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财源滚滚 > 第1639章 时间是最好的证明

第1639章 时间是最好的证明

    与此同时。

    酒店楼上的咖啡厅。

    秦雨涵和胡小蕊找了个人少的地方坐了下来。

    然而坐下之后,两人却是没了声息,都没有开口。

    直到服务员过来,胡小蕊这才打破沉默,笑道:“给我来杯拿铁,雨涵姐,你喝什么?”

    “卡布奇诺。”

    “那就一杯拿铁,一杯卡布奇诺……”

    打发走了服务员,胡小蕊没再保持安静,面带笑容道:“雨涵姐,听说点餐网最近开始扩张业务了,什么时候回平川开展业务啊?”

    秦雨涵摇摇头道:“还早,现在还是以一线城市为主,江北这边恐怕还有段时间。

    倒是小蕊你,最近可是名声斐然。

    媒体网络都在说你,甚至都开始喊你华夏第一代传媒女王了,了不起。”

    “雨涵姐就别笑话我了。”

    胡小蕊笑嘻嘻道:“我算什么女王,不就是收购了tvb的股份么,砸钱就行。

    这些钱,又不是我挣来的。

    这都是家里出的钱,和我无关……”

    “话不能这么说,东星的情况我也有些了解,都是你自己在运营。

    没有东星现在的基础,叔叔和阿姨恐怕也不会支持你。

    东星没发展起来,自然也不会有现在收购tvb之举,所以你也不用妄自菲薄……”

    秦雨涵还是给出了自己的评价,这也是事实。

    胡明夫妇又不是傻子,真看不到前景,女儿胡乱砸钱玩,再有钱,夫妻俩也不会支持她。

    正因为看到了前景,看到了希望,两口子才会掏空老本的支持胡小蕊。

    要不然,前前后后砸了近百亿资金进去,掏空了家底,再宠女儿,两人也不会这么无度的支持。

    胡小蕊摇头道:“东星能发展起来,也不是我的功劳,情况你也清楚。

    其实都是李东在给我指路,要不是他,东星也不会走到现在。”

    提到李东,胡小蕊顿了顿又道:“李东好像也到了,雨涵姐,你见到他了吗?”

    这时候,咖啡上来了。

    秦雨涵等服务员走了,轻轻搅动着调羹,低着头道:“看到了,就刚刚,你进来之前,他和远方的人一起进里面包间了。”

    “那他……你来这,他知道吗?”

    秦雨涵轻笑道:“知道不知道,有区别吗?

    小蕊,现在没其他人,就我们俩。

    说起来,我们认识也有几年时间了,当初也是通过李东才认识的。

    你一直喊我姐,那我就把你当妹妹看。

    现在姐问你一句心里话,你是不是喜欢李东?”

    胡小蕊略显尴尬,不过到了这时候,秦雨涵已经不再是李东的女友,她也没否认,轻叹道:“应该是吧。

    其实,我也不知道是喜欢,还是爱,又或者崇拜?

    有时候,其实我自己也说不清。

    不过事到如今,他已经结婚生子,有些事,错过便是错过了。

    当初,其实我以为你们可以一直走到最后的。

    那时候,我对李东虽然有些不一样的感觉,可心里终归有些发虚,也从没提过这些。

    谁知道……”

    说着,胡小蕊有些无奈道:“谁知道他最后会选择了沈茜,早知道如此……”

    “早知道如此,当时你就下手了?”

    秦雨涵这时候心态其实还算平和,微微打趣道:“是不是有些后悔,当初不该顾忌我,直接对李东下手,说不定现在李夫人就是你了?”

    胡小蕊尴尬道:“也不是,只是一开始,的确没想到最后会是沈茜。”

    “我也没想到。”

    秦雨涵眼神稍显迷惘,接着恢复正常,笑了笑道:“不过有时候就是如此,生命处处都是意外。

    一开始,我是没想过会有这一天的。

    不过临近毕业的那段时间,其实我就有些感觉了。

    毕竟,四年多的时间,聚少离多,分隔两地。

    就算不是沈茜,也有可能是别人。

    李东这人其实很感性的,朝夕陪伴,他嘴上不说,心里其实都记挂着。

    你看他身边人就知道了,凡是和他相处时间长的,他谁也放不下。

    对陌生人,对不熟悉的人,他可以绝情,可以冷血。

    可对陪伴在侧的人,他放不下的。”

    胡小蕊闻言想了想,点点头道:“的确如此。”

    说罢,胡小蕊看向秦雨涵道:“那雨涵姐你放得下吗?”

