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问心抉 > 第812章 终于回来的一个人

第812章 终于回来的一个人

    星河仙子看着老者,神色有些犹疑,似乎不知道老者此话是什么意思。

    但是星河仙子又是何等聪慧人物,目光微微移动,见到了叶司青化为了根系紧紧扎入了大地之下的双足,脸色也顿时一变。

    叶司青眯着眼笑了起来,哪怕她才重生不过区区的十余日,自己并没有经历过什么战斗,但是她在战斗的时候有太多的经验可以吸取,由此而来的独到的眼力更让她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

    他们来这里的目的从来不是战斗,战斗只是达到目的的一种手段,如果还有别的什么手段能够达到这个目的的话,为什么一定要采取战斗呢?

    叶司青当然更清楚自己应该做什么。

    她要楚风去悟道,去结出桃花,只是她转移二人注意力的一种方式,去逼二人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进攻自己之上,放在迅速地攻破自己身上,从而忽略在战斗中的一些细节。

    比如她为什么要显出根系扎入土中——那嫩绿的叶片本就伴她而生,她想要显现出这其中的任何一片叶片,都无比地简单,可以说是易如反掌,没有任何必要非要显出自己的根系,更没有必要暴露自己的身份,给自己招惹更多不必要的麻烦。

    她之所以要显露出自己的根系,是因为她的一种天赋,那就是长生与地脉之间的联系。

    长生这种诡异的植物本来就是在地脉之中孕育而生的,就算大阵能够隔绝常人对地脉的感应,但是她作为大帝,这种阵法对她的效用本就远不如对常人,加之她显化根系,插入土壤之中,方圆百里之内的地脉具体状况,在瞬间便被她所得知。

    长生可以随着地脉瞬息远遁数千里,她的根系自然也随着地脉遍布每一个角落,她想要调节地脉,更是轻而易举。

    长生的天赋就是调节地脉,这也是长生诞生的职责。

    地脉改变流向对于大地之上的生物来说在数月之间都难以见到具体的效果,但是对于凭借地脉而建立的阵法来说,却是立竿见影。

    如果让叶司青完成对地脉的调节的话,失去了地脉供给,那个镇压着山下凰的躯体的阵法便再也没有凭借,崩溃是迟早的失去。

    而操纵着这个阵法的老者自然第一时间感知到阵法的崩溃,所以才能抢先一步明白过来。

    “该死!”老者怒骂一声,话语都还未落,石室之中所有的石柱同时崩裂,一个个古老神秘的符文全部溃散,巨大的裂缝开始沿着山体迅速地扩张蔓延,地面起伏的程度更是宛若飓风席卷的海面,地面中心的一点不断地向上拔起,带动着四周的地面也不断地隆起成为了丘陵。

    “镇压!”老者大喊一声,想要招呼着星河仙子与他联手镇压那逐渐破解封印的凰,但是叶司青又怎么会让他们如愿以偿。

    “一岁枯荣!”叶司青依然不曾将双足变回来,她扎根于地脉之上,才能发挥出自己的全力,哪怕只不过是全盛时期的一成,但是也足以在短时间内与一位才登入大帝之境的大帝与一位不久前才勉强恢复到大帝境界的大帝进行短时间的周旋。

    伴随着叶司青的娇喝,一条条柳条带着一片片细长的柳叶不断地向前尖啸蔓延,青青的柳色令人心旷神怡,然而转瞬之间却整个叶片都变得金光灿灿,带着一股秋风萧瑟肃杀之意,向前袭杀而去,目标直指二人之中最为脆弱的老者。

    那个老者本来没有资格登入大帝的境界,只是因为他不断地吃凰肉,饮凰血,甚至不惜用凰炎灼烧自己的元神,将两股衰微的元神融合成为一个强大的元神,才苟活到了今日,最后依靠三极碑的一点刺激,才终于等到了这个时机登临大帝。

    然而即便如此,他也只不过刚刚登临大帝而已,脆弱不堪。

    这才是他为什么要镇压住凰,因为登临大帝之后,他不必再像之前一样对凰血和凰肉充满了忌惮,他可以更为贪婪地吞噬凰血凰肉,吞噬那天地之间原初的神禽的血肉,吸收其中的精华,从而巩固他的境界,并且得到提升。

    而星河仙子只不过是本身寿命即将衰竭而已,只是需要这些凰血凰肉来延续她的寿命而已,在修为的需求上远远不如老者来得迫切,成效也远远不如老者。

    所以叶司青才直接以两人中最为脆弱的对象下手,根本就不愿意给对手一点机会,只要凰的本体能够响应元神的号召,破开封印离开,那这次的行动就是完胜,至于到底能否战胜对手,根本就无关紧要!

