二次损坏,还是当时的影印稿保存的东西更全一些……你们说,对吧?”

    章鱼不知道罗南听到这种话,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反正他是切断了通讯后,一脚踹在旁边的办公桌上。

    “角魔这个疯子,神经病!”

    别的不说,罗南倒是给惊醒了,下意识劝了句:“章鱼哥,别生气……”

    “不生气那是死人!1200积分,刨掉你的存款,差不多也有将近600的差额吧?按照你现在的信用额度,这笔款子划过去,等于是你一辈子的三分之一卖给协会了,明白没有!”

    罗南唯有一笑:“不管是我的价值,还是爷爷的笔记,都不是这些积分能够衡量的……”

    章鱼对罗南的自产“鸡汤”没错趣,而此时何阅音确定谈判结束,推门进来,直视罗南:

    “作为夏城分会的资深成员,角魔的态度立场都很值得商榷,我刚才已经通知了欧阳会长、武皇陛下还有游老,准备先开一个小会,进行分析和相应的安排。罗先生有什么问题和要求,可以在会上提出来大家一起解决。”

    罗南点头,又摇头:“我想出去散散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