    “我?”

    秦雨涵抬头看了看她,半晌才道:“我不知道,我在等他放下。

    我和他认识很多年了,前前后后都超过十年时间了。

    他说,他对我有执念,而我,也许也是如此吧。

    这么多年来,我习惯了如此。

    虽然聚少离多,可我习惯了这一切。

    他不来找我,我也不会去找他,只会默默将他藏在心底,也许,一辈子也不会再相见。

    可只要他一天没放下,我也许也无法放下这一切。

    当然,时间是最好的证明。

    也许,一年后,三年后,又或者五年十年……

    那时候,他有了他的生活,而我也有了我的生活。

    人生就是如此,你觉得你放不下,可当遇到对的人,对的事,也许你忽然间就放下了这一切。

    这些事,谁又能说的清楚?

    就像你现在一样,你觉得你放不下他,你觉得你爱他爱的入骨……

    可也许下一刻,你遇到了生命中的另一半,那时候,你会发现,所谓的放不下,只是没遇到对的人罢了。”

    胡小蕊不置可否,笑了笑道:“也许吧,可我觉得,很难再有下一个人能走进我的心底了。”

    “那就让时间来证明吧,对你如此,对我也是如此。”

    秦雨涵同样笑道:“反正我们还年轻,我们还等得起。

    三年,五年,都可以等下去。

    等到那一天,疲了,累了,心里想着,该放手了,该重新开始自己的新生活了。

    那时候,不再遗憾,不再不甘,不再留有执念,也不会觉得抱憾终身。

    到了那时候,一切前程往事都是过往云烟。

    也许,这便是我们一直等的结果。”

    胡小蕊轻轻吐息,忽然展颜笑道:“雨涵姐,你说的有些沉重了。

    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就让时间来证明吧。

    你说我们等得起,好像也是。

    作为女强人的我们,三十岁之前考虑婚姻干嘛。

    等到了三十岁,咱们还可以重头再来。

    不像沈冰山,等我们三十岁,她都人老珠黄了……”

    “噗嗤……”

    秦雨涵失笑道:“背后别说这些。”

    胡小蕊不以为然道:“这有什么,当面也这么说。

    沈冰山本来就年纪大了,又不是编造的。

    算了,人不在这,就不提她了。

    跟姐你说几句话,我心里倒是没那么别扭了,也舒坦了不少。

    以前,总觉得心里藏着事,都不好意思跟你说话来着,现在好受多了。”

    秦雨涵轻笑道:“自己过的开心就好,没必要觉得对不起谁。

    何况,你也不用对我有负罪感。

    男女之间的感情,又不是自己说控制就可以控制的。

    不管男人女人,只要优秀,身边总少不了爱慕者。

    你又不是通过我才认识李东的,你是认识李东之后,才认识我的,这又不一样。

    要是你先认识我,咱俩处的跟亲姐妹一样,结果你通过我认识了李东,爱上了李东,那我才心塞。

    当然,那都是以前了,现在无所谓。

    心塞,那也轮不到我来心塞了。

    这时候,你要是真能……说不定我还好受些。”

    胡小蕊讪讪道:“我倒是想,可我知道没戏。

    李东那家伙,我觉得我应该还算了解。

    这辈子,除非沈冰山背叛他,要不然,他不会做出那样的选择的。

    有时候心里也许有些不甘心,可想想,好像也没什么可不甘的。

    毕竟,真要论起来,也许沈冰山更不甘心才对。

    一大群女人盯着她老公,她得多心塞……”

    秦雨涵再次笑了起来,转头一想,忽然笑道:“被你这么一说,好像也是。

    其实有时候站在女人的角度,站在沈茜的角度想想,的确挺累的。

    不过一饮一啄,有得必有失。

    平凡普通的男人,她沈茜看不上。

    不平凡的男人,无论在何处,注定也平凡不了。

    她既然做出了这样的选择,那这些东西,都是她必须要去承受的。

    也许,这也是她的优点所在,起码换成我,不见得可以承受这一切。”

    胡小蕊叹息一声,最后总结道:“说来说去,还是李东的错!”

