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问心抉 > 第990章 皆我敌

    楚风的元神回到了自己的身体内,缓慢有效地再生出自己的头颅,淡漠地看着广场之上的那些畏惧的人群,和那四位战死的长老的尸骸。

    他沉默不语,抱着啸月涣站在广场中,没有急着离开。

    因为现在,他还无法离开,守山的大阵还是关闭着的,没有缺口,任何人都无法离开这里。

    楚风看向了啸月翊。

    经过一场大战的啸月翊脸色有些苍白,他在楚风的眼眸里看到了一股隐隐的杀意,那憎恨的神色,让啸月翊不寒而栗。

    啸月翊知道楚风看向他是什么意思,他有些畏惧地道:“大阵……有一个缺口。”

    楚风点了点头,示意啸月翊带路,但是他还来不及迈出步伐,就已经又有四五个年轻的青年人挡在了他们的身前。

    楚风看着这四五个青年,大概都是与自己相同的年纪,他们的眼眸中有怒火,也有悲痛,显然是在之前的变故中承受了巨大的伤痛。

    楚风看着他们,沉默了片刻,才道:“人都已经死了,为何还不肯放过?”

    “那个死人你要带走我们不管,但是他们俩,不能走。”一名青年男子倔强而顽固地道。

    楚风沉默了片刻,才道:“现在你们挡不住他们,你们的行为只是在自寻死路。”

    楚风说的话是事实,冷酷到极点的事实。

    “难道你就不怨恨啸月翊吗!”一名女子呐喊道,,她看着楚风的脸色有些苍白,却又有些敬佩,“如果不是啸月翊的话,你就能顺利地带走啸月涣,啸月涣就不会死!难道你不想杀他吗!”

    楚风沉默了片刻,道:“我会杀了他的,但不是现在,现在我只想带她离开这里。”

    “难道你和他们出去,他们又会放过你吗!”有人看出了楚风的虚弱和疲惫,毕竟连番大战,无论是谁都难以维持,而不管是荀若还是啸月翊都不过才战了一阵,啸月翊与楚风注定不可能善了,那么只要危机解除,啸月翊自然会对楚风这个临时的盟友出手。

    楚风沉默了片刻,没有说话,只是木然地看着眼前的人。

    “我真的已经厌倦了这些无聊的争端与杀戮,被卷入到其中,杀或者被杀,都已经成为宿命,又有什么可以畏惧?”

    楚风有些疲惫地说道,他的眼眸里的确有些疲倦,有些万念俱灰。

    自从踏入修行的道路,他已经因为那些人无聊的野心,无聊的争端,失去了太多重要的人。

    他的父亲,他的好友,他的师兄,还有两个对他倾尽一切的女子。

    他真的又有些疲倦了,很想找个地方好生地歇息,睡一个长长的觉,睡到再也睡不着为止。

    那是一种极其消极的情绪,但是却使得距离他最近的几人猛地觉得心中一阵酸楚,一股难以言喻的悲痛,莫名地袭上他们的心头。

    他们也想起了他们曾经所珍爱却最终失去的东西,那种痛苦,本该早已被记忆尘封,然而一日解封,却发现这伤痛记忆犹新。

    楚风瞑目长叹,一声叹息中包含了很多复杂的情绪,说不清,也道不明。

    “虽然我并不想与你为敌,但是还是很抱歉了,我不能让你离开。”

    一个声音突然出楚风的背后传来,那个声音楚风曾经听过,那也是很长一段时间以前的事情了。

    楚风没有转身,只是等着那个人走到自己的跟前来,看着那有些熟悉的儒雅的笑容,道:“我与你有什么非动手不可的理由吗?”

    岐山远宾耸了耸肩,有些无奈地笑道:“呵呵,楚兄还真是直接,这么单刀直入,让我真是……不知道怎么回答啊。”

    楚风看着岐山远宾沉默了片刻,才道:“她已经去世了,我不知道你还有什么理由非要对他出手。”

    岐山远宾微微愣了愣,旋即反问道:“既然我的目标不可能是她,那我的目标会是谁?”

    楚风微微沉吟了片刻,才叹了一口气道:“原来是我。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是我?”

    岐山远宾耸了耸肩,道:“这个问题,其实我也不是很明白。”

    楚风沉默了片刻,然后很诚恳地道:“不打可不可以?”

    岐山远宾点了点头道:“当然可以不打,不过需要你自尽。”

    “我不想死。”楚风看着岐山远宾说道。

    楚风不想跟岐山远宾一战,不是因为他没信心战胜岐山远宾,也不是念旧,而是因为他真的不想再打了——就连杀人,他也杀得有些厌倦了,疲惫到了极点。

    他只想尽快地离开这是非之地,找个安静的所在歇上一歇。

    “那就不得不打了。”岐山远宾叹了口气,不无惋惜地看着楚风道。

    楚风看向了荀若和啸月翊。

    “不好意思,只要他们不插手,我可以保住他们的性命,你难道当真以为他们会是你的援手?”

