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问心抉 > 第808章 堕落的凤凰

第808章 堕落的凤凰

    山道上,一道紫影在迅速地后退,因为速度太快,在山道上留下了一条笔直的线。【鳳\/凰\/小说网 更新快 无弹窗 请搜索f/h/xiao/shuo/c/o/m】

    山道上,一道清光在迅速地前进,因为速度太快,也在山道上留下了一条笔直的线。

    紫影就仿佛是猎物,而那道清光则好像是一头饥渴的猎豹,全力地追逐着它的猎物。

    清光侵入了紫影之中,只不过这片紫影只是一片虚假的幻象,但是清光却丝毫不在意这些,它依然老老实实地将紫影劈成了两片,就好像是一口刀劈开了竹筒一般的,发出一阵阵清脆的响声,让人觉得很愉悦。

    被劈成两片的紫影自然也就活不成了,便迅速地消散在了夜色中。

    于是夜色中两道接在一起的光影,便仿佛是两个调皮的孩童,玩起了相互追逐的游戏。清光沿着紫影的痕迹,不断地侵蚀着紫影,而紫影则不断地向后延伸,它们各自的总长都不再变化,有消失也有产生,它们就好像有着极度的默契,在表演一幕光影的盛宴。

    它们就像是要一直延伸,一直持续一样的,然而空间却是有限的,当紫影再也没有了退路的时候,清光便追逐上了紫影。

    凤栖梧很震惊,他以为剑名无闻的剑势再强,也终究会有消散的时候,但是很可惜的却是,剑名无闻的剑意凝聚在了一起,没有消散,也没有衰弱,就紧紧地咬着自己,根本不会放松。

    这一点很不合常理,毕竟无论怎么样的攻势,都无法抵挡空间和时间的消磨,这是最为根本的道理,谁也无法改变。

    然而剑名无闻却真的就做到了,打破了常理,而且打破得理所当然。

    安璐云曾经评价过剑名无闻的剑,说剑名无闻的剑,只知道向前,当它势穷却依然不曾伤到对手的那一刻,等待它的就是困顿。

    如果安璐云此刻见到剑名无闻的这一道剑,大概会改变自己的看法,剑名无闻的剑,还是只有向前,不留后手,不藏锋芒。

    但是它却不会势穷,在伤到对手之前,它会一直地前进,死死地咬住对手前进,不会有丝毫的放松。

    这种气势,这种心念,很顽强,绝对不是只要有向前的心或者想要决死的意就可以拥有的。

    也许,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第二道这样的剑意,因为这个世界上永远也不会再有第二个剑名无闻。

    为剑而生,为剑而狂,执着于剑,此乃剑名无闻。

    剑名无闻握着无闻剑,刺破了黑夜,刺开了凤凰的光影,直接刺入了凤栖梧的眼帘。

    凤栖梧退无可退,唯有停步,横剑,凤凰长鸣,凰焱燎天,一道道呈现出凤凰之态的剑气从他身边向四周迸射而出,一声声凤凰清唳响彻山谷,一片片璀璨紫花照亮了古今。

    而剑名无闻却没有那般地花哨,他只是平凡地上前,手中的无闻剑也只是沉寂地舞出一片清光,那残缺的万道剑伴破开了紫色的炎柱,随着剑名无闻的步伐对凤凰穷追不舍,一步步紧逼,一点点杀意已在风中激起万千道锋芒。

    凤凰紫金的羽毛在夜空中凋零飘落,一道道风刃将羽毛绞得米分碎,一道道剑光割裂了凤凰的躯体,紫金色的血液四处飞溅,凤凰发出了凄厉的长鸣。

    凤栖梧嘴角溢出了鲜血,他的躯体之上也开始出现一道道伤痕,带着紫红色光泽的鲜血不断地浸出,染红了凤栖梧的躯体。

    而剑名无闻则淡漠地站在凤栖梧的跟前,无闻剑插入了凤栖梧的胸膛,鲜血顺着无闻剑凹凸不平的剑身汹涌地流淌而出,仿佛根本就不会停下来。

    凤栖梧的双剑擦着无闻剑递了过去,九霄剑打在了剑名无闻左肩的肩上,九歌剑洞穿了剑名无闻的右肩肩胛。

    剑名无闻的左臂开始崩裂,血肉溃散,九歌剑所蕴含的巨大力量即便是剑名无闻的**也难以承受,只是由于剑名无闻的引导,将所有的力量集中在了自己无关紧要的左臂之上,才使得躯干不曾受创,反倒是左臂被巨大的力道直接震得血肉崩溃。