    “他要是不这么年轻,要是不这么优秀,要是不这么耀眼,要是性格不相符……”

    “你是夸他还是骂他?”秦雨涵哭笑不得,无奈打断道。

    胡小蕊笑嘻嘻道:“都有,反正他就该是个糟老头子才对,要真这样,谁会喜欢一个糟老头子。”

    “那可不见得。”

    “……”

    两人聊着聊着,话题从一开始的沉重,到后来则是轻松了起来。

    毕竟,她们不是沈茜。

    到了这时候,她们之间其实也不存在什么冲突。

    两人认识也有不少年了,期间胡小蕊还一度和秦雨涵合伙开过甜品屋。

    如今,有些话说开了,彼此都轻松了不少。

    聊了一阵,最后胡小蕊忽然想起了什么,笑嘻嘻道:“雨涵姐,袁雪你认识吧?”

    “认识,怎么了?”

    秦雨涵有些奇怪道:“好像有段时间没听到她的消息了,你见过她?”

    “没,之前不是在东星慈善夜见过一面么,有点印象。

    不过最近,倒是无意中看到了一次。

    你猜她现在在哪?”

    “平川?”

    “嗯。”胡小蕊点头,接着笑嘻嘻道:“我也是无意中看到了她的资料,才知道她在平川的。

    之前,我们公司准备筹拍一部电视剧。

    你也知道,剧组用人多,不可能都在东星挑选。

    平川的一些小娱乐公司,都是我们的人才储备库。

    有家小公司,给我们剧组推荐了几个新人,想在屏幕上混个脸熟。

    我也是无意中看了一下,结果就看到了袁雪的资料,正是那家小公司推荐的人选。

    你说,她怎么想的,我记得之前那次,她不是在一家挺知名的企业工作吗?

    怎么忽然想起来进演艺圈了?”

    秦雨涵愣了半晌,许久才好笑道:“谁知道她怎么想的,这女人神经质的厉害。

    其实,说天真,她才是真的天真而又充满幻想。

    很久之前,我就知道她的性格。

    看外表,你都不会相信,她会傻的那么可爱。

    真的,其实对她,自从了解了她的性格之后,真的很难升起敌意,哪怕是之前。”

    说罢,秦雨涵又道:“演艺圈我虽然没进去过,也不是太了解……

    可是……”

    秦雨涵忽然想起了当初陪李东参加宴会时候,遇到的一些事,遇到的一些艺人,脸色微微有些阴沉,半晌才道:“可袁雪真的很傻很幼稚,也容易上当受骗。

    如果可以照顾的话,你这边还是尽量照顾一下。

    不管怎么说,我和她相识一场,也不希望她出什么麻烦。”

    胡小蕊点头道:“知道了,回头我回去打个招呼。

    对了,她真的那么傻?

    比我还天真?”

    见胡小蕊一副天真无邪的表情,秦雨涵淡笑道:“你是外表具有欺骗性,她是真的傻。

    傻的就像一张白纸,可惜,有人不知道珍惜。

    换成是我,宁愿选择袁雪,也许会过的更开心,更舒服。”

    胡小蕊一脸无辜道:“我也很傻很天真的,还不是一样。

    秦雨涵失笑,也懒得理会她,自顾自地喝起了咖啡。

    ……

    等秦雨涵回到酒店房间外的时候。

    走廊外,隐隐约约闪现出几道人影。

    看到这些人,秦雨涵知道有人来了。

    也不算太意外,秦雨涵朝角落处点了点头,其实直到现在,她身边都有这群人的身影。

    不算招呼的招呼了一声,秦雨涵打开房门,进了房间。

    ……

    房间中。

    李东和齐芳芳大眼瞪小眼,两人已经保持这状态有段时间了。

    不比李东这群人,齐芳芳她们来参加聚会,可没有单人单间的待遇,一家公司一个房间。

    要是来的人多,那就自己订房间。

    新人玲玲,在李东来的时候,就被提前打发走了,可齐芳芳算熟人,不好打发。

    加上秦雨涵还没回来,李东到了这,也不知道该和齐芳芳聊什么,齐芳芳也没什么跟他聊的,两人在房间中已经瞪眼了十多分钟了。

    见两人在自己进门都不说话,秦雨涵失笑道:“中了定身术了?”

    齐芳芳揉了揉眼睛,无奈道:“你问他,好端端的,忽然来了服务员,说是给咱们另外增加了一个房间,说是主办方安排的,玲玲高兴的跟什么似的。

    我一听就知道是他出的幺蛾子,这是准备打发我们走了。

    我这不担心你吃亏,这才一直在这盯着他么。”

    李东苦笑道:“合着给你们多安排一个房间还错了?

