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四百六十一章 镇河

第四百六十一章 镇河

    齐珠玑看了一眼林意。

    他当然也不能够真正了解林意的大俱罗有何等的奥妙,但他和林意接触的时间越久,便越是肯定林意的战斗的确不靠真元,他的修炼更像是某种纯粹的肉身之术,更像那种领悟力不够,无法吸纳天地灵气而拼命锤炼肉身力量的武者。

    林意的力量当然比起那种最强大的武者都要强出许多倍,然而一夜的战斗过去,他十分清楚在这种战场上,比真元的流逝更为可怕的是精神的疲惫。

    就算林意的体力永无止尽,他的精神意志也不可能永远不会变化。

    最为关键的是,从道人城到现在,林意并没有歇过。

    他只是看了林意一眼,没有说话。

    他没有再问值不值得这样的傻问题。

    他认为绝大多数经历过昨夜那样的厮杀,看过那么多人死去的人,都不会再问这样的傻问题。

    林意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看着那些明显不想做任何休憩就要直接攻城的骑军,他只是异常简单的走到最前,走到江心洲连通过来的浮桥正对着的墙边。

    钟离城这面墙上骤然安静下来。

    所有刚刚克服了疲惫和恐惧,强打着精神由坐站起的南朝军士都因为林意这样简单而无声的动作,看出了林意的用意。

    只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这只是故事书里才有记载的事情。

    就如昨夜他们亲眼所见,强大的修行者虽然瞬间能够爆发出恐怖的杀伤,然而随着真元的快速流逝,他们也会迅速的虚弱。

    林意当然也很清楚齐珠玑和所有这些南朝军士的想法,他也知道自己不可能不知疲惫的永远战斗下去,然而可以肯定的是,只要他和铁策军不死战,这座城就会很快失去。

    而且他也很想知道自己的极限,也很想知道自己到底能够战斗多久。

    他不想让容意随着那辆马车直接成为对方首先要杀死的目标,若是对方过早的意识到容意是一名优秀的南朝阵师,那在这种地方,他也应该无法阻止容意被对方的修行者杀死。

    他想让自己先成为对方修行者的目标。

    他甚至不想让容意过多的接近这战斗的最前沿,所以当他在这座城墙的边缘站定时,他对着身后的容意轻声道: “刀、剑。”

    容意一直很听从林意的命令。

    在过往的战斗里,他甚至对林意有些盲目的信任,他会下意识的觉得林意的选择便是最正确的选择。

    所以他马上点了点头,返身回去,将林意的刀剑取了过来。

    “有没有粗重且长一点的兵器?”

    林意将刀剑接了,直接斜插在身侧石缝里,他想到之前和那些重铠战斗的场景,终究觉得有时没有狼牙棍那样的重兵器,便不够快意。

    “是否只要双手能握,够长够重够结实便好?”

    这城墙上此时做主的南朝守将自然便是王朝宗和郦文昭,只是王朝宗之前没有见过林意的战斗,对林意还没有多少了解,听着这句话还不明白林意的意思,但郦文昭却是瞬间明白,马上问道。

    “正是如此。”林意心中一动,他看着郦文昭的神色,就觉得郦文昭已经想到了什么东西。

    “快,白大手,去传令把那根塔心给搬来。”

    原本大军压阵,这城墙上每个南朝军士都是脸上一层灰气,连郦文昭这样早将生死置于度外的悍将也是一样,但被林意这一说分了注意力,他到是眼睛一亮,来了精神。

    那名姓白的小校顿时朝着后方墙下连连呼喝,一时城中有不少人应声。

    那小校四十余岁年纪,其貌不扬,但是一双手生得奇大,白大手应是他的绰号。

    “塔心是什么?”