    凤栖梧吐出一口血,这是他所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那就是换伤。

    剑名无闻根本不会去避开他的招式,因为一避开他的招式,剑名无闻自身就会受到影响,所以剑名无闻不会躲,而他就要以此与剑名无闻换伤。

    剑名无闻嘴角微微扬起,眸中精光矍铄,右手一振,头顶万道剑落,一道道剑光直接洞穿了那桀骜的凤凰,落向了凤栖梧。

    血伴随着剑光在夜风中绽开为鲜花,娇艳而愤怒。

    凤栖梧残缺不全的身躯缓缓地倒了下去,那只紫金的凤凰也凄厉地发出一声长鸣,蜷缩在了一起,缓缓地变成了一个紫金的蛋,蛋壳中有光在流转。

    剑名无闻没有再出手,只是握着剑,站在凤栖梧的跟前,等着这只凤凰再次准备好。

    “噼噼啪啪”,一阵窸窣轻微的响声在夜空中响起,那紫金的蛋壳逐渐地出现了一丝裂纹,一只金色的喙从蛋壳之下探了出来。

    凤栖梧猛地站了起来,睁开了眼睛,他**的躯体又完整如初,就仿佛根本没有受过伤一样。

    剑名无闻笑笑看着凤栖梧,道:“每一次死亡之后状态都将恢复到最巅峰吗……原来这就是你的法则,你到底是有……多怕死?”

    凤栖梧沉默了片刻,握紧了双剑,才道:“死不可怕,可怕的是死去了,却还有心愿未完成,那样的死亡实在是太遗憾了。”

    “至少我不会,因为我必然是战死。而战死,就是我唯一的心愿。”剑名无闻缓缓地将手臂后移,“所以,我不怕死。”

    “有人有跟你说过你就是一个疯子吗?”凤栖梧平端起了双剑,道。

    剑名无闻想了想,很认真地道:“很多人都认为我是疯子,但是恰恰相反的是……我认为他们也都是疯子。”

    “你的想法有些无聊,苍白的自辩,丝毫没有说服力。”凤栖梧说道。

    “我也认为你们的想法都很无聊。”剑名无闻道,“活在这个世界上,牵挂着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不敢用命去追求自己真正所渴望的东西,辛辛苦苦,劳劳碌碌,一辈子都活在别人的想法里,才是真的无聊。而你们口中所挂着的责任或者义务,才更是你们苍白的自辩,于我而言毫无说服力。”

    凤栖梧沉默了片刻,才有些歆羡地叹息了一声道:“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很羡慕你。”

    “没有人拦得住你。”剑名无闻咳出一口污血,神色却很高兴,那眉眼之中的喜色很简单,简单到只需要一眼就可以看出他在为什么而高兴。

    “凤凰戴着镣铐,永远无法振翅高飞,只能在笼中起舞。”凤栖梧有些无奈地笑了起来,随着他的话语,一道道凝聚出光泽的紫气化为两根镣铐,锁住了那紫金凤凰的双足,随着紫金凤凰的飞舞,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淙淙悦耳。

    “凤凰的火焰足以融化所有的金属,这个世界上,没有能够囚禁得住凤凰的笼子,也没有能够锁得住凤凰的镣铐。”剑名无闻深呼吸一口气,无闻剑上玄光隐隐已经开始喷薄而出,“所以,并非凤凰被囚禁了,只是非梧桐不栖,非醴泉不饮的凤凰堕落了,甘愿去吃那腐鼠,却忘了自己的高洁。”

    万道剑剑光如涟漪一般泛起,万剑齐鸣,悲鸣地看着那只痛苦挣扎着的紫金凤凰。

    “也许吧。”凤栖梧无奈地笑了笑,剑名无闻又给了他足够的时间积蓄剑势,但是他知道胜负已经决出了,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无谓的挣扎。

    九霄剑与九歌剑齐出,怒吼声有些苍白,有些无力,全然没有了底气,就像是一头垂暮的狮子,无论如何怒吼,都不会再有野兽臣服在它的麾下。

    万道剑随着无闻剑缓缓地递出,斩落在了那只凤凰身上,一道道剑无情地滑落,疲惫的凤凰眼眸里再没有了昔日的桀骜,有的只是厌倦与哀伤。

    凤凰渐渐地从空中落了下来,疲惫地蜷缩在了一起,似乎放弃了最后的抵抗。

    万道剑倏然便停了下来,有些无趣地消散在了空中。

    无闻剑扫开了九霄剑和九歌剑,双剑划出一道轨迹,插在了软软的泥土之中,再也没有动弹,连光泽也彻底黯淡。

    他的法则很强大,强大得超乎人的想象,然而却终究不是真的无敌与不死,只是每次的致命伤会治愈他的伤势罢了,他所消耗的体力,精力与真气都不会得到补充,当他的真气无法再支持这法则的时候,便是他的死期。

    凤栖梧沉默了许久,才道:“你答应我的事情还没有告诉我。”

    剑名无闻也抿了抿唇,才道:“她还活着。”

    凤栖梧微微有些色变,还没有说话,剑名无闻就眯着眼睛看向后山,轻微地咳嗽了两声,缓缓地道:“如果那只凤凰活不过今晚,她也自然活不过今晚。”

    凤栖梧微怔,默然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