    啸月翊和荀若都不由得为之蹙眉。

    岐山远宾直接便猜到了楚风的心中所想,只是简单的一句话,便让楚风可能存在的盟友彻底破裂。

    “你忘了这里很多人都想他们死。”楚风说道。

    “如果谁不放,那就把谁杀了。”岐山远宾淡淡地说道。

    “粗暴而简单。”

    “但是却最为有效,和你所做的一样。”岐山远宾不无揶揄地看着楚风,笑道。

    楚风抿了抿唇,没有说话,因为岐山远宾没有说错,在这一点上,他们之间没有任何的区别。

    “所以你想走的话,除非杀了我。”岐山远宾说道,他一边说着,一边笑了起来,那笑容狡猾而又促狭,仿佛充满了算计一般。

    “说实话,如果你现在状态很好我未必会是你的对手。所以我一直在等你元气大伤,才终于等到了现在。不管你到底身负着何种的秘密,但是现在你也只不过是强弩之末。”

    岐山远宾自信而又谦虚的语气让楚风感到了一丝焦躁,他当然知道岐山远宾是一个怎样的人物。

    北原的第一天才,而且又不仅仅是修行上的资质是天才,他的智力,无论如何看,在当时也是首选,并不会比离若水差。

    甚至于,比起锋芒毕露的离若水,岐山远宾更像是在韬光养晦。

    这样一个人,楚风更是对于他现在一无所知,又怎样不让楚风感到棘手。

    楚风看着岐山远宾的神色终于有了一些变化,他叹了一口气,道:“既然要战,那我便不会拒绝。”

    岐山远宾笑了笑,摊手道:“不好意思,我可不跟你一打一,因为那样很无聊,那是像冰之仪那样有着强烈的所谓自尊的东西的人才能做的事情——而我的自尊早就被遗忘在什么地方了。所以我希望……荀若和啸月翊两位前辈能和我一起出手。”

    岐山远宾说着,微微后退了一步,退到了荀若和啸月翊的身边。

    啸月翊和荀若都感觉到了几分恼火,他们分明才是长辈,然而此刻……此刻却像是在被小辈不断地戏弄,连自己选择的余地都没有。

    “两位前辈不相信我刚才说的话么?”岐山远宾微微地笑了起来,而后将在手里猛地捻出两张紫色的符纸,微微地摇晃了片刻,让二人看清了那是越界符,才收了起来道,“就算他们不答允,还有这两张符可以确保两位的安全。我劝两位还是快一些,因为上面,就要打完了。”

    啸月翊和荀若面面相觑,都只是踌躇了片刻,便几乎同时出手,啸月翊斩出一道银月,荀若挥舞出一道剑光,向楚风的跟前袭杀而来。

    楚风看着岐山远宾的神色有些怨毒,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再以一敌三的力量,现在就算一对一,他也没有几分胜算,更何况同时以一敌三。

    岐山远宾之用心,已经毋庸置疑,就是要置自己于死地。

    他不想死,但是他的确已经没有了几分还手的力量。

    他身后浮现的魔神发出阵阵怒吼与咆哮,仿佛是有万种的不甘,不甘就如此地落败,不甘就如此地被动。他是睥睨天下,傲视苍生的魔神,从来只有战,即使是死!

    楚风仰天长啸,魔神怒吼,十二尊魔神虚影齐齐在他背后浮现,踏着尸山,踩着血海,恶鬼哀嚎,宛如地狱!

    淮山之上,司马朗皱起了眉头。

    然后司马朗慢慢地扭过头,看着身边的男子道:“你最好解释清楚这个变数。”

    “那是岐山宫的行动,与我有什么关系呢?”男子笑靥如花,浑不在意司马朗眼眸之中的敌意。

    “岐山宫的人能有这么大的手笔?”司马朗冷笑了起来,“难道不是你们的人?”

    “也许是天庭的人也说不定。”男子言语之中更多几分调侃,“老实说,天庭也好,地府也好,都早已不是目的纯粹的组织了,各有各的心思,所以才会彼此提防不是吗?”

    司马朗冷哼一声,眼眸之中陡然跃起了一片紫金色的火焰,跃动着,充满了一股神秘的力量,仿佛要将世界都引燃一般地。

    “你要插手吗……”男子并不阻止司马朗的行动,而是认真地看着山下那个年轻人,仿佛在回忆着什么。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