    什么担心她吃亏,齐芳芳,咱们也认识不少年了,这些年,你就一点没长经验,不知道避避嫌吗?”

    齐芳芳没好气道:“换成以前我当然自觉走人,可现在,这个灯泡我还当定了!

    你说你,雨涵到底哪不好了,结果整出个前妻出来……

    李东,我要是你,都没脸再来。”

    “芳芳!”秦雨涵轻声喊了一句。

    齐芳芳不满道:“雨涵,我说他几句,你总是护着干嘛。

    你越是这样,他越得寸进尺。

    对待这家伙,就该好好骂一顿才行。

    当然,这是你们的事,我本来不该掺和进来,可我和雨涵相处了五年时间,还是朝夕相处,比你们在一起的时间都要长。

    这五年多来,所有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

    李东,你自己说,你该不该骂?

    当然,你要是拿身份压我,那没什么好说的。

    可咱们勉强也算朋友吧,站在朋友的角度,骂你几句那是你活该!”

    李东摇头道:“你骂我又不是第一次了,什么时候考虑过我身份了?

    随你怎么骂,可现在,你是不是该回避一下?”

    齐芳芳咕哝道:“我又没说不走,骂了也白骂。

    走了,你们聊,雨涵,随时给我电话,我随时过来救援。”

    李东翻了个白眼,秦雨涵更是失笑不已,敷衍道:“好,那你等我电话。”

    “嗯,先走了。”

    齐芳芳一边起身,一边看着李东道:“注意影响,酒店可是人来人往的……”

    “就你话多!”

    李东瞪了她一眼,齐芳芳也不理他,提醒了一句接着便离开了房间。

    等她走了,李东好笑道:“这女人,注定嫁不出去,嘴碎的厉害。”

    秦雨涵瞥了他一眼,半晌才道:“还有嫁不出去的女人?

    她要是愿意,明天就能嫁人。

    这些年,追她的男人,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那是那些男人饥不择食,换成我,宁愿打光棍。”

    秦雨涵鄙夷道:“你觉得我信吗?”

    李东笑道:“男人和男人还是不同的,单纯从肉欲上来说,齐芳芳还可以……”

    “你不会是打上她主意了吧?”秦雨涵顿时皱眉。

    李东无语,无奈道:“我有那么饥渴吗?我是说从男人的角度来分析,算了,不跟你说这些,说了也白说。

    这些话题避过,说说你吧,这次来参加聚会,有什么想法?

    如果需要帮忙……”

    “不用,我自己可以处理好。”

    秦雨涵摇头拒绝,接着在他一侧坐下,犹豫了一下才道:“孩子可爱吗?”

    “嗯,挺可爱的,比别人家的闺女好看多了……”

    说起女儿,李东也没避讳,笑着说了一阵。

    秦雨涵也默默倾听着,有时候看看李东,见他脸上带着笑,最后才道:“这样的生活应该很幸福吧?”

    李东顿了顿,过了一阵点头道:“幸福。”

    “可要是你女儿长大了,知道她的父亲没有她想象的那么伟岸,你又该如何自处?”

    李东沉声道:“我从不就是那么伟大的人。”

    “那站在父亲的角度,如果有一天,我说如果,你的女儿,处于我们这样的地位,你又如何去想?”

    “把那男的沉江!”

    秦雨涵看了他一会,忽然笑道:“我爸不会把你沉江,也沉不了,不过我觉得,现在你可以走了。

    毕竟是酒店,孩子刚出生呢,收敛点。”

    李东郁闷道:“我怎么没收敛了?

    我又没说留宿还是怎么着,你们这些女人,比我们男人想的还多,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

    我这不看到你在这,想跟你聊几句么。

    用得着火急火燎的赶我走吗?”

    说是这么说,毕竟是酒店,附近都是房间,也都有人。

    李东进门之前虽然没人,不过不代表没人看到。

    又跟秦雨涵聊了一会,李东看了看时间道:“差不多也该走了,这人一生活在聚光灯下就格外累。

    自己不在乎,也得在乎别的。”

    秦雨涵微微点头,等李东快要出房间的时候,秦雨涵忽然道:“如果有朝一日,你真能回归平凡,如果那时候我还没变心,也许我就不会在乎世俗的眼光了。”

    李东脚步停顿了一下,却是没有说话,打开房门走出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