    老者勃然大怒,紫炎凝剑,斩出一道磅礴剑气,将那一根根金光的柳条尽数斩断,大声道:“迅速联手攻杀此人,再镇压!”

    老者思路也异常清晰,知道如果不想击退叶司青,自己想要和星河仙子联手镇压凰的躯体,根本就是痴心妄想,所以只有先行将叶司青击退,再继续行动!

    星河仙子聪慧,又哪里需要老者提醒,老者尚未开口,她便也以真气凝一道星河之剑,破开万里重霄,轰然落下。

    叶司青冷哼一声,左掌探出,掌间花开枯荣,就仿佛是岁月之力,将那道星河之剑挡在跟前三寸之地,随着星河之剑艰难前进,将那剑锋一点点地磨碎为无数璀璨的粉尘随风飘落。

    然而此时老者的紫炎剑也已经斩破了重重柳枝,以万钧之势到了叶司青的跟前,叶司青身躯微微一侧,右臂竖起,显化成为了固结宛若金石一般的树枝,与那道紫炎剑铿然交接,火星四溅,真气激荡。

    星河剑缓慢地压逼而近,寸寸紧逼,那在叶司青掌间缭绕星河剑飞舞的枯荣之花也渐渐地开始碎裂,裂痕布满了它的花瓣。

    而紫炎剑也焰光缭绕,一寸寸地切入了那固结的树枝之中。

    叶司青咬紧了牙关,一口银牙被咬得“咯咯”地作响,牙龈也渐渐地浸出了血来。

    以一敌二,本来就毫无胜算,她所能做的事情,也只不过是尽量地拖延时间,但是两个对手却也知道事情紧要,所以也将功法催发到了极致,根本就不管功法对他们身体所造成的损伤。

    反正一旦失败,也寿数无多,倒还不如就此舍命一搏!

    老者面容狰狞,那紫色的凤凰凶狂地啼鸣,一点点暗黑色的焰光从凤凰的体表之下浸透而出,顿时将那紫金的凤凰染得一片晦暗,眼眸里更是只有无尽的杀意,再没有一丝一毫人间的感想。

    紫炎剑焰光“砰”一声陡然暴涨出数倍,剑锋之上更是一道寒光流转,“噗”一声便将那树枝陡然切断,猛地滑向了叶司青的胸前!

    叶司青神色骤变,想要躲闪但是奈何脚下扎入大地的根系限制了她的活动范围,使得她根本无法闪避!

    既然无法闪避,那便只有不避!

    叶司青胸前迅速地被一片片朦胧的绿叶所覆盖,左手之间的枯荣之花也终于被那星河剑上的宇宙星辰之力完全震碎,浩瀚犹如长河一道星河直接贯穿了叶司青的左臂,紧贴着叶司青的骨骼蔓延,随着星河仙子震动手臂,顿时将叶司青的左臂完全震碎,崩飞为漫天的血肉。

    叶司青血肉横飞,然而空气之中却并无血腥之气,反倒是一股沁人心脾的药香瞬时便弥散了开来。

    这股香气很诱人,在出现的那一刹那,不管是老者还是星河仙子,亦或是还在叶司青保护之下悟道的楚风都同时咽下了一口唾沫。

    老者和星河仙子的眼睛都是一亮,他们终于想起眼前的这个大帝同时还是那株名为长生的神药,她的药性之强,对于寿数的补充,甚至还在他们难以完全掌控的凰肉凰血之上。

    他们眼眸中贪婪的光芒愈发强盛,然而就在此刻,一道血光却又在洞窟之中亮起。

    叶司青崩碎的血肉在瞬间汇聚成河,疯狂地涌入了楚风的体内,震得楚风的躯体不断地爆裂,血肉横飞。

    但是楚风却仿佛根本不曾察觉一般,依然疯狂地吸纳着这股血气,强行融入了自己的身躯之中。

    老者和星河仙子微微色变,他们又察觉到了一股极其不祥的气息,尽管这股气息并不强烈,也只是源自于楚风,但是那样极强的不祥之感,却让人感到莫名的难受。

    叶司青也感受到了,她早就感受到了。

    在山道上楚风与凤栖梧激战的时候,她就感受到了这股气息。

    那个时候她用气息帮楚风压制着这祸患,她原本想的便是等此事结束之后再协助楚风解决这个后患,但是却没有想到,在她无暇分心的时候这个隐藏的祸患终究还是爆发了。

    而诱因,是自己的血肉。

    楚风猛地睁开了眼睛。

    那是一双血红色的眼睛,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残留的鲜血。

    然后他看了看自己的身躯,发出了一阵放肆的笑声道:“我终于回来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