    林意有些好奇,也忍不住问了一句。

    “淮水上游珑月镇有一座镇河塔,是前朝望族秦氏修的,甚是灵验,近年来那座镇河塔有些残破,恐经不起冲刷了,现在当地的望族乐氏也是靠船运起家,便又准备出钱重修,但派人查检之后却是发现内里极有奥妙,原来当年秦氏修建时可不止招了许多僧人在内里刻了许多经文,关键还在于,修建时应该用了不少水利匠人,那处选址本来就有问题。那底下有个水窍,有大量暗河水涌出,但时而又内吸,所以没有那座塔镇的时候,那处地方看似水流平静,但下方暗流剧烈,导致过往船只时常出事,只有载重大船平稳,才不受影响。秦氏修这座塔时,那处水窍已经用巨石柱封住了,但是现在周遭又冲出了水窍,导致镇河塔内里都有些受水流冲刷残破。现在乐氏集了许多能人巧匠的建议,做了许多勘探,便找出了一劳永逸的方法,他们便令建康城里的常工坊打造了一根铁锥,这铁锥有两人长。”

    郦文昭说得十分详细,反倒是让周围不少军士听得入迷,他甚至双手比划了一下长度,然后看着林意接着道:“一端浑圆,一端尖利。他们找到了让水脉改道的位置,已经在那里做了布置,说是只要再这根东西钉入河床岩石,借以固定一些导流和牵引锁链等物,便至少可保百年,让那地下暗河改道。具体那些匠人在那里做了什么样的布置我是不知,但月前这根东西正好制完送到了这里,我觉得稀奇,还特意看过,是上好的精金,应该冲刷都不会腐,关键极为结实,至少有个三百斤重。说是塔心,镇塔所用,但恐怕在你手里,倒是正好能当重枪长棍用。”

    也就细细的说了这么多句,城内城外两头都是马蹄声疾。

    城内的一些放置重物的库房原本就在距离北墙这边不远,水运进出都是方便,听到城墙上要用那塔心,有五名骑军直接用拖索将那根东西拖着,直接朝着城墙疾驰而来。

    除了马蹄声疾之外,那根塔心在地上一路拖曳、碰撞,不停发出撞击声。

    这撞击声清亮,叮叮咚咚一般,却是十分好听。

    城外的那支北魏骑军,却是已经乌压压的蔓延上了江心营地,接着毫无停留的朝着城墙压来。

    大多数骑军因为这端浮桥还不算完善至极,都是下了马,步行朝着城墙压来,但依旧有不少骑军仗着自己马术精湛,竟是直接骑马上摇晃的浮木。

    这支骑军之前并未经过什么战斗,而且随着步军而行,一路上体力没有太大消耗,在前行之时,许多已经下了马的骑军便也直接让战马拖曳木板等浮木,一边朝着城墙压来,一边不断朝着脚前和两侧铺设。

    城内五匹狂奔的战马先将那根塔心拖到了城墙下,十数名军士上前帮忙,这些军士先前都是战斗了一夜,此时手足酸软,搬动起来竟然是双足有些发软,摇摇欲坠。

    听着这样的响动,林意转身回走几步,往下看去,便看清这根塔心真是像一根削尖了的巨型枪杆。

    这根塔心也只不过堪堪一握粗细,是青铜色,表面有着许多浮雕云纹和水流的纹理,但是在拖曳和碰撞之中却是已经磨损诸多,但这层纹理之下,却是露出些黝黑的本色,内里的精金有着天然的雪花般花纹。

    林意便顿时明白,这根东西应该是常工坊浇铸出来,成型之后表面太过坚硬,无法篆刻,却是又包裹了一层。

    看着那些军士吃力,他目光闪动间便掠了下去。

    一片惊呼声顿时响起。

    这根十余名军士抬着有些吃力的重物,竟然被林意一个人轻易提起,然后直接稳稳走上城头。

    林意心中也有些惊喜,这根东西连他都有些觉得沉重,应该不能随意当刀剑般使用,而且虽然只是握在手中,他却是觉得这根东西的刚性和韧性极强,似乎有些根本不会变形和折断的直觉。

    当的一声。

    他将这根东西像旗杆一样杵在自己身侧地上,地上坚硬的石面顿时溅起一层石粉,出现些裂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